四维虫子与时间想象

原标题:四维虫子与时间想象

作者:黎荔

很多很多年前,我读过一本不同寻常的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该书是作者高铭耗时4年深入医院精神科、公安部等神秘机构,和数百名“非常态人类”直接接触后,以访谈形式记录了下来的生活在社会另一个角落的人群(精神病患者、心理障碍者等边缘人)的所思所想。《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这本书,是国内第一本具有人文情怀的精神病患谈访录。

穿过人世间的复杂现象,越过天才与疯子的界限,这本书动摇了很多看似不可动摇的理论和原则,带领我们越过墙的另一边,以从未有过的全新视角观察这个世界。2016年4月19日晚,我请到高铭空降莅临交大“学而讲坛”第376讲,和交大师生一起分享“墙的另一边”的有趣故事。和病人接触并非容易的事情,甚至相当“不安全”,高铭回忆了自己在采访过程中被打的经历,也回忆了创作过程中即时即发的状态,特别说明自己并没有虚构,但因为太脑洞清奇,所以“最初把它发在网络‘鬼话’栏目上,爱信不信,就当鬼话吧”。他甚至自曝创作的细节:“当然,就像记者采访一样,一些庞杂的内容是会去掉的,并非一字一句地照搬。有的患者的症状具有相似性,就合并为一个故事。有三分之一的故事并不是精神病患者,而只是我们通常认为的‘怪人’。”

对于《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这本书,我印象最深的,是其中提到的不同生命存在形式:

比如蚂蚁是松散生命的一种存在形式,这种生命形式不是由个体而是由整个蚁群构成,每一只蚂蚁是一个细胞,而蚁后则是大脑同时兼顾生殖系统。

石头组成的是慢生命形式,在它们看来,我们动作太快,生的太快,死的太快的。拿着石头盖了房子,石头还没感觉到变化呢,几百年房子可能早塌了,石头们早就又是普通石头了,因为几百年对石头来说不算什么。在石头看来,我们就算原地站一辈子,它们也看不到我们,因为,我们与石头不是同一个生命速度。

我超喜欢的,是四维虫子形式。目前我们这个世界被定义为三维,原因是我们只能看到三维的世界。基于量子物理学,时间被列入了四维中的一维。物理中的四维是指长度、数量、温度、时间。时间维度是独立在空间维度之外的物理维度。我们都在时间轴上存在,必须遵从时间流的规律,也就是因果关系,我们只能顺着时间流推进,而不能逆反。但是,假如有绝对四维生物存在的话——它是真正存在于四维中的生物,四维对它来说,就像我们生活在三维空间一样。也就是说,它身体的一部分不是三维结构性的,是非物质的。那么,这个绝对四维生物,看我们的存在会是何种形态的呢?我们对它来说一定不是现在的样子,因为它的眼界跨越了时间,所以我们在它看来,是一个长长的虫子怪物,从床上延伸到大街上,延伸到学校,延伸到公司,延伸到商场,延伸到好多地方。因为我们的动作在每个时间段都是不同的,所以跨越时间来看,我们都是一条条虫子。从某一个时间段开始,到某一个时间段结束。时间不是流逝的,流逝的是我们。没有人体验过绝对四维生物,可是根据假设,绝对四维生物可以先看到我们死亡,再看到我们出生,没有前后因果。绝对四维生物看三维生物就是一条长长的时间轴,里面包含了虫子般蠕动的一生。

这个观点实在太震撼我了,当超越了时间又存在于时间内,过去,现在,未来,连成线后确实可以想象成是一条蠕动的虫子,不同维度的交叉。后来,我在网上看到有一张全景拍摄的猫,照片去除了时间这个概念,定格了好几个时间段,和四维虫子这个概念可谓异曲同工、不谋而合。法国艺术家巴塞尔·杜尚1912年创作了一幅属于他早期的代表作《下楼梯的裸体女人》,表现了他对在静止的画面上展示连续运动过程的兴趣。这幅画在美国军械库展览会上露过面,被当时一些人讽刺为“木材厂大爆炸”。因为,《下楼梯的裸体女人》绘于一块大玻璃框中,上面既没有裸女,也没有具体的楼梯,只有带透视角度的机械图式。因为,杜尚认为在运动中需要处理和研究几何和数学的问题,这样艺术家就不可能像画一件静物那样来表现对象。他将有关速度的连续信息归纳成整体来表现,以杂乱无章的线条造成了空间的“颤动”,整幅画充满了强烈的立体主义倾向。杜尚真是太先锋太超越时代了,不愧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他笔下的裸女,如长长的四维虫子一直走下来,体内的零件吱吱作响,直接穿越到我们这个时代,甚至我们面前尚未到来、即将到来的星际虫洞时代。

好莱坞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的大片《星际穿越》,片尾令人炫目的五维空间设计,就是借鉴了现代主义大师杜尚名画《走下楼梯的裸女》。库珀在黑洞内部坠入了一个类似超立方体的五维空间,在这里时间以固态形式呈现。不同于我们所在的三维空间,五维空间里时间是如同一座山一样实质存在的。五维是什么呢?如果说时间(四维)是由三维运动构成的,那么五维就是由四维运动构成的。第五维空间其实就是一个时间平面。我们可以想象,一个五维空间的物体,应该是跨越不同时间轴线的,但在任意一个时间轴线上我们只能观察到它的一部分。总之在五维空间里,时间凝固了,可以找到过去的一个时间点,找到未来的一个时间点,就像一排书架上展开的书。无数道光线穿过无数个书架,犹如万花筒里的世界一般。

不要说著名的科学家霍金所提出的宇宙模型,给出了11维空间,单是绞尽脑汁思考四维与五维空间,已经够让我这个文科生颤抖了。如果从更高的维度来看我们目前这种低维生活,时间轴中的我们如同蠕虫一样作为连续体生活,那么也意味着三维的任何短的时间,在高维来看都是无限长的,所以我们生活,一定要用时间切片去感受,这才是生命的实相。

此时,此地,此刻,每一个时间点上,尽其所能,如此而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