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囚牢里的生物

原标题:时空囚牢里的生物

作者:黎荔

作为一枚水瓶座,总是满脑子奇奇怪怪的想法,周旋于万物,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

从小到大,常有人说我是外星人,也许总是天马行空、思维跳跃。其实,色彩纷杂的瓶身装的只是一汪清水,但这一汪水总想涵摄万象,水在瓶中,如云在青天,千变万化,总想get到看这个世界的全新的视角。

最近,一直在思考“思维创造世界”这个问题。

我认为,我们和这个世界的关系,归根到底,是我们的感知和态度与这个世界的关系。是不是存在一个更为真实的世界?它不同于我们任何一个人通过感官的内部投射而获得的世界?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世界对于每个人的感知而言是差异极大呢?还是有着轻微差异?对一个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而言这个世界充满善意,而对一个深度的抑郁症患者而言这个世界总是恶意满满。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我们周围的真实世界是由无数人的意识重叠构成的,每个人关于世界的概念本身,就产生了世界的又一个副本,然而这个世界却只有一个。无数个有意识自我的精神体验,共同缔造了这个真实的世界。

到底是我们的思维构造决定了我们的体验共性,还是由客观事物的共同特点所决定?很明显,关于事物的知识,我们主要是从感知获得的。关于这个客观世界,它只是一个假设,尽管它看起来那么自然。比如,牛顿觉得时间是流动的,像一个箭头,指向了某个地方。但我们又怎么能够知道,这个自我意识不是一个假象?

人对时间的感知被称为“时间知觉”,是对客观事物的时间特性即延续性和顺序的感知。对人类而言,时间不是一个孤立事件,它清晰地被赋予了载体,也就是说,我们平常在谈论的时间一定与某件事物或某个事件有关——人的大脑对这一事物事件的反应构成了时间感,而这一反应可能借助听觉、视觉、嗅觉、触觉甚至味觉来做出。因此,从时间管理、时间洞察、时间判定、对过去和未来的价值对比、和意识相关的现象观察、记忆加工、和某一特定感觉模式相关的行为(如音乐)的时间特性……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们每一个人的时间知觉千差万别,不一而足。

人在面临恐惧的境况下往往觉得时间异常之长,人在快乐忘形的境况下往往觉得时间异常之短。长或短,都是对时间的主观感知发生了改变,真实的时间并未因此拉长。极限运动玩家查克·贝里(Chuck Berry)某次跳伞中遭遇险情,幸而最终得到化解,而那短短几秒钟内,其大脑做出了超乎寻常的思考和处理,让他觉得自己经历了无限之长,犹如“瞥见了时间的永恒”。时间知觉受情绪的影响如此之大。苦闷中度过的时间(如失恋后)漫长无度,一个沉闷的会议发言让人如坐针毡,而在漫天花瓣纷飞中坐在春天草地上的谈心,时光总嫌过得太快。一个纵情玩乐的假期总是倏忽而逝,与心爱的人约会总是春宵苦短、佳期如梦。时间是一种彻头彻尾的错觉吗?还是错觉在还是不在,时间都在。

有时我甚至会想到,人类的感知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将时间和空间作为坐标系,来记录发生于其中的事情,于是一切构成了时间的在场,以及人类在其间停留的痕迹。其实,在特定时间之外,还有我们的想象力所不能到达的许多存在形式。如康德所认为的,事物发生的“先后”顺序和空间的无限广延,并不是我们所看到的世界的特点,而只是我们的感性意识的一种先天形式。我们只能凭借经验在这个秩序体系中不断发展,并且这是一种不自觉的发展。其实,关于这个客观世界,时空秩序只是一个假设,尽管它看起来那么自然。如果领悟到这一点,我们就可以超越以前的旧观念——不仅仅只有时空形式,事物还有其他的存在秩序。特定时空的意识,是人类这种三维动物的先天局限。

我们试图解决身心的问题,解决所有宇宙中的算法问题,解决海马体和记忆的问题,解决转基因问题,解决灵魂问题,只有时间是一个问题。因为我们无法脱离固有的时空经验,来理解最终的秩序系统。时空包含在“物自体”的秩序体系中,但只是其中某一部分。什么是“物自体”?这是康德提出的一个哲学基本概念,指认识之外的、但又绝对不可认识的存在之物。在康德时代,当然无法说明“物自体”是宏观经典世界,还是微观量子世界。“物自体”之所以不可认识,在于“物自体”作用人的感官,是人的感觉的来源,但感觉材料一经主体所具有的先天的时空形式的整理,就根本不可能是对自在之物的认识。因此,人的知识与“物自体”之间永远隔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物自体”就是人们出于理性的本性而设定的“理念”,即灵魂、宇宙和上帝。

常说康德哲学的基本特征是调和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使二者妥协,结合在一个体系中。其实,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也不过是人类给自己架设的认知模式,构建世界的一种方式而已。我觉得,康德的观点,是没有办法证实也没有办法证伪的,但对于一只满脑子奇思异想的瓶子来说,这个思想充满了吸引力。我相信“物自体”是不可认识的,因为人类无法跳出自己的认知局限,尤其是先天的时空形式。人不能跳出时间的幻觉,正如不能拔着头发离开地球。

人类不过是一种时空囚牢里的生物,当我们说现在,现在并不存在,只有时间在一片绝对静谧中,和自己嬉戏。一如大海波涛起伏,浩浩荡荡,无始无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