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伟离开央视春晚后

原标题:范伟离开央视春晚后

本文作者是小万家族的@阿呆
人丑还颜控的追星狗子在此

说到范伟,你最先想起什么?

是春晚、东北喜剧,还是“那个和林志玲拍过床戏的男人”?

的确,今年57岁的范伟,身上有着太多标签。

从舞台上的喜剧人,到镜头下的喜剧演员,再到彻底撕掉“喜剧”两个字,范伟的转型,似乎是一条“命中注定”的路。

因为敦促他做出每一次选择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憨厚爽朗的东北人,豁得出去的喜剧演员,这是大多数观众对他的第一印象。

这印象大多源于童年记忆里的春晚。

2001年的央视春晚上,范伟与赵本山、高秀敏合作表演小品《卖拐》,一瘸成名。

“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是伙夫”这句经典台词,也成了对范伟外形最精准的描述。

次年继续《卖车》,加上05年的《功夫》,国民舞台上的“《卖拐》三部曲”让范伟家喻户晓。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

1995年,范伟与赵本山结缘,两人首次在春晚舞台上合作,作品《牛大叔提干》获得当年的小品类二等奖。

1995-2005,范伟与赵本山通过小品捆绑在一起十年,自己身上“小品演员”的标签也愈印愈深。

但这并不是他的起点。

因为从小喜欢相声,范伟16岁师从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陈连仲,正式踏入相声表演这一行。

十年的相声生涯中,他几乎拿遍了东北所有相声比赛奖项,甚至还是全国首届相声节的“表演金玫瑰奖”得主

但随着名气渐大,他发现自己吃不了相声演员这碗饭。

太内敛、撒不开,没有办法在台上顶着范伟的名字自我调侃。

而与赵本山首次合作小品《牛大叔提干》,他把自己套在“胡秘书”的人设里,将一个精明狡诈的小人形象演得淋漓尽致。

这次合作也让他意识到,喜剧还有另外一种表演方式:

演别人。

把自己装进角色里,既有逗乐别人的成就感,又有保留自我的安全感。

所以在小品舞台上,范伟一演就是十年。

但小品对他而言,又有另一种压力:

小品舞台大多是现场直播,一次发挥,稍有闪失就是失误。

处女座的范伟是完美主义者,对自我的要求更是严苛。

而他出道就站在央视春晚这样国内顶级的舞台上,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春晚作品的筹备动辄长达八个月,几年下来,范伟越来越觉得累。

2005年的《功夫》中,范伟开场第一句台词就出了错,巨大的压力伴随了他的整场表演。

也是在那次之后,他下定决心告别央视,告别小品。

好在身为小品演员的十年间,他接触到不少电视剧作品,有了“面对镜头表演”的新鲜尝试

《刘老根》里的能人药匣子、《马大帅》中的“彪哥”范德彪等经典角色,也让他的知名度更上一层楼。

不夸张地说,当年“咔咔一顿挠”的彪哥,几乎是东北喜剧中最成功的角色没有之一。

据说此后很长时间里,范伟在东北任何一家店吃饭,都会有人走过来跟他说“彪哥,账结了,您吃好”。

“彪哥”的影响之大,受众之广,可见一斑。

但是,范伟的性格中又见“但是”。

天性淡然的范伟,其实很喜欢文艺向的影视作品。

虽然以喜剧出道,以喜剧人走红,他骨子里喜欢的,却是那些缓慢地讲述人性的作品。

所以早在央视春晚演小品期间,他就已经开始为自己寻找心仪的表演机会。

那些年,他常待在北京,下半年忙活春晚,上半年就找机会演喜剧之外的电影。

《开往春天的地铁》剧照

《开往春天的地铁》《玉观音》这些早年的口碑作品,他都有在其中客串。

转折出现在2004年,小成本文艺片《看车人的七月》找上他,让他演男主角杜红军。

这样一个在社会底层挣扎的唯唯诺诺的小人物,让习惯了范伟喜剧形象的观众大跌眼镜。

《看车人的七月》剧照

而电影中,范伟在举手投足间释放出的小人物的苦涩与绝望,也为他赢得了首座表演大奖——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

首次出演文艺片男主,就拿下一座国际A类电影节影帝奖杯,范伟因此信心大增。

虽然从舞台表演转向镜头表演,这其中的艰难和磨合让他几度自我质疑,但奖项的认可,也让他有了继续走下去的勇气。

接下来,他在文艺片的路上越走越顺:

2006年《芳香之旅》助他拿下开罗电影节特别表演奖

2008年《耳朵大有福》,他又成为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男演员……

但不得不承认,直到2016年凭借《不成问题的问题》中丁务源的角色拿下金马影帝,范伟的演技才在更大范围的观众群里掀起了波浪。

拍摄文艺片十二年,大小影帝奖杯十余座,但群众知名度更高的金马奖,带给范伟的慰藉还是比想象中更多。

成为金马影帝之后,范伟不止一次在采访中表示,这个奖的认可让他有了方向,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往何处走:

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走向正确的方向。

出道至今多年,范伟从不参加综艺节目。除了宣传作品,他也很少主动发微博。

在直播沃土东北,他也是少数几个从未开过直播的演员之一。

采访中,他甚至会说着说着就不自觉别开眼,他觉得角色之外的范伟“不够生动”。

镜头外的范伟,就像金马奖给他的颁奖词写的那样:静水深流

镜头里,他却有了勇气尝试更多更精彩的角色。

《父子雄兵》里,他甚至一改自己擅长的小人物形象,以头盔加墨镜,风衣配机车的的酷炫造型颠覆了观众。

而暌违多年的《刘老根》系列,也终于在今年等来了范伟的再度加盟。

回归“药匣子”这个角色,与其说是他给观众的礼物,更像是他与自己的和解

过去,他困在喜剧人的形象里左突右冲,急于摆脱桎梏,展示新鲜的自己。

如今,他以“演员范伟”的身份发起挑战,对熟悉的角色,也对过去的自己。

对观众来说,范伟的新挑战带来的惊喜似乎没有尽头。

时隔三年回归大银幕,他选择的角色再一次挑战了自己的新鲜领域:

今天上映的新作《长安道》中,范伟将饰演一位极度自私的知识分子

改编自海岩小说《长安盗》的这部作品,讲述一起大型国宝失窃案。

作为案件中心,范伟饰演的万正纲是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历史学教授。

但他做刑警的亲生女儿(焦俊艳 饰)怀疑他的现任妻子林白玉(陈数 饰)。

夹在这两难的局面之间,范伟又要诠释怎样的一场人性博弈?

我们大可以对他期待更多一点。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