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疆时空】韩周敬 | 越南阮代政区区块相关语汇考释

原标题:【边疆时空】韩周敬 | 越南阮代政区区块相关语汇考释

作者简介

韩周敬

广西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博士后,历史学博士,研究方向为越南古代史、越中关系史,主持国家社科基金一项,发表论文三十多篇。

摘要:明命十三年(1832)改革之后,阮朝建立行省制。明命十五年(1834)又将全国划分为南圻、北圻和直畿区。从南北河、南北城到南北圻,不只是名称的更演,还体现区域性质和地理空间的转变。如果说南北城的设置是统一甫定后的权宜措置,是地方分权偏重时期的政治地理区划;南北圻则是国势安稳时的从容规划,其时的中央-地方关系态势已经不同于前。由南北城到南北圻的名称上的转变,实际上代表了阮朝对地方的统治方式由专阃向经制的转变。

关键词:越南;阮代;区块结构;三圻

在阮朝建立的第六年(1808),嘉隆帝阮福映在越南全境建立了“一京二城”政区区块结构,此结构由富春京畿区、北城和嘉定城组成,并一直持续到明命十二年(1831)。18311832年明命政区改革之后,阮朝在全部境域内建立了省制,一京二城的区块结构消亡。在明命十三年(1832)改省之后,直至明命十五年(1834),这短暂的期间没有进行区块划分。明命十五年(1834),分定广南、广义为南直,广治、广平为北直,平定至平顺为左畿,河静至清葩为右畿,边和至河仙为南圻,宁平至谅山为北圻,对诸省又一次进行了区块分划,笔者将之称为两圻一带两圻即南圻和北圻,一带即南直、北直和左畿、右畿,笔者之所以将直畿区命名为一带,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

第一、明命时确曾把南、北二圻之外的越南国土,称为中间一带明命十八年(1837)观舆地图,论全国地势:本国惟南北两圻,封域广大,余中间一带,依山傍海,人居者少。朕尝阅北国地图,一县至二万民,虽我国承天全辖,亦不足比北国一县之地也。第二、越南在西山朝之后,区块基本都呈三分之形,以中部为中心区,南北为边缘区,南北区块的通名一般相同,中部则有别,前者笔者将嘉隆、明命时期的区块命名为一京二城,故而为了达到一个较为规整的论述效果,在此亦以的思路,将明命改革后的区块命名为两圻一带

“两圻一带”的地域划分,成为此后“三圻”称谓生发的直接来源,“三圻”称谓的产生,是通过“中间一带”向“中圻”的转变而实现的。对于“三圻”所覆盖的地域,西人也有相应的语汇,即“东京”、“安南”、“交趾支那”,这两种语汇构成了东西方两种不同的政治地理话语体系,并在法国占领之后逐渐合流。需要注意的是,虽然两种语汇在最终结果上是同构对应的,但这并非历来如此,而是经过了一个语义的演变过程。

学者们曾对上述某些词汇进行过考释,如安东尼﹒瑞德对“交趾支那”语义的辨析,就十分精辟。但对于这些语汇的系统性考释工作,笔者尚未得见,这也成为本文的撰写初衷。本文题目中之所以不使用“阮朝”,而使用“阮代”,是因为阮朝只是1802-1945年间阮氏王朝的称谓,而从境域离析的客观历史来看,南圻和北圻在十九世纪后半叶相继沦入法人之手,不再属于阮氏王朝,因而“阮朝”之称不再适用于指称整个越南境域。笔者使用“阮代”,意指相当于阮朝时代的这段时期,在意涵上将法属时期也包含在内,从而也就避免了称谓不对称的问题。

一、从南、北河到南、北圻

在越南近世历史中,由于郑主和阮主的对峙,形成了南-北两大区块,即内路外路,又称为南河北河,这是一种南北二分法。从那之后,经历了西山和阮朝的三分,至二战后又回归到南北二分,越共统一后,国土又被分为南、中、北三个部分。在这期间,的语义本身以及指涉范围,都发生了改变,因此有必要对之进行一一辨析。

