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霁翔:打开故宫的每扇宫门,让每一件文物光彩照人

原标题:单霁翔:打开故宫的每扇宫门,让每一件文物光彩照人

11月13日,搜狐在北京举办2019搜狐财经峰会,聚焦“商业向上的力量”。故宫学院院长、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单霁翔在会上分享了故宫博物院所呈现的文化的力量。他认为文物得不到修复的时候是没有尊严的,只有修复以后展示出来,面对观众时它们才会神采奕奕,光彩照人。

故宫学院院长、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单霁翔在2019搜狐财经峰会上致辞 图片来源:搜狐财经

以下为单霁翔讲演内容摘录:

我是2012年1月到故宫博物院的。当时,大多数游客跟着导游的小旗盲目地往前面走,听着不专业的讲解,导游给我们看皇帝在什么地方躺着,然后到御花园看一看,吃完饭再去长城。长期以来,很对不起这些观众,他们进了故宫就是目不转睛地往前面走。

消灭“故宫跑”,让观众雄纠纠气昂昂走出故宫

2015年9月18日的“故宫跑”现场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突然间有一天,很多人进了故宫博物院都往西边跑,越跑人越多,越跑越快,于是妄说就有一个新的名词叫“故宫跑”。我赶快到前面一看,确实很多人在跑,争先恐后,这个人跑第一,他们跑向哪里呢?原来就是跑到最新的武英殿。有位老先生认出我了,问我是不是院长?我说是啊。他说你们故宫博物院怎么搞的?办个展览怎么像运动会一样?还叫我们跑?他都七十岁了,排在最前面,结果没想到一开门人都跑起来了,穿了一双运动鞋都没跑过年轻人。

我赶快承认错误,我们要好好办“运动会”,连夜做了一千个胸牌,第二天早上不到七点就把牌子在广场立起来,先来的观众就领个胸牌,一个小时以后开幕式就举办了。开幕式之后我们就开始入场式,第一组、第二组、第三组……再也没有“故宫跑”了。

后来我听说全世界举办展览有入场式的只有故宫博物院,但是人来的确实太多了,一下子来了几千人,排了几百米的队,我们就怕耽误他们的时间,就每隔几十米竖一个牌子,告诉大家排在这里还需要五个小时还是七个小时,五点钟闭馆,但人们还是坚持。上午大家情绪还比较好,互相认识、交换名片,到了下午四点以后情绪就很激动。围着我说院长,今天能不能让我们看完了再闭馆?我排了一天了。

当时我很激动,也很感动,不计后果地说,大家放心,最后一个观众看完了我们再闭馆。结果没想到豪言壮语说出去后果就很惨了,都到了后半夜,不是我一个人加班,全院都得加班,第二天第三天都是这样。

2016年11月26日,北京,故宫城墙修缮工程开工,工人在城墙上测量。东方IC 图

晚上八点钟我问观众累了吧?他们说累了也得坚持,你们故宫博物院怎么没有水喝?我们赶快打开餐厅烧了两千五百杯茶给观众递上去,大家一起等待。过了四个小时到夜里十二点,我说怎么样喝水了吗?他们说喝水了,但是饿了啊,我们赶快拿出所有餐厅里的方便面,凑了八百多盒,每个观众都给一盒,后来我听说全世界举办展览免费发放方便面的只有故宫博物院。又过了四个小时,最后一批观众可以往里面走了,两个小时以后,最后一名观众雄纠纠气昂昂走出故宫博物院的时候天都快亮了,第二天观众又来了。

打开宫门,让每件文物光彩照人

就是这个事件给了我们一个深刻的教育,我们再也不能大部分区域都不开放了,再也不能把99%的文物都藏在库房里面了,社会有强烈的需求。过去我们开放30%的区域,到了2014年我们开放终于突破50%,开放了一倍多,2015年到了65%,2016年到了76%,每年10个百分点扩大开放,大部分区域就开放了,现在已经开放到了80%。很多过去的非开放区,观众排队的地方变成了展区、展馆、展场。

