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拜因霍克 用复杂性思维重新审视经济学

原标题:专访拜因霍克 用复杂性思维重新审视经济学

《财富的起源》

作者:埃里克·拜因霍克

译者:俸绪娴 刘玮琦 尤娜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2019年9月

埃里克·拜因霍克,牛津大学教授,牛津大学新经济思想研究所掌门人,圣菲研究所外聘教授,与复杂经济学奠基人布莱恩·阿瑟等合作开展研究。他曾在麦肯锡公司工作了18年,担任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合伙人。

在过去几十年间,一场“复杂性”运动几乎席卷了所有学科,经济学也不例外。2008年次贷危机击破了华尔街的金融泡沫,也撼动了传统经济学范式的统治地位。物联网、大数据、深度学习……新时代的技术革命正在我们身边发生,而气候变暖等全球性问题的严重性也日益凸显。当传统经济学的解释力不再,一些经济学家把目光转向了复杂经济学。

有别于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复杂经济学将经济视作不断进行自我“计算”、不断自我适应和自我更新的动态系统。复杂经济学家认为,相比于稳定的物理学模型,实际的经济运作更接近于生物的演进。拥有多年商场经验的牛津大学教授拜因霍克在新书《财富的起源》中回溯了经济学的发展脉络,阐释促进财富增长的进化力量。复杂性研究是如何应用于经济学的?新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作者埃里克·拜因霍克。

1 为什么传统经济学理论无法解释当下了?

新京报:就我所知,你曾经在麦肯锡咨询公司工作了18年。这样的实干经历对你的经济学思想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拜因霍克:麦肯锡的工作让我熟知技术企业和风险资本,这对我的经济学思想的形成至关重要。我意识到,经济实际运作的方式和经济学教科书完全不一样!具体来说,我所从事的经济活动是动态的,并且一直在变化,人们和组织远非完美无缺,技术也在不断地发展。这与教科书中完全理性的人的静态世界大不相同。基于这样的原因,我很想了解实际的经济世界是如何运作的。

新京报:你指出,经济学的范式正在面临一场巨变,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时代将要终结了。为什么传统的经济学理论已经无法解释我们当下的生活了?

拜因霍克:科学理论就像地图一样,它们试图以简化的方式捕捉现实中真实和有用的东西,与此同时不得不省去很多细节。现有理论可能对18和19世纪早期工业经济时期还有解释力,那时这些核心理论刚刚诞生。但是,这些经济学理论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一败涂地;在技术加速发展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它们也没有给予我们所需要的帮助。今天,我们对人类行为、制度和体系的了解程度,要比经济学的祖父们多得多。因此,我们可以使用现代的方法绘制更好适应当下的经济“地图”。

新京报:未来属于复杂经济学,这是你的断言。那么,复杂经济学的思考方式规避了传统经济学的哪些弊端?

拜因霍克:复杂经济学与新古典主义、传统经济学有三点不同。首先,正如布莱恩·阿瑟教授所指出的,经济不是均衡或静止的系统,而是不断变化的、适应性的、动态的不均衡系统。经济每天都会有新的面貌。其次,这种变化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制度和技术的演进所驱动的。经济就像一个巨大的实验室,不断尝试做事和解决问题的新方式。第三,经济是由人构成的,但真实的人的行为并不像经济学理论所说的“理性人”那样。心理学实验和日常经验表明,人类的真正力量不在于个体决策,而是共同合作,一起解决问题。

2 复杂性研究如何应用于经济学?

新京报:从复杂经济学的观点来看,财富来源于何处?人类经济活动的历史是如何演进的?

