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弃月薪1万前女友,伪精英男的优越感从哪来?

原标题:嫌弃月薪1万前女友,伪精英男的优越感从哪来?

◎王阿姨的名利场

我的约会Excel(2)

想要回顾前几期的小可爱戳这里:

说干就干,我把Excel设置了八列,分为姓名、年龄、本科学校、公司名、公司估值、职位、照片、访谈链接。

列完,我又加上了一些投资机构的同行。

我把表格发给Steven,他夸我说,赞执行力,后面再加一个表情👍。

Steven没有谬赞我,我当即就约了Adam,他跟我同年,去年刚从FA转成买方,进到了跟我们机构差不多知名度的一家VC,职级比我还低一级,是投资经理。

但我真的很久没有在婚恋市场上出手了,我私心想找个难度系数不太大的练练手,找回跟男人互动的手感。

Adam约我在baker&spice吃饭,这是一家小清新中产很爱的轻食店,卖各种东南亚菜和沙拉和面包甜点,看起来逼格很高,但人均消费怎么也不会超过一百块。我经常点这家的外卖。

一个微妙的心理:我真的不想跟男生约会在我平时点外卖吃的餐厅。但半年前,我上一个约会对象知道我出门只打滴滴的专车后表示过惊愕,他说我们一般只有跟客户一起才坐专车,不然就坐快车,毕竟价格差一倍呢。

那个约会对象的年收入大概是我的两倍。

所以我决定放下一些无谓的挑剔。男人的消费观跟女人好像就是有区别。再说,经济不好,baker&spice也行。

我跟Adam几乎是同时到的。Adam穿一身的lululemon,坐下来点了一份鸡肉牛油果沙拉,他问我说,你想吃点什么?

我要了份泰式冬阴功汤粉,想了想,再加了份蛋糕,再想了想,还加了酸奶杯。

Adam说,你胃口真好,我的健身私教在让我减脂,我每天都控制碳水,尽量多摄入优质蛋白。

我嘴上说哈哈哈真克制,心里开始觉得无聊透了,这两年创投圈男性都一股脑开始健身,每天喝蛋白粉晒肌肉量,其实是一种另辟蹊径的炫耀,表现自己虽然既没有暴发户/富二代有钱,却过着一种“健康有品质的生活”。

我跟Adam很顺理成章地聊起今年惨淡的行情。Adam说,其实干我们这一行,不是为了钱,做VC做FA的很多都是家庭条件很不错的,现在这么拼,就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他跟我对视,想要寻求我的认同,说“对吧?”

我心想疯了吗,你当初做FA不就是想挣快钱吗,女生喜欢装自己白富美工作是为了兴趣也就算了,怎么男生都开始凹这个人设。

但我点点头。

为防万一,我想当面确认一下他是真的单身,我说你跟前女友分手后有新情况吗?

Adam说,有过一些date,但都没有定下来。他说,怎么说呢,我觉得男生是时间的朋友,就越老越吃香吧,感觉是女生比较急切。你记得欲望都市第一集吗,男女到了30岁的时候权力大逆转,女生因为择偶期有限,所以花样逼婚,而男生如果事业好的话,真是窗口期无限长。

我心里的os是你事业有很好吗,但为了防止不快,开启了新话题:“那你跟前女友为什么分手呀?”

“她太没有安全感了,总要查我手机,我出差在外晚上她总要跟我视频通话。其实查是没有用的,干我们这行身边到处都是诱惑,你说晚上视频,那我要是中午找人开房她怎么查呢?“

听到这里,我已经脸上很难摆出合适的表情,只得摆出接任务时的倾听状。

Adam继续总结:

“我觉得她没有安全感的来源,是因为她自己毕业后一直拿一万多的薪水,事业没什么起色,所以总觉得跟不上我的脚步了。分手对大家反而都是解脱。”

我后来发现,Adam只不过是金融男的缩影之一:他前女友跟他是大学同学,大学时候大家都是开着100来块钱的如家汉庭的房过来的,这才毕业短短几年,男的也还没飞黄腾达,就开始花样嫌弃了。

