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冬天的树尖上呼喊

原标题:在冬天的树尖上呼喊

作者:黎荔

任何社会都是由不同的人群构成的生态。

想起我常常读的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其中有这样满怀悲悯的段落:

“就算我们连丑陋,连愚昧和卑鄙和一切我们所不喜欢的事物和行为,也都可以统统消灭掉,所有的人都一样健康、漂亮、聪慧、高尚,结果会怎样呢?怕是人间的剧目就全要收场了,一个失去差别的世界将是一条死水,是一块没有感觉没有肥力的沙漠。”

“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我常以为是愚氓举出了智者。我常以为是懦夫衬照了英雄。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

是的,唯有一个充满差别的世界才是一个真正的世界,但必须让每一个活着的生命,都找得到他自己。你富贵,你可以找到生命的价值,可以不要那么粗俗;你穷困,一样可以找到生命的价值,不觉得自己卑贱。不管富有或是贫穷,仁厚的地母养育每一个人,没有谁有资格去格外傲慢。因为,我们都是宇宙在其生生不息的欲望里度化的生命,而生命是高贵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

人类社会,复杂反而安全,单一反而危险。一个无菌、单纯的环境就像消毒牛奶,已将所有细菌一网打尽了,可只要几株细菌成功存活,就会快速繁殖,换句话说,把关很紧,可是一旦被渗透了,就可能一败涂地。而没有被高温消毒的生乳,则可以发酵出品种丰富的奶酪,不同地窖不同木桶不同块的奶酪,都会有自己的个性,发酵中千变万化的细菌作用模式,可以导向乳酪口味的不可测的复杂性。有愈来愈多的生物学家相信,生乳制造的奶酪,会比消毒牛奶做的,来得安全。关键就在于:生乳形成的是一个多元环境,各种不同菌类在这里复杂互动,彼此影响也彼此牵制,如此一来,任何一种单项细菌要大量繁殖到对人体有害的地步,机会微乎其微。多元而牵制的环境,保证了每一种细菌、每一个元素都在拥挤的自然情况下被中和缓解了,多元不只带来多层次的口感,多层次口感也同时取消了单一因素的破坏力。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杂多而丰富的呀!水至清则无鱼。为了光鲜亮丽的形象,为了整齐划一的安全,我们让北京只成为某些人的北京,让那些没有资格在北京发展的低素质人群限期离开。为了治污减霾,我们一刀切拆除了所有燃煤锅炉,但有的人坐在空调房里,或者社区里通天然气可以有效供暖,而有的人则瑟缩在没有任何取暖设施的乡村平房,迎来被完全无视的漫长寒冬。难道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不应该是复杂、多样和系统性的吗?为什么底层的声音会被忽略?在中国现在的社会结构中,所有长官意志实验的“后果”,必将都会由社会底层来承担。这无疑会让这个群体中的一些人陷入焦灼,丧失对生活和未来的信心。

根据曾莅临过“学而讲坛”的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社会学家李强教授的研究,中国目前的社会结构还是一个明显的“倒丁字型”,这说明了我们的底层社会有多庞大,农民层包括进城农民工的人群基数太大了,他们还奋斗在从低收入人群到中等收入人群的艰难道路上,中国离橄榄型社会还相当的遥远。这就是中国社会结构的基本特征,大量的、大面积的底层群体,下层群体在为发展铺路,他们是今日改革的动力或者民情之所在。如果法律不能保护最底层的人,这法律就是专制。如果公平不能延伸到最底层的人,这公平就是虚伪。因为一切的保护申张,都该以最弱势的为优先。为什么不拂去时代的虚饰,关注中国社会真实的问题境况。从经验出发,这也是人类理性的开端。一个社会的希望,在于它的根本,在于它的基础,也就是说,在于它的底层。在一个弥漫着焦虑的时代,如果人们能正视问题之所在,同时多释放一点善意,不仅悲剧会少些,还将有助于修复社会创伤。

北京不仅是北京人的北京,也是全体中国人的北京。因为,北京是由全体中国人供养和支撑的。同理,如果养育一个孩子需要全社会的支持,那么毁掉一个孩子全社会也脱不了干系。雪崩到来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又将秋冬,寒风呼啸,有人在扶老携幼的离京返乡路上,有人在拆除锅炉无工可开的工厂外徘徊,有人在没有供暖的北方乡村教室抱着热水瓶在温习功课,希望通过“头悬梁,锥刺股”的考学成功看到上升空间。夜深了,大地上夜深如海,淹没了多少转瞬即逝的微弱的声音。猎猎风声,纵横大地。只有侧耳倾听,才能隐约听见那些在宇宙欲望下辗转的生命,远远地在冬天的树尖上呼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