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朱炯:踏实踢球老实做人 在中国足坛太难了

原标题:对话朱炯:踏实踢球老实做人 在中国足坛太难了

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澎湃新闻记者和上海申鑫俱乐部主帅朱炯的聊天约在了中甲赛季结束后第二周,在他家附近一家商场的书店里。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朱炯穿着一件藏青色法国队外套,上面那只高卢雄鸡格外显眼。朱炯执教的申鑫俱乐部队徽上也是鸡的图案,现在,申鑫正在等待着命运的宣判。

“像我们这样的俱乐部,一直踏踏实实踢球,老老实实做人,如果我们这样的俱乐部都无法生存下去的话,那这就是整个中国足球的悲哀,那我也看不到希望了。”

这是朱炯在今年9月28日留下的一席话,那个夜晚,上海申鑫俱乐部提前三轮告别了中甲联赛。而整个俱乐部正陷入解散的边缘……

经过休息,现在的朱炯看上去精神不错,和他说起这十年的教练生涯,他的记忆非常清楚,思维跳跃很快,他翻出手机中一段克洛普采访的英文原文,“我对于足球的激情,还和原来一样。

如今的朱炯已经有些许白发。 视觉中国 资料图

我这十年,色即是空,空就是色

朱炯的微信朋友圈其实未必有设置半年可见的必要,因为他自己和家人生活的内容基本没有,都是一些足球理念和观点的分享。当然这半年时间,由于申鑫俱乐部遭遇的种种变故,朋友圈中多了一些感慨和少量的“鸡汤”。

10月26日,联赛倒数第二轮,申鑫在最后一个主场0-2输给了青岛黄海,看着对方在自己的主场完成了升级,球迷打出了“活下去,明年见”的标语,但明年这支球队是否存在,现在依然还是未知数。

10年前的10月25日,中甲联赛收官战,这支球队的前身,八一南昌主场6-1大胜南京有有,朱炯在自己执教的处子赛季就带队完成了升级。他被众人高高抛起的画面也被照相机定格。

这两个场景的照片,反差感很大,朱炯感慨道,“我这十年,色即是空,空就是色。”

直到现在,回忆起当年第一次执教时,朱炯脱口而出四个字——八年合同。2009年,他才36岁,有过几年申花足校带小球员经验,然后2006年师从吴金贵一年,在陕西跟着成耀东两年,都是做助教。

朱炯不敢想象,在这样的情况下,徐国良(俱乐部投资人)直接给了他一份八年合同,“老板知道我过去做青训和当助教都很认真,他就觉得让你做主教练,你还不得拼命做好。就这么简单,他就给了一份八年合同。”

当时朱炯只是从时间跨度来理解这份合同,直到过了十年时间,他经历了上海和外地不同俱乐部的亲自执教,他也和很多有意邀请他执教的俱乐部进行了沟通。重新审视当年的这份合同,让朱炯格外觉得不易。

现在可以说绝大多数的投资人没有这个耐心了。他们的投入是成倍增加了,这意味着对主教练的耐心,成倍的缩小。也许三五场球没有打好,主教练就下课了。”

执教第一年在南昌,朱炯起初带队成绩并不好,直到下半赛季才凭着一波长连胜从中游逆袭到联赛第二名,完成了冲超的任务,“老板当初没有给你任何压力,哪怕冲不上去,最多明年再来。这种信任和极少的干预,这些年足球圈里,真的很少见。”

正是当初的这段知遇之恩,让朱炯在今年俱乐部特别困难的日子里,选择了坚守。他曾在朋友圈记录过这么一段话:名声、前途、甚至现在的生活状况都是徐国良和这家俱乐部给的。

“对于老板和申鑫俱乐部,真的唯有感谢。”朱炯说,“在36岁能够找到这样一个平台和一位信任你的老板,不是所有中国教练都有的幸运。

朱炯和球员无力改变申鑫的局面。

这一年都熬过来了,还怕什么困难?