南、北河是以罗河为限的,罗河又叫(氵灵)”,《嘉定城通志》载:时以布政州(氵灵)江以南为南河,以北为北河。罗河以南为南河地区,相当于阮主的辖境,如《大南寔录》载:臣闻南河上下辑睦,兵甲精强,不可轻动也。《大越史记全书》载:领属将十八员直抵乂安南河地方,进讨顺化。北河即罗河以北地区,相当于郑主的辖境,如《大南寔录》载:乂安七县复归北河。南河与北河所继承的政治遗产和区划风格都是不同的,由于北河为后黎故地,郑主对原有的行政机构和文物制度都进行了保留,其高层政区为;南河是新辟不久之地,阮主为了维持其政权的独立性,对后黎的措置进行了改革和创制,其高层政区为

北城,原只指升龙城这一北河重地,直到阮惠统一北河地区,欲以重臣专阃,代为统治,以为缓冲,北城的涵义始见张大,其境域逐渐覆盖了十四镇之地。阮朝建立后,剥去清华内、清华外和乂安镇,原西山北城区域惟余十一镇。在此十一镇的基础上,阮朝再次设置北城以董理之。故而,此时北城的地域内涵与西山时期相比,已经变小。南城,即嘉定城,因为北有北城,故而史籍与之对言为南城在西山的三分统治中,南城之地,系东定王阮文侣所管,但不久之后就被旧阮王孙阮福映攻占,成为反击西山新阮的基地。阮朝建立之后,出于控御边方的需要,派遣重臣镇守此地,以嘉定镇为中心,统领藩镇营、镇边营、永镇营、镇定营和河仙镇。1808年嘉定城建立之后,诸营更名为,境域未有变更。

北圻即原北城十一镇地区和原清平道之地,经历分划之后,包括河内、南定、海阳、山西、北宁、兴化、宣光、太原、广安、谅山、宁平、兴安、宁平十三省,改称北圻需要注意的是,阮朝的北城只管理清平道的兵籍,其行政事务则归清化管辖,在划分北圻时,才将已经由清平道改定的宁平省,归入北圻。划分北圻后,原作为正式政区名称的北城,不再使用。南圻,即原嘉定城之地。在1832年改革之后,在原嘉定城之地建立了藩安、边和、永清、定祥、河仙和安江六省。其地域基本与嘉定城重合。

从南北河、南北城到南北圻,不只是名称的更演,还体现两个方面的改变:

第一、在区域性质上,由国家而变为政区区块,再变为对诸省集聚区的指代称谓。前文已言,南、北河时期,南方和北方实际上各为一国,这种南北关系是一种割据性的对峙关系;南、北城则是在统一的中央集权下大臣代镇边方的机构,它们都是一种政区区块;南、北圻则是对于诸省覆盖地域的一种地理性指代,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只具备地理涵义。

第二、在地理空间上,体现了一个指涉的境域逐渐变化的过程。南、北河分别覆盖了罗河南北地区,以上文所言一京二城时期的境域为参照,南河除了包括南城之地外,还包括富春京畿区的南部;北河除了包括北城之地外,还包括富春京畿区的北部。而南圻只包括原来的南城之地,北圻则比北城稍有扩大,将原属于富春京畿区的宁平之地囊括进来。指涉境域的范围,可以概括为:局部有扩大,整体在收缩。南北的收缩,使中间的境域空了出来,如此一来,就为富春京畿区的创设,奠定了空间基础。

如果说南北城的设置是统一甫定后的权宜措置,是地方分权偏重时期的政治地理区划;南北圻则是国势安稳时的从容规划,其时的中央-地方关系态势已经不同于前。南北圻的分划基础,是明命十三年(1832)改革后建立的省制,省制的建立也瓦解了一京二城体制。虽然省是明命改革的产物,但的替代物并非省,而是直畿直畿即南、北直和左、右畿区,即南、北二圻;的替代物才是省。南北城时期,都有大员专镇,威权极盛,其下诸镇为其下属政区单位;南北圻时期,北城原内五、外六十一镇经历析并和更名,变为河内、南定等十三省,南城四营二镇则变为六省。南、北圻只是这些省域的统称,中并无大员专阃,因而也就没有代镇机构,是以和诸省之间不像先前的之间那样,具备行政统属关系。

