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人天定奇缘,油纸伞牵线,庙会一见钟情寄终身

原标题:画中人天定奇缘,油纸伞牵线,庙会一见钟情寄终身

乾隆年间,苏州有户制造宣纸的吴商人,富甲一方。吴老爷膝下独有一子年过二十,俊朗不凡,满腹经纶却不好功名,从小随父经营宣纸买卖。

眼看孩子到了成家的年纪,吴商人心急到处托人说媒,无奈那孩子吴凡每次都是敷衍一番,推说不中意,最后相都不愿去相。吴商人没辙,只得让媒婆拿着姑娘的画像来到吴家。

吴家家财万贯,谁家姑娘不想嫁入吴家,因此媒婆每天送来的画像一大摞,家里的门槛都快被媒人踩破了,吴凡硬是没有一个中意的。

吴老爷叹气道:“苏州的小姐你挑了个遍,你到底要挑个怎么样的才满意?”

吴凡不做声,缓缓展开宣纸,运笔勾勒,盏茶功夫,一副仕女图跃然纸上,说道:“非此女不嫁。”

吴老爷一细看,画中女子果然精巧标致,却不曾认识,忙问:“这到底是何家女子,我让媒婆上门提亲便是。”

吴凡笑道:“何家女子并不知道,好像在哪里见过,若有缘自能可以相见。”

吴老爷把画挂在厅中,连忙找来一些媒婆寻找此女,媒婆直摇头,皆是回答不认识此女子,便知难而退,吴家从此清净不少。

一晃就过了几个月,一次家里来了位送茶的老茶商,老茶商见识多广,跑南闯北专给大户人家供茶。

吴老爷要了些新茶,正打算送客。老茶商突然看到了厅中那幅画,缓缓走进画下,看了半天,笑道:“ 画得真像!这不是淮安知府之女吗?”

吴凡一听急忙从房中跑出来问道:“世间真有此女子?”

老茶商笑道:“公子这不明知故问吗?世间若无此女子,公子这画从何而来呀?”

吴凡这才道出了实情。原来当时吴凡厌恶了相亲,便把意想中人的模样画了出来,以此刁难父亲。今日听老茶商一说,不禁暗叹原来世间果然有这般相貌的女子。吴老爷和老茶商一听完也惊讶得合不拢嘴,世间居然还有如此巧合之事。

吴凡欣喜若狂,与老茶商详谈一番,次日一同启程赶赴淮安。

两日后到达淮安,将近黄昏,两人住进了旅店。刚好当地晚上举行庙会,老茶商劳累在旅店休息,吴凡便独自一人跑到大街上凑热闹去了,不料半夜突然小起雨来,直到很晚才一身湿漉漉的回家,摔了一跤,弄得满身泥泞。

次日一早,吴凡便催促老茶商上门打探消息。老茶商推脱不妥,等了几日,带了点新茶来到王知府家,先是介绍了一些新春茶,之后才支支吾吾说出了本意。

王知府半信半疑。老茶商突然从怀中取出那副仕女图,徐徐展开。王知府大吃一惊,只见画中女子果真和自己女儿十分相。王知府心里明白,自己女儿平日出门极少,知道其容貌之人寥寥无几。

茶商乘热打铁道:“那吴公子一表人才,家境富裕,虽远隔千里,却注定和你们小姐有缘。”

其实这个王知府也一直在为女儿的婚事操心,只是自己女儿谁也看不上,但婚姻大事岂可儿戏,王知府心疼女儿,一切都是让她自己做主。

“到底是谁和我有缘呀?”王知府的女儿王兰儿说着突然从厢房走了出来,一看那画像顿时明白了七八分,笑道:“世间之大,长得像这画中模样的人儿定不止我一人,茶商师傅只不过恰巧认识我罢了。”

“这……”面对知府小姐的伶牙俐齿,老茶商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

就在此时,王兰儿又笑道:“我也画副意中人的画像,如若那公子真和我有缘,也必须和我的画像一模一样。”

王兰儿说着直径走进书房,专心致志画起画来,一会儿功夫就把一副笔墨未干的画像拿了出来。

王知府和老茶商一看画像不约而同地邹起了眉头,几何时异口同声地问道:“这满脸的墨迹是什么呀?”

