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陪我玩wow的两个男生

原标题:那些年,陪我玩wow的两个男生

作者:NGA-xiaoqingge88

0

本人女。

所以,这不是三个男人搞基的故事。

这是一个女的看着两个男人搞基的故事……

好吧,讲真的……

这是我,和青春、和魔兽有关的回忆。怀旧嘛~

隔壁帖子,有个男生写了那些年陪他玩魔兽的两个女生。写的挺好,我有关注,就是太监了……

大家放心,LZ不会太监,毕竟LZ是个女的。

为了致敬隔壁帖子,本帖的男主角也用L和Y指代。

LZ叙事比较絮叨,请大家见谅。

年代比较久远,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吧,细节不必深究~

1

先说下我 L和Y的关系——

我们仨是同学。

L和Y是一对好基友。好到什么程度呢?上厕所也要一起去的那种。

受他们的影响,结伴上厕所的男生越变越多。从小队模式变成团队模式,肆无忌惮、十分猖狂。

很快,校方发现了这一异常现象,采取了非常措施——突袭现场抓了两个典型,全校通报批评……

从此,再也没有人去顶楼男厕所里吸烟了……

L和Y的光辉事迹还有很多,譬如在寝室开赌场,带队翻墙去网吧……好像都不怎么正面。

那时,我和LY的关系仅限于同学,并无过多交际。

我走文艺乖乖女路线,安居于教室前排。而L和Y是问题学生,雄踞于教室后排。

我和他们不在同一位面上。

但是,某天,命运之轮开始给我们合位面了……

受班主任的"特殊照顾”,L和Y搬到了正对讲台的第一、二排位置。成了我的“邻居”。

彼此间的声望还是冷淡。

L不爱说话,比较高冷。对女生很冷淡,对男生还好点。据说因为游戏玩得好,被男生当成大神来膜拜。

Y整天嘻嘻哈哈,不管跟什么人都能混到一块儿。为人豪爽仗义,放荡不羁,在男生中也是带头大哥般的存在。

我是个文静内向的铝孩子,不太擅长跟人交往。和Y还能尬聊几句。跟L,完全无交流。

所以啊,命运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我跟L,两个毫不相干毫无交集的人,日后竟然成了一对亲密无间的情侣……

如果,黑暗之门能让我穿越回15年前,我想对那时的自己说:

请珍惜你和L在一起的时光。因为以后你们会分开,此生不必相见。

2

我是一个普通,又有点不普通的铝孩子。

大多数女孩子喜欢男团偶像。

我喜欢看女团小姐姐们载歌载舞……我不喜欢男团,我不喜欢比我还娘的男生。

大多数女孩子不玩电脑游戏。

我喜欢玩游戏。家里有一台大屁股台式机,只能玩单机。想玩网游,还的去网吧。

网吧给人的感觉,就那样呗……鱼龙混杂,空气中充满了二手烟的味道,键盘和鼠标被摸得油光发亮……

那年魔兽世界还未上市,韩国网游大行其道。

我沉迷于某款萌萌哒的韩国网游……

因为只能周末玩一玩,等级还很低。

那天,我在网吧开心地玩耍。遇到了L和Y也来开心地玩耍。

或许,那是一个节点。我和LY的距离开始拉进。毕竟是在同一个网吧开心玩耍过的小伙伴。

---------1104更新的分割线--------

1、谢谢大家的留言,感谢大家的支持~

讲真,论坛男性玩家居多,一开始觉得大家可能对以男性为主角的故事更感兴趣一些,毕竟代入感更强,更容易引起共鸣。

女性视角,很容易就出现“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即视感。没想到,大家也很因缺思厅~

恩,爱情是永恒的话题~日久生情的爱情,更让你们感动~我明白的。

2、很多小伙伴都猜对了,萌萌哒的游戏就是RO仙境传说。

3、最近飞机很火,蹭个热度。讲下飞机和我的故事。

这是一个非常长的故事。我尽量讲短点。就从十五年前讲起吧……

那年,初入魔兽的我,因为LY的关系,加入了部落。

我是个长情的人。

一开始是部落,永远是部落。

所以,得知要开怀旧服后,我立马决定了!

我要——

玩一个白发无面纹的暗夜精灵!

