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中国生物医药的“历史性时刻”!中国自主研发抗癌新药获批在美上市

原标题:这是中国生物医药的“历史性时刻”!中国自主研发抗癌新药获批在美上市

11月15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宣布,中国企业百济神州自主研发的抗癌新药“泽布替尼”,以突破性疗法身份,优先审评获准上市。随后,百济神州也发布公告确认此事。这是中国生物医药的“历史性时刻”。

这意味着,泽布替尼成为第一款完全由中国企业自主研发、在国外获准上市的抗癌新药。同时,这也是百济神州首款获批的自主研发产品。

在泽布替尼获批之前,中国抗癌新药只能依赖进口。泽布替尼打破了这一局面,它完全由百济神州的科学家团队自主研发,诞生在百济神州位于北京昌平生命科学园的研发中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本土原研抗癌新药,而此药又是用来治疗全球范围内发病率增速最快的恶性肿瘤之一——淋巴瘤的。

淋巴瘤是原发于淋巴结或其他淋巴组织的恶性肿瘤,是我国常见的十大恶性肿瘤之一,号称人类隐形杀手。泽布替尼是一款新型强效BTK抑制剂,用于最为棘手的复发/难治性套细胞淋巴瘤的治疗,目前正作为单药或与其他疗法联合用药,在多种淋巴瘤治疗中开展临床试验。

百济神州是一家植根于中国的全球性商业化生物医药公司,联合创始人王晓东为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要给中国人做最好的抗癌药,同时也要作为中国人给全世界做最好的抗癌药",这是王晓东创立百济神州的初心。

他以科学家的身份创办企业,兼具科学家和创业家两重身份。但他内心仍然坚定地认为自己还是一个科学家。

他在亚布力年会上曾说,作为科学家,如果你感受过在科学实验台上看到科学发现的这个时刻带给你的震撼,那么其他任何奖励都会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并且,这种感觉会像非常强烈的兴奋剂,让你永远想要去追求它。

在他看来,研究创新药其实跟科研是一样的,要永远不停地创新。

近日,高瓴资本对话王晓东,对话中王晓东分享了自己创办百济神州的经历和心路历程。他的自我剖白和人生经验或许能使大家对他及百济神州有更深的认识,从而带来更深的思考。

Question:哪个Moment,让您产生了想要创业的念头?

王晓东:我的创业历程受到了我的导师和系主任的很大影响。

第一次创业是在2004年,当时的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系主任曾经有过切身的创业经历,因此在教导我们的时候就提出一个理念:“生物化学仅仅做研究是不够的,不光要发文章,还要做出能够在社会上有实际应用的成果。”所以当时我和同事们在诱导细胞凋亡上取得一些研究成果之后,就想着成立一个公司,之后就去湾区找了一个投资人来一起合作。这是我在达拉斯做的第一个公司,到2008年还没有足够的进展,最后也就失败了。虽然现在回头看,这个项目和想法还是不错的,后来也有一些其他生物技术公司和制药公司在这个方向上继续研究,但是我的第一次创业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在我心里也是留下了一些遗憾,这个过程中也学到了很多经验和教训,为之后成功创立百济神州打下了基础。

所以我真正创业的目的,还是希望能够把实验室里取得的成果,变成能够走进医院和家庭的产品,基于科学发展和社会需要结合的交叉点,希望能够为社会带来一些改变。

Question:第一次创业的经历让您学到了什么?

王晓东:首先,创业一定要找好的投资人,这是最关键的,他一定要能够长期持续地支持你,高瓴正是这样的投资人。其次,制药行业有着非常复杂的长产业链,在这个过程中,每个环节都需要非常专业的人士。如果在创业的时候没有经验,或者很多环节不熟悉,尤其在重要的关键环节有所缺位,失败的可能性非常会非常大。

Question:哪个Moment,是您最孤独的时刻?