“麻子啊。”王兰儿笑道。

原来王兰儿画好了一副俊俏公子,心生羞涩,,便一时心血来潮,提起朱砂笔在画像的脸上蘸满红点,让人看不清画像的正真面貌,反而一脸的麻子分外显眼。

老茶商苦笑不得,心里还是明白王兰儿只不过是在委婉地拒绝而已,便不做声。

王兰儿突然又笑道:“今天苍天在上,我爹爹作证,如若那人真的长成这副模样,那我们就是天定奇缘,绝不反悔。”说着看着王知府笑个不停。王知府一时也拿这个任性的女儿没有办法,叹气道:“既然如此,就依我女儿的意思便是。”

老茶商只好扫兴而回,焦急的吴凡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了?”

老茶商扔给他一副画卷道:“自己看看,你有意中人,她也有意中人,这才是人家的意中人呢?”

吴凡急忙展开画卷一看,大吃一惊。只见画中人儿几乎是面目全非,才明白自己被人家戏谑了,人家是官宦人家攀高枝瞧不起自己,一时间急火攻心,加上初来乍到水土不服,前几日庙会又受了风寒,整个人就瘫了下去,卧病不起,一时间脸上长出不少麻疹,请了大夫也不见好,反而越来越厉害。这可急坏了老茶商。

老茶商突然灵机一动笑道:“我知道你这病怎么看不好了?”还没等吴凡回答,老茶商又笑道:“你这是相思病啊,当然医不好,这心病还须心药医,如今你脸上长满红疹,正好应了王兰儿的意中人模样。妙啊,简直就是天定奇缘,怕只怕你这模样王知府定会反悔。”

吴凡一听这话,立马有了精神,从床上一跃爬起来,慌忙展开王兰儿画的画像,拿起镜子一照,果然此刻自己的模样和画中的模样相差无二,兴奋得手舞足蹈,笑道:“福祸相依,果然一模一样啊,不管结果如何总该一试。”

事不宜迟,老茶商连忙领着吴凡来到王知府家。王知府一看吓了一跳,直摇头,果然大有反悔的意思:“当初那只是我女儿的戏言罢了,岂可当真…….”

“爹爹说话怎么不算数了?”一直躲在厢房偷窥的王兰儿突然走了出来笑道:“我不反悔。”

吴凡朝王兰儿一看,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眼前这个王兰儿果真我自己画中的意中人一个模样,脸一红,心砰砰乱跳。

“兰儿,你……你可要想好了。”

“爹爹,女儿在厢房里看得一清二楚,他就是我要找的人。咱说过的话决不能反悔。”王兰儿答道。

王知府拗不过女儿,就此两人一拍就合,说来也怪,几日后吴凡脸上的红疹突然不治而愈,渐渐露出白皙俊朗的脸庞。吴凡打趣道:“现在我的模样变了,你后悔吗?当初我满脸红疹,你怎么会同意呢?”

王兰儿好像早有准备,笑道:“要的就是你这副模样。”说完又道:“你把我给你的画卷拿来。”

王兰儿接过画卷,慢慢展开,画卷中的红点令人触目惊心。王兰儿提笔蘸了蘸白粉,把画像脸庞上的红点用白粉一一遮盖,一副俊俏的脸庞渐渐显露出来。

吴凡一看大吃一惊,呼道:“怎么是我的画像?”

王兰儿笑道:“想不到今生真的还能遇见你。”

“这话怎讲?”吴凡问道。

“还记得上个月的庙会吗?半夜突然下起了大雨,是你把雨伞送给了我用,当时我蒙着面纱,所以你不认识我,但我把你看得清清楚楚,记得当时你冒雨跑回家,还摔了一跤,脸上溅了一脸泥巴,所以当时我画像时,突然想到了你,那红点就是你脸上的泥巴。”

吴凡大笑,提笔作起诗来:意中人儿天上掉,千里姻缘一线牵。王兰儿想了想,提笔写了下两句:阴差阳错画中缘,雨伞红疹皆为媒。

从此两人恩恩爱爱,两家人也欢欢喜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