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智障女孩8个月2次怀孕:嫌疑人上门殴打,为何人渣如此嚣张?

原标题:12岁智障女孩8个月2次怀孕:嫌疑人上门殴打,为何人渣如此嚣张?

有媒体报道,11月14日,在广东茂名。8个月内,一名12岁智障女孩,遭多次性侵后,第二次怀孕。亲属称“第一次”怀孕,系多人先后侵犯的结果,只有一位80多岁老人“承认”,另一位嫌疑人曾上门殴打女孩。目前,警方正在侦查,家属已决定让女孩“第二次流产”。

就事论事,发生这样的“惨剧”,总让人感到些许愤怒。一个12岁的智障女孩,本来已经足够不幸。可是,当“人渣们”的咸猪手集体伸向她时,可谓称得上“人间之悲”。她本来已经不太可能有“正常人”的未来,但是,在遭遇这样的残酷无情后,可能从此真的难有希望。

因为,对于一个女孩儿,“智障”,“被强奸”,任何一个标签拿出来,都足以压垮她的人生。所以,当两个标签一起共振时,就代表被碾碎,被毁灭。只是,在面对现实时,无论怎样,都不能屈服,因为,在“邪恶与正义”之间,总是此消彼长。

于此,要想让更多的少女不被邪恶侵蚀,就要从这样的悲剧中,寻找希望。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关乎幼女被侵犯的事情,应该并不少。但是,基于幼女的反抗性较差,以及国内性教育的羸弱,很多时候,就算被侵犯,也很难留证。这导致,很多家长即便发现自己的孩子被侵犯,也很难伸张正义。

并且,在固有的耻感文化下,如果没有绝对性的证据,一般家长不会冒险将事情搞得沸沸扬扬。这导致,被隐忍的性侵悲剧,应该有很多。由此,也能想到,为何“嫌疑人”会嚣张到上门殴打女孩的地步。说到底,“受害者”弱势,依然是性侵案中难以回避的现实。

不过,既然“12岁智障女孩8个月2次怀孕”的触目现实已经发酵起来,就代表她的正义已经在半路上。因为,跟她一样的幼女还很多,她们的现在如果都不能被保护,又怎能希冀她们的未来得到加持呢?所以,在这样的残酷现实下,对于“人渣们”的处置,必定要“见光死”。

是的,智障女孩更易受到性侵,这其中最大的恶,缘于人们对于“智障者”的轻视。一方面,“人渣们”觉得智障女孩脑子不灵光,侵犯也不会反抗,而且容易诱导;一方面,作为智障女孩的家属,会因为孩子的天生缺陷,表现出不重视的样子。

总之,在这种结构性的逻辑下,“智障女孩”就成为人渣们的玩物儿。事实上,以医学常识来衡量,一个女性怀孕,其实并不容易。一般来讲,平均的怀孕周期(以每周发生2次关系频率),也需要平均四个月才能受孕。所以,“12岁智障女孩8个月2次怀孕”,显然,被性侵的次数并不少。

所以,以怀孕的绝对次数,推测性侵的绝对次数,显然有些不合理。并且,我们也要知道,12岁的女孩,并不是怀孕的绝佳年龄,这就更加让“性侵的次数”变得可观起来。由此,对于“12岁智障女孩8个月2次怀孕”的事实,其过程的残酷,可能不可想象。

当然,“12岁智障女孩8个月2次怀孕”,这反映出的是“监护人的原罪”。我们试想,如果性侵者在施暴的过程中,有采取避孕措施,是不是女孩就更没有办法伸张正义。于此,对于怀孕的事实,即是“痛楚”,也是“希望”。

只是,据媒体报道,“12岁智障女孩”的父母也有智力障碍,这种时候“监护人的原罪”怎么算,着实也是一个问题。但是,这却反映出,“智障者”在我们的生活中,确实难有尊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法理秩序只能确保生命安全。至于,细微处的尊严,很难落实到位。

于此,对于人渣们而言,可能在侵犯12岁智障女孩的时候,就已经想到“智障人家好欺负”。于此,在事发后,才会显得嚣张跋扈。坦白讲,要是受害者的家属精明能干,想必嫌疑人也不会如此嚣张。总之,所有的原罪归结到最后,就是“智障的原罪”。

不得不承认,“嫌疑人的嚣张”缘于“性侵的认证”必须绝对化,直白地讲,就是私密处必须留下侵犯者的“DNA”(体液)。可是,对于一个12岁的智障女孩来讲,如果不是自己的“肚子举证”,可能,被侵犯的事实,永远地被掩埋在“智障的记忆”中。

过去,人们把性侵的多半责任,归于“受害者原罪”,可是,在面对12岁的智障女孩,这样的逻辑显然不攻自破。并且,我们可以试想,能对一个12岁智障女孩下手的侵犯者,可能本身的生活也并不顺畅。因为,但凡有正常家庭的人,是不会做出这样恶性的行为。

当然,人性之险恶,历来无法估量。不过,既然有怀孕的证据,那么人渣的现形就不会太远。并且,以现在的生物技术,通过DNA追踪嫌疑人,可能只是时间问题。但是,对于“人渣们”的追问,或许一切才刚刚开始。因为,他们的“恶如尖刀”,必须就地“熔铸”。

说到底,就是对于侵犯幼女的“人渣们”要“零容忍”。并且,只要查到确切的证据,就无关女孩的意愿。只有如此,幼女们的人生,才能有未来。要不然,在幼小的心灵中,就埋下恶毒的种子,那么她们的未来必然没有希望。

并且,要知道性侵多半源于熟人,遭受性侵时如何应对,教育中并没有指明。甚至,在一个谈性色变的环境里,性侵都是潜藏在日常里,但却不被有效惩罚。无论是媒体,还是周邻,都不会太关注受害者的“死活”,并且谈起性侵过程,就如碾死一只蚊子一样,轻描淡写。

而回到“12岁智障女孩8个月2次怀孕”的事情上,可能最有力量的,还是女孩自身的子宫生殖力量。因为,谁都清楚,如果她不怀孕,可能人渣们永远不会浮出水面。可是,让人感到悖论的是,这样的伸张正义,同时也是对女孩的一种毁灭,着实值得深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