王晓东:我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我也很有资格来回答。做科研就是一个永远孤独的过程,科学家做科研,就是要找到人类社会的科学发展还没有解决的问题,就是要找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首先你要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问题,然后解决这个问题的对策也没人研究过,没有人能给你提供现成答案甚至是参考思路,这意味着你失败的几率会非常大。

所以对一个科学家来讲,最重要的心理训练就是如何面对失败,如何一个人走过这样孤独的历程。我在这个领域做了几十年科研,用现在比较时髦的话来讲就是,我会非常的“佛系”,或者是道家的无为无求的这种心态,那是必须要有的。如果功利性很强,或者很容易被情绪所左右,那是做不了科学的。

如果说孤独的话,我们永远都是在孤独的过程中前行。这个孤独是个人的选择,也是一个人“享受人生”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所以孤独对我们来讲不是个贬义词。如果一个科学家不孤独,大家去哪他也去哪,那这个人肯定不是科学家。

Question: 哪个Moment,是您最幸福的时刻?

王晓东:对科学家来讲,最幸福的时刻就是你经历了很多次失败以后,你终于找到了正确的路,这样一个时刻就是你和上帝对话的时刻,发现了自然界的奥秘,这个秘密是只有你和上帝知道的,所以那时候我的快乐是无以言表的。

但是其实这个时刻,对任何一个科学家来讲,他可能一生中就那么一次,那平常的日子要怎么过呢?虽然这种灵光乍现的时刻不是天天有,但是我们在寻求真理的过程中不断会有小的进展,每个小的进展也会是一个非常幸福的时刻,要学会享受这些美好的瞬间。

Question: 您如何看待家庭和工作的关系呢?

王晓东:我经常讲,成为一个科学家最重要的条件是什么?是找到一个理解你的伴侣,这是最重要的。因为我觉得,任何为人类社会进步作出巨大贡献的事情,都不是常人能干的事,这跟我们说的“小确幸”是冲突的,所以家人的理解非常重要。创业也是一个非常长期的过程,这是对体力和智力的双重考验,这不是一个百米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需要供给站和陪跑者,那家庭就是身体和心灵上最重要的港湾。

有时候我们穿着燕尾服站在领奖台上镁光灯下,拿着奖金和奖牌,那个时候对我本人来说并不是最快乐的时刻,而是让我们家庭成员感到快乐和荣耀的时刻,让他们知道我在做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因为科学家的工作性质是没有人能理解的,包括你的家人甚至你的同行,所以我总是对理解我的家人心怀感激。

Question:从科学家到创业家,您有什么变化吗?

王晓东:我内心坚定认为自己还是一个科学家。人生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做的,有些事情是可做可不做的,有些事情是自己非常想要去做的,对我来说,科学方面的事情是能够让我内心发热的:找到新的科学问题,有了新的科学发现,向全世界分享我的科学成果,这是我最喜欢的事情。那么在创业的过程中,我很欣慰的是,在百济神州我和我的partner非常互补且相互信任,在企业管理方面他承担的比我更多。

那在做了企业之后,我个人的变化有两个方面。

首先是眼界的扩大。做科学是要聚焦问题,你的眼界相对狭窄所以你能看到更深,才能解决问题。但是做企业需要你看得更广,而且问题会不断地变化,就像过去几年中国医药界也在不断地发展变化,你也要不断调整自己适应社会发展来把事情做成,所以眼光需要更宽。那可能相应的,对实验室的问题能够聚焦的程度和对细节的了解程度都会要打一些折扣。

另一个就是平衡,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总是有限的,在什么阶段要如何分配时间和精力对每个人来讲都是挑战,我也是每天生活在这种平衡的过程中。当然,最关键的一点还是大家要朝前看,一天过去了就要把目光放在崭新的一天上,没有这样的心态和素质的话,你也做不了那么多东西。

Question: 如果您有一台时光穿梭机,您是希望回到过去某个Moment,还是穿越到未来某个Moment,为什么?

王晓东:我是一个佛系的科学家,我坚信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刻。我们的现在,是我们过去所有的选择所造就的,也就意味着我们曾经放弃了一些东西,那如果你总是去想我放弃了什么,如果我选择了我当时放弃的路,现在会不会有所改变等等,我觉得这是人类不幸福的最大来源,所以不要去想以前,现在就是最好的。

来源:投资界、高瓴资本

媒体合作及文章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