由南北城到南北圻的名称上的转变,实际上代表了阮朝对地方的统治方式由专阃向经制的转变。两圻一带区块和一京二城不同。首先,从分割依据上来看,尽管两种区块都是以特定的自然环境为依托,秉承着一定的政治目的,按照统治者的主观意志来划定的,但一京二城体制与一竹杠抬两箕的自然分区更加契合,两圻一带将宁平之地纳入北圻,体现了一种犬牙相制的划界思路。其次,从区块地位来看,一京二城是对中央权力的分割,二城的独立地位比较明显。但直畿区和二圻的划分,是在废城置省,使得中央获得了直接控制地方的权力之后进行的,直畿区和二圻,与其说是现实政治过程在地理上的落实,不如说是一种基于历史惯性的地理行为。

二、从中间一带中圻

前文已言及明命帝曾言之中间一带,就地区而言,包括三类京师、南北直和左右畿地区;就省而言,包括承天府,及广平、广治、广南、广义、宁平、清华、乂安、平定、富安、庆和、平顺十一省。对这块地区,今人又习称为中圻对于中圻一词的出现时间,目前说法不一,有的认为是明命十五年(1834)划分的,如潘金娥认为:1834年,阮朝皇帝阮福晈将越南分为北圻、中圻和南圻。另一种看法认为是法属时期划分的,如禾圃言:自大法国南来后,而中圻二字之名始出现。陈重金述及法人在越南的活动时说:甲申年即1884年缔结的合约,是顺化朝廷和法国所签订的接受法国保护,并把国家分为中圻和北圻两个区域的合约。这种说法较为流行。第三种说法见于李文雄《越南杂记》,嘉隆分全国为四圻三十省,即左、右、南、北四圻,一八三二年明命皇废去总镇,将全国分为南、中、北三圻

笔者认为三种看法都可商榷。第一种看法的根据,应是上引《大南寔录》中明命分全国为京师、南北直、左右畿以及南北圻的记载,也许是因为看到南、北二圻被划分出来,就将京师和直畿区自动的对应为中圻事实上,在整个明命时代的《寔录》资料中,都没有出现过中圻字样,在言及此块区域时,都是分京师和直畿来叙述的。不独明命当朝,在他之后的诸帝《寔录》中,亦是采用相同的叙事格局。直到1889年成泰元年,才首次出现了中圻字样,对此,《大南寔录》有载:中圻积瘼尤甚,凡事愿惜民财力。此条为阮朝辅政府和机密院奏表的原文照录,并非后世追记。此后,中圻一词始频繁出现于《寔录》中,如存中圻、北圻货物往外国出港往外国者,各照商政定额收税中圻十三省等。

第二种看法的根据,应是《第一次顺化条约》,法国将在越南不同区域分别设官。《第一次顺化条约》有汉文和法文两种版本,《大南寔录》记载的汉文本并未载中圻字样,中圻所代表的地带,其地界自夹南圻边和以北,至夹北圻宁平省,只以大南国称之。法文本中也未出现“TrungKy”中圻)字样,而只是相应的称呼为“Annam”

第三种看法,应是杂糅了明命十三年(1832)和明命十五年(1834)史事的结果。总镇的废除是在1832年,在废除总镇的同时建立行省,但没有立刻划分南、北圻等区块,而是在两年之后的1834年才着手划分。

此外,虽然三种说法在中圻产生的具体时间上有分歧,但从叙述逻辑中可以看出,他们都认为三圻是同步产生的。实则在笔者看来,三圻的产生时间并不同步,而是很可能有先后顺序,具体而言:南圻北圻称谓作为正式的区块名称,于明命十五年(1834)年率先出现,当时所谓中圻指涉的那部分地区,也明文规定,分称为京师南直北直左畿右畿,并不叫中圻反之,如果当时已有中圻名号,那他大可直接运用,而不必分区指类、舍简就繁。从政区名称的层次和类别来看,与政治中心接近的地区,往往有特出的名字。这也是因为首都所在之地,事体不同,不能一概以一名称之;南北二地,则事体接近,故可有通名。故而明命十五年(1834)区块初分时,共有中间一带、南圻、北圻三大部分,其实是京、直、畿、圻四大圈层。

