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吞活章鱼是怎么个吃法?

原标题:生吞活章鱼是怎么个吃法?

所有动物都是平等的,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

——乔治·奥威尔《动物庄园》

来源:好奇心实验室(feizhengchang123)

这两天有一则新闻。因为生产过程残忍,纽约通过了禁售鹅肝的法案。该法案要求对每一次违规行为处以最高2000美元的罚款,合人民币1万4。

鹅肝肥美而香嫩,价格高昂。而被饲养的鹅,每天都会被铁管强制性喂食多次,并减少运动量以便育肥。

我们吃的鹅肝,实际上是鹅的脂肪肝。

其实这就是填饲。北京烤鸭就是填饲的,此外,汉语中有个词儿,叫“填鸭式教育”。

自互联网诞生以来,各种打着“中国十大残忍菜肴”名头的文章就开始广为流传。

猴脑、三吱儿之类的菜肴视频,在录像带的年代,像鬼片一样被人传看。今天,我们就这个陈年都市传说具体聊聊。

三吱儿VS生吞活章鱼

“三吱儿”这个菜名,拥有传神的儿化音,却据说是道广东菜。

刚出生的老鼠不长毛,粉粉的,过几天开始长毛就吃不得了,看来这菜还有个“时令性”。

吃的时候,食客拿特制筷子夹起一只粉老鼠,用的是烧红的铁头筷子,大概因为这个缘故,它会“吱儿”地疼出声来。此为第一声。

接下来,将小老鼠粘上调味料,这时候它会叫第二声。可能是被调料呛到窒息了?

当食客把小老鼠放到嘴里时,它发出最后一声“吱儿”,原因自行想象。

这道菜的残忍之处在于,吃的是活生生的老鼠婴儿,而且还以它们痛苦的哀嚎命名。

据说这道菜在清代《清稗类钞》里面就有了,不少网友也现身表示,自己的确吃过/看过别人吃类似的东西。

这道菜真实存在,叔并不感到奇怪,因为有另一道与之类似的菜,不仅很多人吃,而且还引以为时尚与勇气的彰显。

那就是韩国的生吞活章鱼。

据说吃的时候还要掌握技巧,不要狼吞虎咽,而要细嚼慢咽,因为章鱼进嘴的时候还是活的,其吸盘具有吸附能力,要是堵塞气管就坏菜了。每年都有人因为活吞章鱼死去。

吃之前,还要揉搓章鱼,并蘸上辣椒酱,以刺激章鱼,令其苏醒。据韩国人说,这样才能品出八爪鱼的味道来。

章鱼是一种智商很高的动物,韩国人吃的品种不知智力如何,但被人撕扯肢体吞食,想必也是痛苦已极。

猴脑、活烤鸭掌:已经绝迹的“虐食文化”

猴脑被封为“中国十大禁菜”之首,不是没有缘由的,这道菜几乎突破了人类的想象极限。

想象一下:灵长目、脑子、活吃,全程伴随猴子痛苦的尖叫。

这道菜根据网友现身说法,是确实存在过的。

吃法就是找来一只猴子,给他穿上绣衣,将其头部用木枷夹住(其实是桌板子),固定好,使其无论如何挣扎都不至于乱晃,败了客人用筷子吃饭的节奏。

并不了解中国人究竟吃什么的动保组织的宣传画,右下角还写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然后将猴子的头盖骨敲开,拿热油浇灌之。

接下来就可以拿勺子舀猴脑,蘸酱料吃了。

也有人说,是把葱姜蒜等调料直接下到猴脑里,然后在猴子脑袋里搅拌,再食用。

这道菜让人颇感“头疼”,而活烤鸭掌让人脚疼。

活烤鸭掌就是把活鸭子搁在铁板上炙烤,让鸭子烫得走来走去,最后甚至开始跳脚。

就这样,这只鸭子的脚底板,被活活烤熟了。

之后,人们将它的脚割下来,放入盘中,当然,这时候鸭子还是活着的。

随着人类从原始蒙昧的状态走向开化文明,很多残忍、不人道的做法也逐渐被我们所摒弃。其中就包括“虐食文化”这类糟粕。

每个时期的社会情况不同,被视为“残忍”与“合理”的情形也不同。

霍布斯认为,早期人类的生活,是“污秽、 野蛮又短暂的”,所以那时候吃猴子,甚至易子而食,都在社会可接受范围内。但如今则不同,前些年越南有人直播吃猴脑,还被判刑15年。

铁板甲鱼为什么残忍:移情

铁板甲鱼也是传说中的“中国十大禁菜”之一。甲鱼的死法看起来很“正常”,在锅里被煮死,跟人们蒸螃蟹、温水煮青蛙差不多。

但为什么说铁板甲鱼残忍呢?因为甲鱼在死前做的事情。

这道菜的做法是这样:活的甲鱼被扔到凉水中,水中已经放好了各种调料。

当水温渐渐升高后,甲鱼感到炎热难耐,它就会喝汤,然后就把调料喝进去了,也就是说,它把自己给腌制了一下。

随着火越来越热,甲鱼开始痛苦地在饭桌上翻滚,最后咽气。这道铁板甲鱼汤也就做成了。

人们觉得这道菜残忍,是因为甲鱼有个“主动喝汤”的行为,人也会感到热,热的时候也会焦躁口渴,所以人就把自己代入到甲鱼身上了。

猴脑之所以被视作最残忍,道理和这一样,猴子作为灵长目动物,在生活习性与解剖学层面都与人类很相近,尖叫起来的声音,大概也和人差不多。

可以想象,它们被吃脑子时候的心理想法与生理感受,也与人接近。

所以人吃猴子,很容易有吃自己近亲、同类的感觉,而且还是吃脑子。

人能够接受活蒸螃蟹,却无法接受活蒸猫狗。一方面是因为猫狗比起螃蟹,在DNA与生物学分类方面,都与人类更为接近,另一方面是因为猫狗与人亲近,猫的脸圆、眼大、毛茸茸,近似人类婴儿,使人感觉十分可爱。

人们觉得活吃老鼠残忍,活吃八爪鱼还好,就是这个道理。

乔治·奥威尔在《动物农场》中有句名言,可以用在这里:“所有动物都是平等的,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

……

几千年前,面对口腹之欲与动物保护之间的巨大矛盾时,孟子这么回答:“君子远庖厨。

虽然《君子远庖厨》是个名篇,但其实就是孟子自己也弄不明白这个矛盾该怎么解决。

其实,就像抛弃“虐食文化”一样,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也会在吃的方面,给予广大动物以“人道主义援助”。

其中包括提高饲养场的标准,提高家畜的营养与舒适度(毕竟动物生活得快乐健康,肉才能更好吃)。

当然,这个过程肯定会有点“推人及己”,先从与人血缘关系近的物种入手,然后是看着可爱,或者濒危的。

人类不是完美的,这种主观性极强的先后之别也是难免的。我们能用小白鼠做各种匪夷所思的实验,却会对着一只被虐待的猴子落泪不已。

甚至有些激进分子,已经开始寻找肉食的替代品。

虽然人造肉被证明是和素鸡差不多的玩意儿,但外国人的这种努力,只要不影响肉食的口感,也姑且能让全球吃货意会了。

资料来源:

各种版本的“中国十大禁菜”

为什么说吃鹅肝很残忍?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886220

为什么在道德上,人们通常认可沸煮螃蟹龙虾,而不认可沸煮猫狗?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563675

还想看?那是要加关注才行的

点在看,捡起你的好奇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