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道》:一流的演员,二流的故事,三流的细节!

原标题:《长安道》:一流的演员,二流的故事,三流的细节!

《长安道》聚集了一批演技相当有保障的演员,范伟自不必说,陈数、宋洋、焦俊艳每个人风格都很独特,都在有限空间里完成了任务。

虽然戏里他们的表现,在各自的表演生涯中都不算最出类拔萃的高光时刻,但也都可圈可点。

陈数饰演一个将欲望全写在脸上的角色,如果再更无畏、更风情一些可能更有魅力,不过现在这版的干练、阴狠也还不错。

宋洋在知道真相之后一人饮酒醉,且笑且痴且狂且悲的表现相当有张力。

焦俊艳一前一后,演一个吊儿郎当的混混和一个帅气上进的警察,两个角色的区分度很明显、完成度颇高。

虽然她中枪后表演的生理反应在我这个医学盲的常识范围之外,让我无法判断她演得对不对,但至少她演警察很讨喜,自带“大宝特别棒”的好感滤镜。

整体而言,这部电影堪称“一流表演”合集。

相比之下,故事则显得有些逊色,“二流故事”。

电影上线时的叙事角度颇有意思,开局几分钟就告诉你结局:女一号女二号都死了。

纵使是在“知道谁死”的已知条件下,电影也没有损毁故事的悬念感和后半程反转的力度。

这个反转本身很有惊奇感。

首先是破案之后棺椁才被盗。“破案”是一个结束性的叙事指标,在此之后反转让后续剧情很有意外感。

其次是人伦之外的意外

电影开始的剧情是范伟饰演的父亲抱着中弹的女儿赶到医院,哭天抢地救救我女儿。

没有人会怀疑“亲爹谋杀了亲生女儿”。

假扮小混混的警察女儿,回到当年辜负母女二人的父亲身边,拿的是“两头为难的老父亲和不肯原谅的女儿剧本”,俨然一副父爱如山的模样。

罪行败露之后,他不送中枪的女儿去医院及时抢救,反而耗到她失血而死为止。

这层意想不到,倒不是因为电影里的细节多么缜密,反转多么高级,而是因为这件事有违人之常情。没有人会在看戏的时候提前想这个爹一会要杀亲闺女(除非剧作提前反复铺垫这个爹没人性)。

当然,戏里范伟这个角色的走火入魔、执迷不悟、贪慕虚荣,为他的“反常”做了很充分的合理注解。

问题在于,这部电影里的很多细节处理,处于三流水平、非常拖后腿。

警方已经破获盗墓案件,这之后棺椁居然丢失?

贼已经伏法,“隐形的贼”是谁?毫无头绪。

而揭开这巨大悬念,找出对案件起到重要作用的反转证据,太依赖一次又一次的小概率偶然事件。

贼在现场留下了脚印,鞋子上刚好有商标,商标的形状刚好完整印在了沙地上。

宋洋饰演的角色伤心难过独自喝酒,偌大一个西京市,这个贼恰好也就在这家店里。

喝到疯疯癫癫、频频引人侧目的宋洋,居然还能一眼就在人潮熙熙攘攘的店里看见贼的鞋。

而贼居然还没换鞋。

真是巧上加巧非常巧。

仅仅凭借这样一双烂大街的普通运动鞋和码数,宋洋就能断定,这就是盗墓贼。

编剧你一定是在逗我,抓盗墓贼怎么比抓“满大街都是的发传单的”还容易啊?

细节过度巧合,又缺乏背后深层的必然性,还将故事的重要转折寄托于此,太牵强。

当然,电影里也有非常惊艳的细节,比如下墓之后将唐朝景象流光溢彩呈现在黑暗中,如痴如醉如梦如幻。

整体而言,《长安道》是一部基本合格的电影,虽然有非常拖后腿的内容,但也不乏闪光亮点。

有好演员,也有不错的故事,最后败在了细节质感上,如同只差临门一脚,是否太过可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