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失格》,生而为人、总要勉强

原标题:《人间失格》,生而为人、总要勉强

文/王志刚(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最近,逐渐对酒精的情趣大了起来,其实就是开始嗜酒了。恰巧前几天,心血来潮,想起了太宰治的《人间失格》,于是这两天看完了这本被称为十分丧的书。

这是一本讲述人性沦失的书,主人公对酒精的依赖始终贯穿在这本书中。我最近的情绪一直比较低落,也有酒精依赖的倾向,再加上昨夜正好喝多了,于是与这本书似乎有了种无缝对接感。

最初,是对这个书名比较感兴趣。看了书之后,不得不说这个名字翻译得恰到好处,增添了些许意境。本来是一个人性逐渐沦丧逐渐迷失的故事,却用了这样一个看似恢弘实则质朴的名字。

这是一个关于一个人成长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性丧失的故事。但是当我们跟随主人公以第一视角看待他的一生时,却并没有对其产生太多的厌弃和憎恶感。甚至,某个瞬间,我居然同情起这个叫小叶的男人。

我想,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在看似讲述一个悲伤甚至有些冷酷的故事,却依旧能够给人一种异样的温度。哪怕这种温度有些荒凉。

小叶用酒精贯穿身体,穿梭在各种女人之间,时而恍惚,时而抽离。这与太宰治的一生有很多相似之处,《人间失格》被称为是太宰治的半自传体小说。

小叶看似生活窘迫,其实在他所处的时代,以他的出身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在底层民众看来,这个出身于上层家庭的少爷,总不至于忍受食不果腹的艰难吧。然而,正是这样一个生活无忧的人,却用放浪形骸的生活方式,一点点吞噬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结尾处,小叶的年龄被定格在了27岁。27岁,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个生命刚刚开始绽放的年纪。可是,小叶的27岁仿佛就已经用尽了一生的流光。

从当初东京郊外的那个少年,开始游走于帝都的灯红酒绿,流连于一个个廉价的酒吧,品味着各色的烈酒,尝试着各种各样的女人。如果生活是一场烟花的话,那么小叶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朝着最绚烂的那一处走去了。只是,瞬间的明亮之后,就是落了一地的灰烬。

不是每个人都会走向小叶的生活,但是每个人一生中的某些心境,是与小叶这个男人有些相似之处的。看似悠闲,然而内心深处却总会被不断纠缠。一次次“危机”过后,依旧“本性不改”,用高浓度的生活粘稠,来掩藏内心深处的彷徨和孤独。

张楚说,孤独是可耻的。

是的,孤独是可耻的,所以很多人都在努力逃离这个所谓的孤独。然而,愈是逃离,愈是难以触及。小叶如此,我们很多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与其说生活是一场面对,倒不如说生活是一场逃离。

从此岸,逃到彼岸;

从故乡,逃到他乡;

从一段感情,逃到另一段感情;

从一场分离,逃到另一场分离。

我们身边不缺那些说早安的人,但是却总遇不到那些用心温暖的人;

我们生活中不缺那些所谓的锦衣玉食,但是却总是找不到可以疗愈内心的食粮;

我们人生中不缺那些一路行程,但是却总是没有清晰路径的行走。

时间,是一剂药,有时是良药,有时是毒药。

《人间失格》中小叶的时间,是一次次深夜酒吧的宿醉,是一回回男女情欲的寡欢,是一个个遇见与别离的逃逸。

我的时间,是一个个阳光明媚和月光皎洁的光影交织,是一次次内心徘徊时的不断游移,是一回回夜与梦的隐匿。

去年今时:

一场持续十年的消费狂欢是否已经走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