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他人舍命相救两次却冷眼旁观,终遭雪崩报应,苍天有眼!

原标题:被他人舍命相救两次却冷眼旁观,终遭雪崩报应,苍天有眼!

傍晚时分,灰沉沉的天空犹如被铅涂抹过,污秽不堪。一辆漆黑的桑塔纳蛟龙般疾驰在冰天雪地中,开车的是莱恩,副驾驶上坐着莱恩的儿子小莱恩,今天是他十岁生日。莱恩广请好友,匆忙赶往市区大酒店贺生。

天空突然下起了压抑已久的鹅毛大雪。“该死的天气”莱恩咒骂了几声,加大了油门,大约一刻钟后,车子突然减慢了速度,掉头上了一条崎岖的小路。

“爸爸,为什么不往大道走了?”

“看见前面那个矮房子了吗?”莱恩指了指说道,“那是你表叔的家。”小莱恩很吃惊,他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个从未谋面的表叔。莱恩接着狡黠地笑道:“你表叔一个人,要是我们经过他家门口,他看见了一定会邀请我们进去喝一杯,我不想打扰他。”

“那为什么不邀请表叔一起参加我的生日派对呢?”小莱恩好奇的问道。

“你表叔在乡下呆惯了,不喜欢热闹……”莱恩随便敷衍了一番,电话响了起来,他一边开车一边和电话那头谈笑风生,打电话来的是小莱恩正在酒店等待的另外一个表叔迪伦,他正和莱恩描述着酒店如何热闹的气氛。小莱恩却一心想着自己那个从未谋面的表叔到底长得怎么样。

风雪越来越大,谁也不曾料到,突然碰的一声车子滚下了小路,狠狠地摔倒一条河道里,河道上面结了层薄冰,车子在薄冰上又翻滚了几圈最终车尾陷进了冰窟里。

莱恩忍着剧痛挣扎着爬起来,看见小莱恩相安无事这才放心,他使劲打开车门,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怎么也打不开,再一细看才发现车门已经被河水迅速冰封住了。当下之急,莱恩从车里取来钢管使劲敲击着冰封的车门,一阵阵咔咔的声音随之传来,是的没错,那是冰块碎裂的声音。冰块已经无法承担沉重的车子,加上自己猛烈敲裂只能加速车子的下沉。为了保持车子平衡,莱恩一动不敢动,整个人瞬间就瘫了下去。

“快给你表叔打电话。”莱恩指着小莱恩身边的手机对他焦急地说道。“那个经常开车到我们家打牌的迪伦表叔吗?”小莱恩问道。“不是,可能来不及了,车子随时都会下沉。是刚才路口的表叔,他叫格安,电话本里有,快!”

小莱恩按照爸爸的指示拨打了过去。莱恩长长松了口气,电话打通了,格安没有忘记过自己,这让他震惊不已。

十来分钟后,格安冒着暴风雪开着一辆破旧的农用车来到事发地。只见他迅速跑到河面上,来到车前使劲往外拽车门。莱恩在车内大声疾呼:“车门被冰住了,小心脚下的冰块要裂了。”格安这才发现发现车子正在一点一点往下沉,而车门又被冰封住,根本打不开。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格安突然不顾刺骨的寒冷,脱掉身上的衣服,把黝黑瘦弱的身躯紧紧贴在车门上。小莱恩悄悄探出头,他第一次看清了自己从未谋面的表叔,表叔身材矮小,黑黑瘦瘦,高高隆起的后背吓了他一跳。格安哆嗦着嘴唇,脸色发紫,冰封的车门在他温暖的身躯下渐渐融化,雪花却一片一片落满了格安的身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莱恩只知道当表叔全身发黑时车门才被爸爸打开。

莱恩父子得救了,格安哆嗦着穿好衣服,由于刚才受了风寒,突发高烧,咳嗽不止,弯着腰对着粗糙的双手呵气取暖。小恩莱再次看清了表叔的容颜,他脸色发黄,瘦小黝黑,脚穿破旧的棉鞋,身批发黄的灰土衣裳,因为衣服过长,穿起来好似妇女的短裙,滑稽不堪,高高驼起的背部又让小莱恩吓了一跳。此时此刻,小莱恩似乎懵懵懂懂地明白了爸爸绕道的真正原因。

“你们没事吧,要不要上医院。”格安关心地说道,“可惜一辆多好的车就没了。”

“虚惊一场,没什么大事。”莱恩说着痛心疾首,“我的车子啊。”似乎忘记了对格安的关心和感谢。

“那你们要去哪里?要不我送你们一程。”

“我想带小莱恩去城里买点书,本来打算走你家门口的大道,后来为了赶时间就上了这条崎岖的小道……”莱恩说完,却发现自己儿子正诧异地用一种无法形容的表情看着自己,他立刻狠狠瞪了儿子一眼。

“苍天有眼,你们幸好没有走我家门口那条大道,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刚好那个地段大面积雪崩,先上车再说。”格安一边说一边扶着莱恩他们小心翼翼地走在冰面上。走了一段,莱恩突然想起来手机还在车子里。车子还剩下一点点没有陷下去,明显可以看到手机就在挡风玻璃那个地方。一向吝啬的莱恩却坚持想要把手机取出来,对于毁掉车子他已经痛心不已。

他不顾一切,慢慢走向本来脱离的危险区,每挪动一步,仿佛都能感受到冰块的破裂。突然哐当一声巨响,车子整个沉了下去,冰块裂缝迅速蔓延一大片,莱恩顺势掉进了冰窟里。

冻得瑟瑟发抖的小莱恩在一旁吓得哭了起来。格安二话不说,一头栽进寒冷刺骨的冰窟里,风雪弥漫夹杂着死亡的气息。

也不知道多了多久,瘦小疲惫的格安终于艰难地从水底把莱恩推到冰面上。正当他自己要往上爬的时候,突然冰块大面积塌方,一股暗流涌来。

筋疲力尽的格安死死抓住岸上莱恩的双手。“救救叔叔,快把他拉上来。”小莱恩惊呼道。莱恩试着用了用力,却发现只要他一用力脚下的冰块就会一寸寸碎裂,他拽着昏昏欲睡的格安随着冰面的碎裂步步后退,眼看涌流越来越急,自己命都难保,莱恩一狠心甩开了格安的双手。格安含着绝望的眼神,随即被涌流卷进了冰底。

小莱恩哽咽着。天渐渐黑了,莱恩开着格安的烂车顶着风雪直奔他家避寒,才几分钟的车程就到了。莱恩告诉儿子这个表叔父母早亡,因为家贫加上驼背的残疾没人愿意嫁给他,甚至没有人愿意和他在一起。他就一个人搬到这山脚下靠打猎为生。

“这就是你怕打扰表叔的原因而绕道行驶?”小莱恩红着眼睛问道。

莱恩没做声,在屋里换了些干爽的衣服,生了个火炉取暖,喝着烈酒。小莱恩因为极度悲伤和气愤,跑到屋外,他又一路狂奔到那个分叉路口,漫天飞雪中,望着表叔沉没的方向嚎啕的大哭。

也就在此时,突然一声轰隆隆的巨响,小莱恩转头望去,只见高山上的积雪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表叔的小屋咆哮着压过去,雪崩了,更大的一次雪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