我要让那些人妖们知道,什么才是人妖应该有的样子!

开服首日,服务器随缘,反正是孤狼去哪里都是一个人。

职业德鲁伊~

联盟……恩,怎么说呢。

为什么~奥格瑞玛的飞艇能直达幽暗城门口,而达纳苏斯的船要到奥伯丁再到米奈希尔,米奈希尔到铁炉堡用跑的真的好远……

为什么~离血色最近的飞行点是在南海镇,是不是意味着我要穿越整片银松森林?

淡定。

休闲。

养老。

差不多半个月,我的德35+了。

任务断档,肝怪又太慢。我决定去血色发育。

想着治疗好就业,我斥重金洗了个奶德,屁颠屁颠地进了一个队伍。

队伍刷了两把武器库就散了。

我又要重新找队伍了。

当时心想,治疗好就业啊,在副本门口喊喊肯定有人组我的!

结果,我在副本门口喊了老半天,没人要……

同时,没人要的还有一个牧师,一个圣骑士……

治疗的竞争也那么激烈了?

时间也不早了,撤了~睡觉去~

第二天上线,我回到暴风城斥重金把恢复洗回了野性,还是去肝怪吧。

这时,世界频道有人喊血色来个治疗。

血色,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我M了过去。

虽然我又是野德了,但我可以奶的。

就是蓝少一些,施法时间长一些,治疗效果差一些。

但经历过昨天的失望,我也没有抱着很大期望。

生活教给我的道理:期望少一些,失望就会少一些。

很顺利。

队长组了我。

一看,其他四人都在血色,而我在暴风城。

我就跟队长说:我坐飞机,马上到!

这就是我和飞机的故事~~~

如果,没有飞机,我可能要花上半小时才能从暴风城跑到血色修道院,错过了这支队伍。

如果,错过这支队伍,我可能就和往常一样,十点,最迟十点半下线了。那天,我和队友们愉快地刷到了十一点半。

如果,我十点、十点半下线,我可能就错过了Y诈尸。

此前,我的战网好友里,Y灰色的名字下面有四个字:离线 3年

我有多久没和Y联系了?

不记得了。

他最近一次联系我是除夕。

他微信我:

大年三十笑开颜,鞭炮声声祝福传。高歌一曲盛世赞,国富民安幸福年。家家户户庆团圆,灯火辉煌笑声甜。守岁钟声千里远,通宵达旦到明天。祝除夕快乐,幸福美满!

看到微信的那一刻,我的心里有些酸楚。曾经,我们靠的那么近。现在,却离得那么远……

他能发信息给我,证明他还记得我,已经很好了……

我竟然有那么卑微的想法?更酸楚了。

搞不好人家根本不记得你了,这是一条没有感情的群发祝福~~

我斟酌了很久,回他:

除夕到,万家团圆真热闹;嘱咐你,平安健康最重要;叮咛你,快乐在心大声笑;问候你,友谊长存心意到;祝福你,幸福安康好运绕。除夕快乐!

不管你记不记得我,我还记得你。

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

所以,当我面对Y诈尸的时候,我决定装死。

Y倒是主动地给我发来密语:本人?

我:不然咧?

Y:哪个服务器?

我:随缘。

Y:哦。

等等……哦是几个意思?

只有你会哦,我不会哦?

我:哦。

聊天进入迷之沉默。

可能过了两三分钟。

Y:部落?

我:联盟。

Y:哦。

又是哦!哦什么哦!几个意思?几个意思?

我:哦个P。听说你在xx服?

Y:是谁在造谣,我刚冲的月卡,你也看到了我刚上线。

我:你可能有其他的号在xx服。

Y: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其他号。

我:你打算去哪个服?

Y:猫服搞一个。

我:少年,玩部落吗?我不想玩联盟了。

Y:好,去哪个服。

我:随便,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Y:小甲在玩部落,我们去陪他玩玩。

小甲,Y的发小。

小甲,坐标哈霍兰。

以前,Y就老坑我。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他还坑我。

哈霍兰,部落。

good

来,比谁头铁

于是,我和Y开始在哈霍兰练铁头功。

后来,我才知道,坐了飞机的我,无意间劫机了。

L,在猫服。

而我,把原本打算去猫服的Y给劫走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