虽然我跟他前女友毫无交情,但我真的不想附和他,于是陷入了沉默。

Adam开口说,你晚上有安排吗,我们可以一起看个电影,你搜下最近有什么好片子上映。

我觉得他请我吃饭我请他看电影也正常,我们这代独生子女接受男女平等的教育受得太好了,没想过要占男人金钱上的便宜。我打开购票App,开屏是一个买卖二手车的App,代言人沈腾笑眯眯看着我。

Adam说,这个App的广告最近铺天盖地,但沈腾看着就憋了一肚子坏水,长得就像说啥都在开玩笑,感觉很不适合做sales。

我总算迎来了今晚的第一个轻松时刻,我说哈哈哈哈你还蛮好笑的。

Adam说,我好笑吗?我觉得我是走精英路线的。

我说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更好笑了。

但Adam没有笑。

我终于意识到这个月收入两万的投资经理,是真的觉得自己是精英。

Adam埋头吃沙拉,不再说话,我给自己找台阶下说,最近也没什么好看的电影,哈哈哈哈下次吧。

我们都知道没有下次了。

见完Adam回家,我整个人跟和下轮投资人掰扯了好几个小时条款一样,累到瘫痪。

打开微信,洪瑜已经给我发了三条消息,分别是:

“人怎么样?”

“?”

“??”

洪瑜是我在北京最好的女朋友,也是我工作后第一个mentor。我跟她一起工作三年。所以哪怕我俩已经没有工作关系,她跟我说话还是很像老板对实习生。

不过,也不一定是这层原因,这和她状态也有一定关系。

我怀疑事业女性到最后都会只剩两种状态。

第一种是面对甲方时的“职场状态”,努力提供情绪价值,时刻不忘自己核心目标,反复试探对方底线,努力在对方暴走崩掉的边缘达成“共识”。

第二种是面对非甲方时的“松弛状态”,说话不过脑子,能少说一个字绝对不多说,不然就是不经克制的吐槽倾诉,或者随时闺蜜群里互丢买买买的链接。

洪瑜在我面前永远是第二种。

我以前买过一条一万多的Tiffany项链,洪瑜看到了,随口说她“年轻时”也戴过这条,但她的衣服都是真丝的太贵了,觉得被一万多的项链划伤衣服很不划算。

我当时就翻了记大白眼。

可是我也记得,三年前我跟前男友分手的时候,正是一个项目的交割期,组里其他人都忙得昏天黑地,我在家失魂落魄,洪瑜喊我去她家加班,给我点外卖吃,一边改项目书一边听我叨逼叨我跟前男友的分手过程,凌晨三点,她说你要不在我家次卧睡吧,明天早上我捎你去公司。

是洪瑜把我从那次致命失恋里捞出来的。或许是因为她跟我说,只要你坚持走上坡路,就会遇到更好的更喜欢的。

或许是因为她陪着我吃了一个月的夜宵共计长胖了十八斤,其中90%是我,因为她吃完都会在跑步机上报复性跑个两小时。

或许是因为她家100平米的空旷大客厅和八万多的单人躺椅,让我对爱情之外的生活产生了憧憬。

总之,我好起来了。

虽然洪瑜说话经常不顾及我的感受。

有一次她着急电话会议,借我的AirPods用。一打开盒子一脸嫌恶说,怎么那么脏,你每天戴着这个听歌你不恶心吗?

当时我瞬间有点尴尬。

但她之后会拿酒精棉签,给我仔细地擦干净到每个缝。

我抒情说,你好像我妈。

洪瑜说,求你了,别咒我。

这就是我跟洪瑜关系的缩影。

我老老实实回复她说:“这人不行,条件一般,还特别能装逼。”

“我早就跟你说了,北京正常的单身男都得千里挑一。你有我把关,提升十倍转化率,也得见一百个才能遇到吧。”洪瑜瞬间进入了松弛话痨阶段:“你快说说,怎么装逼了?”