南圻北圻行用一段时间后,出于方便性的考虑,势必会在对中间一带的称谓上,创立一个对称的名字,这也许就是中圻一词的产生理路。李文雄也认为中圻系由原京畿改称的。笔者之所以作此推绎,还有一条间接史料。《大南寔录》载嗣德二十四年(1871)黄佐炎与黎峻上勘定北圻乱象事宜表,其中有清客投寓北圻,较诸圻为最之语。诸圻,在表示数量词,常意为众多,《洪武正韵》即言:凡众也。从两人将北圻与诸圻的比较来看,似乎当时不只有北圻和南圻这种两圻之分,很可能中间直畿地区也已经被称为中圻。进一步讲,如果当时出现了中圻的称谓,也只是一种俗称,因为第一、《寔录》在很长时间内都没有明确出现中圻的提法;第二、中圻所指代的地区,有其明确的界定术语。

除了与南圻北圻对称外,中圻的产生,大概与之发音也有关系。在史料中,左畿右畿又被称为左圻右圻,这应是因为圻与畿,越音读KY相同的缘故,同理,中圻可能系由中畿音变而来。中畿即中间一带的直畿区,其地位是高于南圻和北圻的,因此越人本不可能将之降格称谓,但为了方便起见,还是在俗称中进行使用了。

正是因为是俗称,所以在正式的官方史料中,很长时间内都未出现中圻从文献所反映出来的情况看,即便是在接受法国保护一段时间之内,仍未使用中圻的概念。至同庆年间编撰《同庆地舆志》,据山本达郎描述,他所见到的版本中有中圻地舆字样,但未说明中圻字样是当时所有还是后人所加,笔者未曾亲见这个版本,但在同庆时期的《大南会典事例续编》中,涉及中部地区时,仍用左右直畿之名,不用中圻。同样是成书于同庆时期的《大南国疆界汇编》,也用左、右直、左、右畿等术语,不用中圻。笔者并非想否定山本氏的说法,而是在强调此时的正式文书中,仍是以直畿区来指涉中部。根据目前的资料,笔者可以确定的是,在同庆之后的成泰元年(1889),中圻开始在官方正式文书中出现。需要注意的是,在此后中圻行用的同时,直畿称谓亦在文书中并行,这种例子在《大南寔录》第六纪附编和第七纪中俯拾皆是,兹不赘叙。

为何中圻会在成泰年间正式见诸官方文书呢?笔者认为应当与法国保护力度的加深有关。1884年法国保护之后,将越南三部分别称为东京、安南和交趾支那,在越人的语境中,交趾支那仍旧为南圻,东京亦循称北圻,被法人称为安南的中间部分,越人常自称为本国辖。但随着同庆时期与法人合作的加深,南圻已经称为殖民地,北圻的地位也越来越被侵蚀,在南北不保的情况下,中部地区也逐渐失去了使之自高的参照坐标。再者,此前京师南直北直左畿右畿,只是分指某地的语汇,如需提及中部全境,则需将五者综合连用,方才达意,胥属麻烦,因而也需要提出一个便捷简明的概念,来应对日常的行政事务,原来作为俗称的中圻一词,正好符合这种定位,因此才被用于正式文书中。

成泰元年(1889中圻一词行用之后,此后的各类官私书籍,都开始进行沿用。《大南寔录》中此类例子极多。《大南一统志》维新本专门附有中圻地图,其凡例也载:一中圻气候,均是地邻温带,无甚悬殊,惟左圻距赤道较近,稍有异耳。《南国地舆》载:近来分为北、中、南三圻……中圻自清化至平顺十二省。《中学越史撮要》载:其经理我南,分三处:别管南圻,属嘉定统督……清化以南至平顺,号中圻,属驻京钦使……宁平以北至谅山,号北圻,属驻河统使。1909年高春育等翻译的法国学者迷芃的《安南初学史》载:大法保护东洋之政,随地异施,不胶于一,其在中圻则南皇帝总统治之权,照从一千八百八十四年合约也。南圻则南人实得参预政权。北圻则斟酌于斯二者,与中圻异,而与南圻亦不尽同也。由于这几部书的作者,都是一时之选,他们都以南中北圻三圻格局来论述前事,对当时和后世影响颇大,成为后来越人追述前事时、不分历史场域之滥觞。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高春育所编维新本《大南一统志》中纳入中圻术语,但在同书所附他撰写的奏表中,又绝口不言中圻,只以直畿一词与南北二圻对举,这表明在此时阮朝大员的眼中,所谓中圻,仍非正式的政区名称,而只是对直畿地区的便宜称呼而已。中圻行用之后,与南圻北圻并成三圻,世人也开始用三圻来指代越南阮朝后期的地理区块。有时三圻又被称为全圻,如《大南一统志》维新本附有一幅全圻图,即覆盖了越南三圻全境。字是具有明显的政治地理意味的,其中所包含的集权意味十分明显,《周礼》:万千里曰王圻。明命设置南、北圻,是在取消南、北二城之后,在总镇制度执行时期,这一概念就不合时宜,因为当时南、北二城尤其是南城,独立性较为明显。取消总镇制,代之以行省制,这可以看作是直、畿的扩大化,但因为地域的差异,故而名之为。总之,阮朝后期将王畿与南北圻平级而称,应在安南保护国建立之后,反映了阮朝的暮气已深、难有作为。

