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城市 | 你真的“识字”吗?读《一字不识》,带你重新认识汉字之美

原标题:悦读城市 | 你真的“识字”吗?读《一字不识》,带你重新认识汉字之美

“我们用了几千年的汉字,是活的,是有生命的,它一直在讲故事。”中文是全世界最难学习的十大语言之一,为什么难学呢?因为它蕴含了太多“美的乐趣”,一个汉字就像一幅画,看一个字的形态就能想象出活生生的事物的模样。

《一字不识》·试读

者:林之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前言:识得汉字一箩筐

你识字吗?这显然是废话,今天还有几个人不识字?

十多年前,偶然买了一本书——《汉字王国》,是一个叫林西莉的瑞典人写的,讲述汉字的起源、形态以及其他种种,比如:“山”为什么这么写?“人”最初是怎样的?一个汉字就像一幅画,看一个字的形态,就能想象出活生生的事物的模样。想想看,汉字就是几千年前古人所描迷的周遭事物,从文字角度看,我们依然生活在古人所描绘的世界里。我们用了几千年的汉字,是活的,是有生命的,它一直在讲故事。

再看那些“山”“水”“日”“月”,以为无一字不识,却原来无一字识得。这才发现,原来我不识字啊!正如林西莉说的:“即使一些受过很高教育的中国人对自己的语言的根也知之甚少。人们在小学、中学和大学机械地进行着汉语教学,却很少加以解释。”

都说文字是一种工具,而汉字不仅仅是工具,它也是一个巨大的矿藏,埋藏着丰厚的中华文化。学习汉字,就像打开一扇门,不光能看到文字的神奇,也能看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朋友杜平至今仍记得他一年的语文课,记得他是如何开始认字的。那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村,连课本都没有,老师只好一个字一个字地讲:入、米、女、土……都是最简单的汉字。他的一年级语文老师是村里请的代课老师,显然是落魄乡间的旧知识分子,不会拼音,没有课本,只好自己乱讲,讲字的形,讲字的义,讲字的理,讲与字有关的常识,九个汉字居然讲了整整一学期。在那个无趣无序的年代,这位老师无意无奈中打开的汉字大门,结果让孩子见到汉字的丰沛。于是,学生记了一辈子。

前些年,杜平办杂志,独辟蹊径开《识字》栏目。我有幸主持这个栏目,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头细细学起来。几年下来,识得汉字几个,并在这个栏目里当起了搬运工,将自己读到的汉字知识搬过来与大家分享,仅此而已。

汉字难学,旧时识字的人不多,但人们对文字却自有一种敬畏。汪曾祺先生写过一个老人——文昌阁的庙祝老白,除了管理文昌阁,他还有一项任务,就是到各家各户去收集废弃的字纸。那时人对字纸有一种崇拜心理,即便是不识字的人,也认为有字的纸是不能乱扔的,亵渎了字纸是要遭天谴的,于是凡是有字的纸,都要敬惜。所以家家有个字纸篓,用白纸糊着,贴了红纸条,上书“敬惜字纸”,用来放有字的废纸。隔些日子,老白会来收去,拿到文昌阁烧掉。看到这里,不禁肃然起敬,这几乎就是中国民间尊崇汉字的一种日常仪式。

流沙河先生也写过一本书——《流沙河认字》,他历时十年研究汉字,觉得学习认字太有趣了。他说:“书成后怕有读者要问:‘认得那么清楚明白,有何益处?’说老实话,当今世界看重实惠,我确实答不出有何益处。但是我坚信某西哲之言:‘有趣必有益。’”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者:林之

本文编辑:王颖

【悦读城市】致力于为诸君寻求与城市相关的、国内外优秀读物并推荐给大家进行阅读学习,不作商用。感谢原文作者及出版社为此付出的辛劳,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版权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丁俊杰看城市」微信公众平台转载须知

署名作者的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