人对于过去美好的眷恋,多半出于现实状况不那么美好。

过去的一年半时间,申鑫俱乐部投资方遭遇了严重的变故,导致投资人无法拿出运营俱乐部的资金,“我们理解老板,俱乐部就像他儿子一样,但凡他有办法,也不可能不管了。”

实际上,从去年中甲下半赛季开始,申鑫俱乐部就基本上处在拖欠工资和奖金的状态中,到了年底,俱乐部只能通过卖人的方式填补窟窿——张文涛转会建业的收入,给球员发了去年下半年工资和奖金;深圳买走了一个小球员,正好把教练组的工资和球队冬训费用给解决了。

联赛开始前,算上外援申鑫走了至少16名球员,最后几天,门将国威又要确定去深圳,“这个时候我觉得今年可能要降级了,毕竟剩下的门将连职业联赛经验都没有。”朱炯说,“但这个结果你必须接受,否则俱乐部就生存不下去了。”

今年中期和下半年,俱乐部又面临过几次解散危机,最终在有关方面的帮助下,这才勉强维持到了赛季结束,期间在夏天又有几名球员离队,朱炯得知情况后也只能理解。

“球员金山租房合同就签到6月份,上半年没有发工资,女朋友和家里人都在闹,人家没法活了。说7月份女朋友就要回去了,然后自己也没心思踢球了。这个是很现实的问题。”

这一年朱炯也有过几次失态,外界印象深刻的是一场比赛新闻发布会上,朱炯骂了脏话还引来了足协的追问。

还有一次在金山主场比赛,因为球队成绩不好,谢场的时候有球迷责骂朱炯,刚开始他情绪有些激动,后来马上恢复了平静,“是挺傻的。”他自嘲说,“很多事情球迷无法了解,说太多没有意义。”

不管怎么说,历经磨难的一年总算过去了,“这段经历是从来没有的,可能以后也遇不到的,能够走过来坚持到最后,我觉得以后碰到任何事情,都不会害怕。”朱炯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认真地说,“这段经历还是有不同价值的。

在执教生涯中,朱炯一直坚持着自己的传递、进攻理念。

高投入能不能持久?不能!

这几天,和朱炯联系的媒体记者、朋友和昔日队友很多,有叙旧的,更多是在关心——“申鑫俱乐部还有没有救?”

说到这个问题,朱炯眉头一紧,“挺难的,现在有几千万债务,虽然可以通过一些办法逐步支付或者降低,但总体来说接手的下家是需要一些魄力的。”

之所以今年年初球队还可以继续坚持,很重要的因素是球队卖出了部分球员换取了资金,但这条路现在走不通了,俱乐部已经没有可供套现的球员了,年初申鑫从申花、大连和恒大这些俱乐部租借了年轻球员,现在这些球员都回去了……

当然,这种委培的模式,其实对于申鑫来说,也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如果有中超俱乐部愿意投钱,然后把潜力股放在这儿练级,这是不是一条可以走通的路?”

面对澎湃新闻记者的问题,朱炯思考了二三十秒,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其实前几年申鑫走的就是这条路,你像刘殿座、杨家威、姜至鹏、李磊,都是通过我们教练组和申鑫的平台,实现了增值。”

朱炯还记得,当年南昌八一从中甲升级,预算不过是3000万元不到,现在中甲球队要升级,恐怕3个亿花销都未必够。而在中超的几年,申鑫每年花费也就在5000万元略多,但这支俱乐部在上海还是得到了一定的支持。

在朱炯看来这一方面是俱乐部的口碑,“申鑫没有大钱,但俱乐部一直不拖欠,说好的总可以兑现。”

另一方面则是球队的风格,“申鑫踢的是现代化的足球,追求进攻,我记得2013年在源深刚开始的时候,黄牛和我说球票可以炒到100元以上。”

只可惜,随着这些年联赛投入水涨船高,下游俱乐部投资人压力增加,当年打中超申鑫只要花几千万,之后打中甲每年的投入都要超过亿元,恰巧投资人母公司遭遇变故,这成为压垮俱乐部最后一根稻草。

“这几年中超联赛主流是高投入,我们已经证明了这可以成功,还拿到了亚冠冠军,但问题是,这到底能不能持久?我认为不能。”

其实,如何让联赛更持续、稳定发展,减轻投资人的负担已经成为新一届足协领导上任后立即着手的工作,“如果申鑫模式可以走得通,每年一定规模的投入,通过青训和自身的造血功能,让俱乐部活得很好,这才是中国足球的生存之道。”