三、三圻的其它称谓辨析

对于北圻、中圻和南圻,西人对应的称为东京、安南和交趾支那,这三者可谓是西人语汇的三圻在阮朝后期的官方文书中这三者也被采纳。它们各自的语义经过了变迁,前后指涉的地域范围也有盈缩。而对于东京、安南和交趾支那所组成的地域,越人又总名之为东洋,后又改称东法,名称的变更,体现了越人地理视野的拓展和对法国依存程度的加深。笔者试在此对东京、安南和交趾支那这三个称谓,一一进行辨析。

东京(Tonkin):西方人以此来称呼此红河平原以及清乂地区,在16世纪晚期,Nola Cooke言:在十六世纪晚期,葡萄牙人从中国南方水手的口中听到此词,并将其译为‘Tonkin’,尽管我们稍后所使用的英语拼写与原本的越语读音相近。亚历山大·罗德认为:

东京是中国人起的名称,如同北京、南京一样。东京并不在当时中国的东部,而是在其南部。由于中华帝国的疆域过去一直延伸到老挝与泰国以远,所以位于中国西部的所有省份均称此地为东京

事实上,罗德的说法有误,东京并非中国人所起,而是越南后黎朝黎太祖时期出现的。据《大越史记全书》载,黎太祖顺天三年(1430改东都为东京,西都为西京,而东都一词,则起于胡朝在清化建立西都城,并九真、爱州三辅,号为西都,原来的陈朝旧都升龙改称为东都。在此后长达两百年的历史中,东西都构成了越南政治地理上的东-西并立型都城格局,深刻影响了同代的政治走向。但与西京屡次迁徙不同,东京的地理位置基本不变,且政区圈层十分完整,因此在后黎朝时期平辰则都升龙,有事则如清化,东京才是恒常的政治中心所在。

东京这一地理概念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上讲,是以升龙为核心、边镇为藩篱的政治控制区,西方传教士无疑指的是广义的东京。狭义是指黎皇郑王所居住之王府。陈荆和认为:所谓东京或升龙之名应指示前者,即黎王、郑氏所居之王府;而俗名Ke-cho所指之范围应限于后者指陋屋群。从十七世纪开始西方人开始习用该词,来称呼清--静以北的大越国土,这片区域在1590年代至1780年代由郑主以黎皇的名义进行统治。法国人到来之后,在此地设置东京驻扎官和各省驻扎官,即越人所言之北圻统使和各省公使。

安南(Annam):该词很可能沿用自中国对古代越南的称呼。亚历山大罗德和百多禄编撰的辞典,都用了安南一词为名。亚历山大﹒罗德所绘制的地图,就是以安南命名的,地图中又分为东京和交趾支那两大部分,东京省也被称为安南,这是今天东京与交趾支那王国共有的名称。在ChristoforoBorri之前,交趾支那指代的是安南全域,1622年之后才用来指代南方,这也意味着东京做为一个地区的专称,在当时已经进入西方人的视野,故而才有将两地区别称呼的必要。1650年亚历山大﹒罗德地图所采用的交趾支那概念,是已经过Borri修正之后的。在当时的西方人眼里,东京和交趾支那是两个国家,但亚历山大﹒罗德无疑对这片土地的本质理解得更为深刻,这从他以安南命名地图可以知道。