紫禁城最大的古建筑燕翅楼,一共两千八百平米的连续空间,过去就是一个大仓库,这里汇集着文革时期千家万户的大瓶大罐三十九万件,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他们进不了故宫博物院。正好国家在天安门广场建了一个大的博物馆,我们就把这三十九万件文物移交给其他的博物馆,我们的空间就得到了利用,建成世界最有魅力的临时展厅之一。

我经常见到外国的文化部长和博物馆馆长,他们到了展厅眼睛都亮了,纷纷要求把自己的展品送来,所以展厅一直很忙。今年举办的印度的雕塑艺术展,阿富汗的国家博物馆宝藏展,法国18世纪珍宝艺术展,紫禁城与海上丝绸之路展,非常有影响的“千里江山与历代山水”特展,卡塔尔、摩洛哥的展览,还有“紫禁城过大年”,每天少则两万多观众,多则四万多观众进入展区。特别令人激动的是,北京市民开始进故宫博物院了,他们原来是不来故宫博物院的,小时候来过,今天知道开放了那么多区域,举办那么多展览,每天都是满满的。

2014年开始,我们推开了一扇扇大门,以前从来没有打开过,意味着我们广阔的西部区域第一次开放。这块区域很宽阔,我们的员工长期以来把这片区域称为女性的世界,我想了想不是太准确,加了两个字更准确,就是退休女性的世界。这里住的是皇帝的母亲们,皇太后、太妃都很有时间,建了很多佛堂和花园,最大的是嘉靖皇帝建的慈宁宫,规模很大,我们在这里办了五个雕塑展厅,成立了故宫博物院的雕塑馆。

故宫有一万零两百件各个时期不同材质的雕塑,但是从来没有馆,全都在库房睡觉,高大的雕塑连库房都没有。有两尊菩萨有一千五百年历史,北齐的,但是几十年来忍气吞声地在我们南城墙的墙边地下站着,佛像就在地上躺着,每次走到这里我都心情特别难过,这些佛像、菩萨的脸色、表情都不好,现在脸色表情都好了。

我第一次到库房吓了一跳,谁躺在台阶底下?他们说那是秦始皇兵马俑,我说这么珍贵的物品怎么在这里围着海绵躺在担架上面?那匹马倒是站着,脚底下还有一个伤兵也围着海绵躺在担架上,太没面子了,我们赶快进行了修复然后展示出去了。

这些告诉我们,文物得不到修复的时候他们是没有尊严的,它们是蓬头垢面的,只不过观众看不到而已,只有修复以后展示出来,面对观众的时候它们才会神采奕奕。那个时候我们下定决心,用六年的时间,在紫禁城建成六百年之时,一定要让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每一件文物光彩照人。

故宫寿康宫 图片来源:北京日报

我们开放了最西边的寿康宫,刚刚开放第一天,满院都是年轻人,他们说这是甄嬛住的地方,生母皇太后在这里住了四十二年,我们把老太后当年用的家具、用具重新搬回这里,然后对几十个房间进行了布置。乾隆皇帝是个孝子,每天早上在宫里都会给母亲请安,来的就是寿康宫东馆阁。当年看到室内的情景,和今天观众看到的情景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现在比那个时候少了一个老太太,卧室、起居室都是原样工程。

非常值得骄傲的是,我们终于开放了紫禁城里所有的花园,紫禁城里有四个花园,两个明代的,两个清代的,今天都得到了开放,最后开放的是慈陵宫花园,一百零六棵古树,包括花园里的佛堂,都对公众展示了。

我们开放了城门和角楼,紫禁城有四个城门、四个角楼,但是城墙没有开放,城楼就得不到开放。过去这些城楼和角楼都是做库房。东华门存放着非常珍贵的乾隆版藏经,今天我们把它小心翼翼,一块一块取下来进行修复,然后在太阁殿前建了大型的仓储式陈列展厅,于是我们的城门变成了博物馆。今天东华门是古建筑馆,故宫收藏的四千九百件古建筑相关文物,从来没有得到展示,现在它们有了自己的展馆。

