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听证会连发十问!妈妈说:怕有兴奋剂,十几年没吃猪肉

原标题:孙杨听证会连发十问!妈妈说:怕有兴奋剂,十几年没吃猪肉

北京时间11月15日下午,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关于孙杨“抗检”的听证会在瑞士蒙特勒展开,听证会持续了十几个小时,于北京时间11月16日凌晨3点左右结束。听证会上,孙杨的律师、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律师、仲裁小组主席等人,均就此事向孙杨进行了提问,孙杨一一作答,并在听证会结束前进行了自我陈述。这其中有诸多关键点值得关注。

“抗检”事件回顾

对于2018年9月4日“抗检”当然所发生的事情,有媒体依据《国际泳联兴奋剂小组报告》内容制作出了3D动画加以叙述:

视频来源:新京报

2018年9月4日晚,三人检测小组对孙杨进行赛外兴奋剂检测,但因尿检官和血检官的证件或授权问题,双方争执不下,此后孙杨一方打破血样瓶的安全箱,被指“暴力抗检”。2019年1月,国际泳联裁决孙杨没有违规行为。3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提起上诉。

听证会现场问答

从还原事件的视频来看,“抗检”对峙的焦点在于工作人员的证件和资质问题。听证会上,孙杨也对各方质询做出了回答:

Q:为什么举行公开听证会?

A:因为2018年9月4日晚上发生的事情,让我受到巨大的不公和困扰,我希望让全世界清清楚楚地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在诉讼过程中一直不能说的,今天都要说出来。

Q:2018年9月4日晚,发生了什么?

A:那晚我和家人回家,有人来进行兴奋剂检查。但是这个主检官是我在2017年投诉过的主检官,我当时就很惊讶,这个投诉不仅一直没有反馈,而且竟然又派同一位主检官来。当时来了四个人,在我过往的检查中都是三个人,这也有点奇怪,而且检查官的穿着也很随意。

Q:后来发生了什么?

A:我们到检查站之后,我就发现尿检官一直在对我拍照,于是我提出要求检查他们的证件,发现尿检官没有任何检查官证明。我马上向我的主管领导和队医电话汇报,他们的意见是,如果他们没有有效资质证件,他们就不可以对我实施检查,采集样本也不是检查样本,而只是我的生物信息。

Q:那么采血了吗?

A:我请尿检官离开了。我查看了血检官的证件,她出示了护士证,于是我让她抽血了。但是当我的医生赶到,他说,血检官的证件不符合资质要求,TA需要有兴奋剂检查机构颁发的检查官资质,才能对我实施血样采集。

Q:血怎么样了?

A:因为血检官没有检查官证,所以巴震医生说血样不能带走。主检官说,血样你们可以留下,但是血瓶外包装我要带走。

Q:是你自己将外包装和血样分离的吗?

A:主检官说,你们要自己想办法分离,然后我带走外包装,血瓶你们自己留下。

Q:保安是你叫的吗?

A:我母亲去找保安借工具,来分离外包装。所有过程主检官都在场,而且我们没有破坏血瓶。

Q:血样现在在哪里?

A:血检官曾尝试去打开外包装,并把血瓶交到我手上,教我们如何打开它。外包装和血瓶进行了分离,血瓶没有损坏,我保存着。

Q:你有被告知如果不提供血样,会有什么后果吗?

A:没有,主检官自始至终没有提到过。

Q:你经过200多次兴奋剂检查,你有意识到如果你不提供血样,会有什么后果吗?

A:主检官没有提醒过我,但是我认为我提供血样的前提,是对方是有资质、经授权的检查官,而不是一个路人。如果我将血样提供给路人,那么我的血样被篡改怎么办?

Q:如果主检官有提示过你后果,你还会拒绝让她带走你的血样吗?

A:事实上她没有资质,也没有提示过我。

Q:你知道她为IDTM公司工作吗?

A:我知道,但是我2017年就向IDTM投诉过这位主检官,因为当时就没有证件。

Q:血检官给你出示了证件,对吗?

A:血检官只有护士证,但是没有IDTM授权的检查官证明。尿检官只有身份证。

Q:你为什么提供血液?

A:那是因为,在我的医生和专家确认之前,我还是在尽量配合检查。

Q:你提供了血液,但没有让他们带走是吗?

A:我配合了抽血,那时候我没有意识到三位检查官缺乏资质的严重性,在我的专家和队医告知我后,我才知道,不能让他们带走血样。

Q:所以你拒绝了这次检查?

A:我提出过,我可以等到天亮,等你们回去拿有效的证件,或更换有资质的人来检查,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

Q:是你坚持不能带走血样,还是巴震告诉你的?

A:是我的医生和他的老师给出的专业建议。

Q:到底是谁拿的血瓶?

A:我们没有人碰血瓶,是血检官自己拿的,摇了摇,没有打开,然后说你们可以打开它。

Q:你说主检官要带走外包装,为什么你要让她带走?

A:主检官要求带走,于是分离了外包装,但是我的血样瓶还完整的保存,没有损坏。

孙杨妈妈一同出席听证会

此次听证会,孙杨母亲杨明女士也一同出席。杨明称当时检测官要把血样带走,但队医巴震强烈反对。“主检官说要把外包装带走,把水瓶分离留给我们,所以他建议我们给他分离。不能用打碎血样试管,从开始我们就要分离。”杨明称后悔没有给警察打电话将检查记录下来,如果当时把警察叫来说清楚情况,可能不至于到今天这个地步。

在庭审场外,孙杨妈妈表示在庭审时还有很多想说的话,但WADA(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方面的律师并没有给她机会把话全部说完。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孙杨妈妈直接落泪,并说道一家人其实对兴奋剂非都常严谨,而孙杨已经十几年没吃过猪肉了。

截图来源:梨视频

现场翻译不专业,孙杨总结陈词十问

在这一次的听证会现场,一开场,孙杨回答WADA方针对事件过程的质问,神态自信、回应流畅,但现场同声传译情况频出,半小时内五次被指翻译过差,WADA方甚至直接表示“翻译过于糟糕”“答非所问”,孙杨两次表示难以理解,反复确认翻译内容是否属实。因多次感到沟通不畅,孙杨团队午休时和仲裁法庭达成一致,临时换掉翻译团队,整个听证过程才得以正常进行。

在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陈述和讨论后,最后孙杨本人进行总结陈词,掷地有声,连发十问。随后孙杨在微博发文,感谢大家对于听证会的关注,并附上了文字版的庭上最终陈述,称相信仲裁庭一定会做出公正的裁决。

裁决小组主席弗朗哥·弗拉蒂尼法官表示所有证据证言都会被充分核查,将择期宣判。据了解,裁决结果公布后30天内,可向瑞士联邦法庭提起上诉。

网友热评:

@一池暮色:希望能等到一个足够公正的结果!还勤勤恳恳的运动员一个清白!

@carexo:即便是作为运动员,是否也该享有合理的隐私权和自由呢?检查过程要被人监督排尿,还是在母亲面前,真的很…

@迟迟sunshine:坦坦荡荡要求公开听证会,无证检测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人出席,孙杨方有视频可以作证,WADA看起来就是在胡搅蛮缠,孰对孰错已经很分明了。

@念念:既然WADA认为的自己的权威不容置疑和挑战,那么又该由谁来监督他们执法?谁来保证运动员权益呢?

版权声明:19楼(my19lou)综合整理自今日头条-南方都市报,头条新闻、新京报、梨视频官方微博

点亮

期待公平公正的判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