安南做为中国对古代越南的称呼,一直持续到嘉隆元年(1802)改称越南,此时距西方人使用安南也已有150余年,这个概念根深蒂固。法人占领南圻和北圻后,原有安南国号的覆盖范围,从南北全境缩减至中部地带,但安南国号仍在沿用,这就如中国之宋朝退至淮南但仍称为一样。《第一次顺化条约》后,法国人设置东京-安南统使。今人言及法属越南三部,都只是从地理上而言,但从政治性质上,三者是不同的,安南仍是一个国家,同印度支那联邦的另外两个国家柬埔寨和老挝地位平等,交趾支那则是法国殖民地,东京则是属地。

法国侵占越南之前,越南的国号为越南,但法国弃用越南而仍安南,表明其有消解其国家意识之心。岩村成允《安南通史》载:现代之阮王朝立,始改称越南国,半世纪后改称大南国,其后又称安南明峥《越南史略》载:一直到19世纪初,我们的祖国才定名为越南。但是没有多久,法国殖民者就侵入了我国。亡国后,连国号也被统治者删掉。当时人编撰的书籍,如张永记(Truong VinhKy)《安南史记》、西雷内《安南史纲》、迷芃《安南初学史》,也都以安南作为书名。

法人在1883年与越南订立《第一次顺化条约》时,曾规定将原属于安南的平顺地区划归印度支那,但经过阮朝的力争,最终其目的未能达到,在次年订立的《甲申合约》中规定,平顺仍归安南,安南之地南起边和,北至宁平。法国试图将平顺地区从安南抽离出来,附着于交趾支那,其实是有先例的,嘉隆复国时期就很重视平顺在北上路径中的地位,将之隶于嘉定。嘉隆六年(1807),又诏钦差嘉定镇留镇官遥领平顺营,凡平顺营关紧事务,转申嘉定镇留镇官裁理。法国试图并合平顺的举动,也应是出于方便控制的考虑。

虽然法人将中部地区称为安南,但大南中圻等名此时仍在行用,这表明了当时对于术语的界定,在不同人群中有不同的含义。安南在法国的眼中,只是它占领下的越南三个部分之一,尽管各部分权利有差异,但只是统治程度的区别,而非有无统治的区别。因此,受此种政治框架影响的越南人,也进而自觉或不自觉的应用此种概念,又因为已有南圻北圻的术语在,故而顺理成章的将中间一带称为中圻阮朝朝廷本身对安南也没有多少拒斥之意,在《大南寔录》中多次出现以安南自称的记载,如《第六纪附编》载安南十三省之语。

对于以安南称呼本国,曾任保大内阁首相的陈重金相当不满,他撰写的《越南通史》开篇《越南国家》,第一节即论述国号,在陈述国号的历次变更之后,他总结:我国的国号曾经变更过多次,虽然今天我们仍习惯于安南二字,但是因为这两个字包含有臣服于中国的意思,所以我们应该以越南之名来称呼我们的祖国。事实上,安南一词虽然借自中国,但在他生活的阮朝末期,语义背景和指涉范围都已改变,被法国赋予了新的涵义,陈氏做为内外兼修之人,对此不会不知。但他仍旧发此议论,具体原因已经不得而知了。据黎伯草(Le Ba Thao)的说法,越南一词再度出现,用来做为国号,是在194592日胡志明发表的独立宣言之中。

交趾支那(Cochinchina):据学者研究,十六世纪初来到亚洲的葡萄牙人遇到了这个词汇,并用它来指代越南,当时的越南尚为统一的黎朝管辖Tome Pires1515年记载Cauchy Chyna王国位于占婆和中国之间,其所言的交趾支那包含广南及其以北地区。其后,交趾支那所代指的地域缩小,只指南方地区。基斯﹒泰勒认为:“Borri是首个只用交趾支那来指代南方区域,而非越南整体的人。Borri1618-1622年间在交趾支那传教,则以交趾支那指代南方,应至迟在这个时候。葡萄牙人到来后,借用原有词汇东京一词来称呼北方郑氏和莫氏所辖之地,在西方人的眼中,东京包含从北界至河静的地区,交趾支那只用来指代今中部地区。亚历山大罗德所绘制的安南地图上,北部被称为东京,南部被称为交趾支那,此时地图所谓南部,并非今日的南部,而是今日的中部。另外,在其它一些地图上,交趾支那和法属交趾支那,是分别标注的,或许这是为了避免歧义所使用的一种技术手段。Samuel Baron 关于东京的书籍中所包含的地图,也只是东京和广南。Abbe Choisy在其1686130日之日记中叙述交趾支那之疆域,以其北接东京,西连蛮人Kemoi,南至占婆国