“他跟我晒健身节食,还嫌弃我吃太多。”

“还有呢?”

“我夸他好笑,他说,他明明是走精英路线的,我忍不住说这个更好笑了。”

洪瑜开心完,然后说,做投资的男的哪个不这样,特别甲方,无论拿多少月薪/职级多入门/在老板和其他机构面前多么大气不敢出,只要离开工作环境,都当自己明天就是沈南鹏。

她安慰我说:“没事,只要不是一毕业就结婚的,都市女性都有一箩筐的辛酸约会史。都是吻九十九只癞蛤蟆,才等到最后的青蛙。”

我破罐子破摔说,洪瑜,你要是男的就好了,那我直接找你了。

洪瑜冷静地答,如果我是男的,我为什么要找你呢?

这段话让我想起了陆星沉。

陆星沉是怎么跟我出柜的呢?有一次我一整天都在望京看项目,找他吃午饭。

失恋后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哭天抢地觉得世界上只有前男友这一个男人;第二阶段是开始觉得前男友算个屁不如看看新人;第三阶段是冷静客观复盘也不都是前男友的错甚至有点想回头。

我当时处于第二阶段。

那天中午,阳光均匀铺在陆星沉的鼻梁上,他懒洋洋地低头喝咖啡,我发现他睫毛跟我种完以后差不多长,而且那种柔软、纤细,是我的980种一次的貂毛也不能比的。

他穿着同样质地很柔软的loro piana羊绒衫,袖子挽起来,露出漂亮的小臂线条,我突然很想往他肩上靠一靠,蹭一下他的羊绒衫。

我说:“老陆,你可能是我认识的男的里最帅的,虽然你现在只是个二十多个人的小破公司的明天分分钟关门的创业狗,还性格一般,但我可以宽宏不计,不然咱俩将就一下。”

陆星沉看了我一眼,脸上阴晴不定,说:“我还不想将就。”

我噎住。

陆星沉补刀:“就算我喜欢女的,我为什么要找你呢?”

可是阳光太好了,那种暖融融的,能把人化成一团橡皮泥的阳光,北京一年只有两个礼拜的限量发放,我往陆星沉胸口靠上去,我说没关系,都没关系,你借我躺一躺。

在那之后,我和陆星沉心照不宣的,再也没有提起过他的感情生活。

但我发现,gay似乎真的比直男进化得更完全。陆星沉不会在我面前抽烟,跟我一起打车会主动坐副驾驶,在我家开完轰趴后,会体贴到帮我预约阿姨做深度保洁。

而我也无拘无束到,在朋友圈发比基尼照片前,会预先发九张给陆星沉,问他哪张最好。陆星沉给我挑出一两张,然后说,把屁股再往上推一下。腿不要p这么长,你又不是T台遗珠。

我回复“👌”。

我以前给约会对象深夜写就他一个人可见的朋友圈情话的时候,也会参考陆星沉的意见。

我写“觉得你好,是坑也跳”。

陆星沉否决了,他说没有男的会觉得自己是坑。

我写“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千方百计和他扯上关系啊,哪怕最后只能淡淡地说没关系”。

陆星沉说不行,太悲观了, 不吉利。

我写“我们这种太会说话的人,太知道哄人高兴要怎么做了。漂亮话张口就来,不值钱。可要是真喜欢人,就恨不得把真心兑换成现金,铺成一个地毯,让你走在上面从此不食那些狗屁倒灶的人间烟火”。

陆星沉还是不行。他暴躁地说,我在开会,你别写这些神神叨叨的了。

我不要脸的追问,你给我一句样本。

过了半小时,陆星沉回:男的只看图不看字。

因为我生命中两个最好的朋友,洪瑜跟陆星沉都不能跟我将就。所以我虽然被Adam搞得很暴躁,却只能孤独坚毅地走上漫漫约会路。

我打开我的Excel表格,把Adam那一栏删掉,接下来是Barry。

我深呼吸一口气,微信问他:“在吗?”

END-

看完点赞的意思是“朕已阅”

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王阿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