现在,则需要下家算明白一笔账了——清除债务加上三年运营费用差不多需要两个亿左右,但如果可以利用平台培养出几个年轻球员,这笔钱也不算白花。

朱炯治下的申鑫队曾是中国足坛一股“清流”。

终于知道自己不是无所不能

10年前第一次率南昌征战中甲就成功冲超,那几年朱炯是中国足坛少帅代表。这些年朱炯经历了申鑫下课,贵州打拼,回归申鑫二次创业,一晃朱炯已经年近五十,“这些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对于澎湃新闻记者的这个问题,朱炯不假思索回答道,“棱角都磨平了。”他补充道,“终于知道自己不是无所不能的。”

朱炯还记得小时候踢球那会儿,从校队到区少体、市少体、青年队、一线队,每到一个新的环境,第一次出列时自己永远站在最后面,因为他的个头最小。但通常不用一两个星期,他就能够取得主教练的信任。

“就是永不服输的拼搏精神,后来到了职业队,21岁就是甲A主力,22岁拿到冠军,当时自己脑子里面就认为,只要努力,自己就是无所不能的。”

直到朱炯韧带断裂,因为当时医疗条件,再加上接受手术时间晚了,朱炯无奈在本应该是职业球员最黄金的年龄选择退役,“在那一刻,你知道自己也只是一个凡人。”

朱炯的主教练生涯和他的职业生涯一样起步很好,第一年就冲超,在中超几年时间他带队的风格也赢得了业界肯定,“升级、保级、降级;下课再上课,带队时间越长,挫折越来越多。”

那段时间他的个性鲜明,他还记得第一次在申鑫下课的那次,“0-3输给恒大后,老板和我说先休息下,我说要不让我继续带,要不就让我下课。”

后来朱炯渐渐明白,就算自己再努力,很多事情不会以自己意志为转移,“越来越觉得自己能力是有限的,是渺小的。我只能在我岗位上想办法影响更多人,让更多人了解足球规律,按照足球规律做事。”

十年时间几个场景让朱炯印象深刻,当初在申鑫姜至鹏和李磊为了竞争主力左后卫彼此不服气,无论训练还是比赛都要证明自己更棒。

而这两年他看到的是年轻球员在追求名牌,比赛日当天五点还在和女孩子打电话,“如果球员没有好胜心,主教练可以改变的东西,非常有限。

年轻时的朱炯,意气风发。

中国足球应该追寻什么?

朱炯记得,有一次在外地遇到其他俱乐部老总,双方交流着足球理念,对方和他说,“朱指导,你的理念是先进的,但难道你不觉得中国球员未必有能力执行,你会不会考虑改变一下呢?”

朱炯也觉得很难说服对方,这些年执教过程中走南闯北,他看到很多俱乐部抵制控球、抵制攻势足球,“想想也对,小球员从十四五岁就接受的足球教育,你让他们到20多岁去改,可能吗?”

会改变自己吗?朱炯有时候也犹豫过,他的弟弟有一次曾经和他说,“哥,你的成绩好像也惨淡了一些。”朱炯说自己似乎也没办法反驳,“除了第一年冲超,其他的确是没什么荣誉。”

朱炯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曾经分享了瓜迪奥拉的一段话:一名教练的价值不应该用冠军的数量来衡量,重要的是教练对球员和年轻一代的影响。

作为人生赢家,瓜迪奥拉这样表达没什么问题。而朱炯还没有赢得过什么,这样说会不会有避重就轻的感觉?这个答案,只能交由其他人评判。

但朱炯说自己还会坚持下去。他记得2013年刚下课那会儿,时任绿城主教练冈田武史特地邀请他去了杭州,冈田武史认可了朱炯的足球理念和激情,富有冒险精神,积极进取,“你可以把他当做是挑战自我。”

朱炯认为对中国足球、对俱乐部来说,要去追寻更能体现价值的东西,“那就是雄心、激情和自信,这样一种状态,根本上可以改变一个球队的气质。”

雄心和对足球的激情,朱炯说这些年自己一直没有下降,“说句狂妄自大的,可见范围内的,我不会觉得有哪一个教练做得比我更好。如果有新的挑战,我不会犹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