交趾支那一词指涉的地域,学者们做过解释。李塔娜言:

还有一点是关于这个地区的欧洲名字交趾支那。后来该词的法文用法,又引起了一些误解。正如鄂卢梭和兰姆所指出的,19世纪中期以前,交趾支那指的是现在的越南中部地区,在这之后则用来指南部地区。

又说:

兰姆在书中第12页写道:Cachao这个葡萄牙语地理名词就是河内,他猜想ChiaoZhiCachao的基础。然而此地更可能是Cacciam(或越南语的KeChiem,即今清井村,当时的广南王就居住在这里。

李文雄《越南杂记》则认为:

古地理志,九真即今中圻清化地,十六世纪时欧人东来,译其名曰Causi,南圻一带地曰扶南,后以印度当面有一小岛曰Causi,为避免误会起见,将越南之九真冠以接近中国之九真,成为Cochinchine名词,南圻在其南,冠以BasseCochinchine名词,法属而后,中圻改名为安南Annam,而Cochinchine乃成为南圻专有名词矣。

安东尼﹒瑞德曾对交趾支那的语义做过详细梳理,对我们厘清该词很有帮助,因此在此全文照录如下:

越南人对这个南方国家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称呼,只是用里路来区分东京的外路。葡萄牙人沿用马来人对越南的称呼交趾Kuchi),然而这个Kuchi与喀拉拉邦(Kerala)的柯枝(Kuchi)不同,因为它离中国近,所以叫做交趾支那(Cochin-China)。而马来名称Kuchi则是渊于中国古老的名称交趾(在广东话以及明朝以前的官话中为Gaozi)或越南语中的对应词“Giao chi”这个南方王国成功的把这个本应是整个国家的名称据为己有,足见其和外国人的交往非常成功。东京是河内的又一个名称,在17世纪时用来指越南北部政权。大部分欧洲人将阮氏王国叫做交趾支那,但荷兰人则叫它(Quinam)。法国人用交趾支那这个名称称呼更南一带的地区,指其在1860年以后得到的湄公河流域,而这个地区在贸易时代还是柬埔寨的领土。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越南入侵柬埔寨时,关于交趾支那的语义,柬埔寨人还有一种饶有趣味的说法。19789月民主柬埔寨外交部发布了《越南侵略和兼并柬埔寨之事实和证据》黑皮书,认为交趾支那这一名称本身便反映了越南侵占它的过程。按照民主柬埔寨的解释,交趾支那是由越语戈、津、辛三个元素组成的,Co)、chin)、xin)的意思分别是姑娘要求,将它们合成一起就是九姑娘要求,意即越南人伪装亲善,搞王室联姻,趁此索取权利,对古代柬埔寨土地鲸吞蚕食,最后使水真腊地区成为越南的版图。笔者认为,考虑到当时的政治背景,此种说法恐是以今带古,有穿凿附会之嫌,因而难以凭信。

四、结论

从南北河、南北城到南北圻,不只是名称的更演,还体现区域性质和地理空间的转变。如果说南北城的设置是统一甫定后的权宜措置,是地方分权偏重时期的政治地理区划;南北圻则是国势安稳时的从容规划,其时的中央-地方关系态势已经不同于前。由南北城到南北圻的名称上的转变,实际上代表了阮朝对地方的统治方式由专阃向经制的转变。三圻的产生时间并不同步,而是很可能有先后顺序,具体而言,南圻北圻称谓作为正式的区块名称,于明命十五年(1834)年率先出现,而中圻做为对中间地带的称谓,可能在嗣德时期就已出现,但只是做为俗称存在,其首次出现在阮朝正式文书中,则要晚至成泰元年(1889)。对于北圻、中圻和南圻,西人对应的称为东京、安南和交趾支那,这三者可谓是西人语汇的三圻它们各自的语义经过了变迁,前后指涉的地域范围也有盈缩最后则与阮朝的政治地理话语合流

【注】文章原载于《越南研究》2019年第1辑。

责编:魏超

声 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文章已获得作者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说明,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