拜因霍克:经济学家喜欢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经济史表明,人们已经从可以想象得到的最大的“免费午餐”中受益良多:那就是合作。当我们合作时,我们可以做一些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使得2+2=5,于是我们创造了经济学家所谓的“非零和收益”。人类活动的悠久历史是一系列技术和制度上的创新,使得我们能够进行更大范围的合作,以更好地解决我们的问题——想一想中国从乡村到管理庞大全球供应链的公司所经历的历程。在这一百年里,人们的生活水平极大地改善了,但是,实现这一发展的关键,并不是早期经济学家所说的自然资源,而是知识:科学知识,技术知识,制度知识和文化知识。知识才是财富的源泉。但是,知识体系必须自由地发展和成长,经济必须自由地尝试,因为适合今天的知识可能不是明天所需要的知识。

新京报:在《财富的起源》中,你指出了财富增长的三条途径:商业设计、物理技术与社会技术。在财富的积累过程中,这三种方式的关系是怎样的?

拜因霍克:物理技术与社会技术是共同演进的。随着知识的进步,我们开发出更好的技术制造方式(“物理技术”)和更好的组织机构方式(“社会技术”)。在几千年前,对动物耕犁的物理技术创新彻底改变了人类社会的组织方式,并最终发展成为乡村、城市和帝国。新的社会形式又进一步带来了许多物理技术上的创新。正如我们今天所见,计算和通信的物理技术导致了新的社会形式,继而产生了进一步技术创新的需求。然后,企业将物理和社会技术结合在一起,创造出全新的商业模式,比如因手机的诞生而出现的社交平台公司。

3 为什么经济学家如此关心环境气候问题?

新京报:你在书中多次提到“复杂适应系统”(Complex Adaptive Systems),这种理论是如何应用于经济学领域的?

拜因霍克:“复杂适应系统”为经济学家和其他社会科学家提供了新的工具包。许多“复杂适应系统”的技术来自于对其他复杂自适应系统的研究,例如物理学,生物学或计算机科学。最重要的两项技术是网络分析和“基于代理的”(agent-based)计算机仿真。复杂经济学家也越来越多地使用机器学习和大数据技术。这些开辟了新的途径,可以从数据中更好地了解经济,对其进行建模和仿真。政府决策者(比如中央银行、财政部)和公司都对这些新技术越来越感兴趣。

新京报:你在《财富的起源》中文版序中特意提及全球气候变暖问题。这恰好也是复杂经济学奠基人布莱恩·阿瑟对未来的最大担忧。为什么经济学家如此关心环境气候问题?复杂经济学会对此有帮助吗?

拜因霍克:这个问题对我而言是非常私人化的。科学告诉我们2050年世界将由于气候问题面临重大灾难,届时我的孩子将与我现在的年龄相仿。我认为复杂经济学会对改善气候问题有所帮助,因为经济的复杂系统是嵌入在“环境”这个更大的复杂系统之中。了解这两个复杂系统如何相互作用至关重要。另外,我们知道解决气候变化将需要经济上的巨变和创新。如何向零碳经济过渡是一个动态的问题,在过渡过程中存在许多不确定性,我们将必须进行试验并逐步演进。相对于传统经济学中的静态的、利润最大化的方法,复杂经济学为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更深入的思考。这项工作是我们研究所和许多决策者的当务之急。

新京报:一些学者认为,相比其他的经济学理论,复杂经济学最好地解释了中国几十年来的经济腾飞。你认同吗?从复杂经济学的视角,中国经济的未来最需要关注哪些方面?

拜因霍克:财富与发展来自不断发展的合作、演进与知识网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经济改革将这三个因素结合在一起,使中国经济拥有更强的开放性、灵活性和适应性,实现了对知识和教育的重大投资。复杂经济学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中国经济改革为何会如此成功。

所有经济体都有短期的起伏。展望未来,中国经济面临三大挑战:首先,中国如何从遵循既定的工业化道路转变为制定新的创新化道路;其次,中国如何确保经济增长覆盖地域和人口范围;最后,中国如何迅速转变为零碳经济并引领零碳经济,这不仅是中国也是全世界面临的关键挑战。

撰文/新京报记者 李永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