为了扩大展间,我们搭了一个二层平台,人们可以近距离看彩绘,这些圆明园的金属构件和玻璃画,几乎每天都有同学们在这里上课。

我们今天开放了神武门,这是故宫的出口,几十年来人们走到神武门下意味着要结束参观,但是今天到这里还会有惊喜——走出展厅可以发现不用走出神武门,可以走在城墙上,沿着城墙走向王府井和天安门广场方向。但是走在城墙上的感受不同,可以看到沿途紫禁城的景观,走进过去只能远远眺望的角楼。我们在角楼里做了一个二十五分钟虚拟现实的片子,告诉人们不用盯着一块木头,我们把上万块木头组合成为七十二座美丽的建筑。

我们开放了端门,端门规模很大,这里建设了数字博物馆。负责任地说,这是全世界博物馆当中最好的数字博物馆,不仅在于设备先进、技术先进,而是所有的内容都是深挖自己文化资源凝练出来的。这里可以和古建筑一栋一栋对话,可以和文物藏品互动,了解它们制作和使用的过程,可以穿起古人的服装,可以观赏我们制作的七部VR影片。

我们开放了大戏楼。这是中国最古老的宫廷戏楼,但是一百多年都没有演戏,也没有人想过可以在这里演戏。但是今天我们知道,这些木结构的建筑把它修好了,锁起来放在那里损坏得更快,越经常维修越健康,所以我们把它作为戏曲馆对公众开放,演出中国传统戏曲。美国总统访华的时候在这里看了一部中国传统的折子戏,我看到最让他兴奋的是四分半钟的《美猴王》,他鼓了二十多次掌,后来我想他可能看懂了这个戏。

文物保护,把权利更多地交给公众

我们开放了最年轻的建筑宝蕴楼,这是故宫博物院当中唯一一座民国时期的大型建筑,1914年故宫的外桥开放,建立了一个大库房,宝蕴楼一百岁生日的时候我们把它修好了,今天作为故宫博物院早期的院史陈列馆。

故宫博物院有着非常坎坷的发展历史,特别是日寇侵华,故宫博物被迫搬迁,装进一万三千四百九十一个木箱,分五批运抵北平、上海,并在南京建设文物库房,1936年12月到1937年1月这批文物运到南京。仅仅几个月以后南京告急,文物又被迫西迁,最远到了贵州安顺,最险的路是在宝鸡汉中翻越难于上青天的秦古道。七年零四个月,故宫员工和当地民众守望着这些散落在大后方各地的文物,躲敌机轰炸,躲土匪抢劫,躲自然灾害。1945年日寇投降,这批文物运回南京,居然从北京运出一万三千四百九十一箱文物,一箱都没有少,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中国人创造了保护文物的奇迹。

今天我们知道,文物保护要把权利更多地交给民众才会安全,所以我们开放了更多的区域。这个地方叫太和殿,看完了以后几十年人们都是只能往北面走,高大的宫殿、宽阔的广场,一棵树都没有。太多的人问过我们故宫为什么没有树,当年我们只能告诉他们,走到最北边的御花园就有树了,但是我们知道太和殿两边各有一个门,从来就没有开放过。

今天我们整治了两侧的环境,举办丰富多彩的展览,打开了右翼门,迎面就是十八棵三百年树龄的大槐树,人们走向西部区域,打开了左翼门,迎面就是骑马射箭的间廷广场,走向广阔的东部区域,这样再次来故宫的观众就不会再往前面走了,东面看景区西面看展览,人就散了。

过去我们开放30%的区域时,每天下午五点半观众离去,我们会有二百五十多名员工拉网式清场,但是今天我们开放了80%的区域,每天下午五点半会有七百多名员工拉网式清场,每个清场的员工手里都有一个接触器,细心检查每个角落,然后我们新建一个强大的安全防范系统,覆盖整个区域,故宫就安全了。

八年前我们进了一个小偷,引起社会很大的反响,那个小偷就是因为在清场的时候,身手敏捷地从开放区域翻过铁栏杆跳进非开放区,推开窗户进了一个房间躲过去了,夜里出来把展品偷了,翻过城墙逃跑了。今天就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因为所有的区域都是开放的空间,都是干干净净的,交给观众保护的空间才是最安全的。

(编 / 袁立聪,审 / 任慧 俎燚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