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出现“县高衰落”现象,原因竟然是…

原标题:各地出现“县高衰落”现象,原因竟然是…

在多数县域,都有一所冠以“一中”的知名高中,它们往往是反映一县基础教育实力的“窗口”。记者在福建等地一些山区县采访发现,不少县一中近年的高考成绩呈下滑趋势。教育界人士分析认为,“县中衰落”不是个别现象,近年来一些山区县基础教育师资等“软件”没跟上,已成为教育区域均衡的最大“痛点”。

一所县一中的学生在教室外走廊上看书。曹正平 摄

-1-

“一中”成绩下滑明显

山区再难冒尖

近期记者来到位于闽西某县的第一中学。校园内挂着大红色的励志标语条幅,醒目的高考倒计时牌下,毕业班的学生下课后鱼贯而出,随处可见紧张的备考氛围。网上的一张“高考红榜”显示,2019年高考,学校一本上线率超过了40%,比去年提升了4%;本科上线率超过93%,比去年提升近3%。

“这两年经过努力,我校高考成绩明显回升,但和十年前相比,依然有差距。”这所中学的校长告诉记者,十年前学校曾出过全省文理科第一名,轰动一时。从此以后,高考成绩逐年下滑,最差的时候甚至连“双一流”高校都考不上几个。

记者在闽西北山区采访发现,这里多所县一中在过去十多年间,本科上线率、重点大学考取学生数等指标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下降,当地干部群众纷纷质疑:“我们的教育怎么了?”

福建某山区市教育局负责人说:“早些年,县一中不论教学质量还是高考成绩都不输沿海的福州、厦门,沿海城市中学还经常组织到山区中学取经。但这些年来,出现了‘沿海中心城市重点中学-地级市重点中学-县一中’的分化趋势,县一中在高考中很难再冒尖。”

多位县一中教师告诉记者,这种差距不仅体现在高考成绩上,“上溯”到中招环节时,市重点高中与县一中就已经体现出明显的生源差距。“县一中录取的最好生源在全市中考中排名在几十名,我们的生源输在了起跑线上,考取同样的大学需要花费更多的心血。”一名校长说。

“高考差源于中考差,中考差源于小学差。”这实际上反映出一个更大的隐忧:在义务教育阶段,沿海与山区的差距就已经拉开,高中阶段即使山区孩子再努力,也很难“挽回”局面。

“有条件去大城市的家长,有的早在小学阶段就去大城市买房落户,孩子一上中学就跟着父母去外地,享受更好的教育资源。留在县里和乡镇的,往往都是没有这个经济能力、离不开的。”一名家长告诉记者。

-2-

“软实力”差距大

师资成最突出短板

气派的教学楼、多媒体教室、实验室、塑胶跑道操场……记者走访发现,经过前些年的持续投入,多数县域重点中学的办学条件都有了明显改善,硬件资源与沿海重点中学差距不断缩小。与此同时,“软实力”尤其是师资水平的差距反而在扩大。

从上世纪90年代末起,由于薪酬待遇悬殊等原因,福建山区中学不少长期在教学一线耕耘、教学成绩卓著的骨干教师流失到沿海地区,某县的县一中先后有50多位教师离开。

一所重点高中的校长说:“骨干教师和学科带头人是一所学校教学质量的灵魂。他们一走,学科教研质量就会直接下滑,更让教师队伍军心不稳。”为了补充师资,县一中们只能“向下挖”,调入本县乡镇中学骨干教师。结果越往基层、越落后地区的学校,优秀老师流失越严重。

多所山区镇级中学校长反映,学生家长一看这种情况,更要把孩子送进城里上学,形成了“老师走-学生走-成绩下滑-加剧老师走”的恶性循环。

除了部分骨干教师流失,一些基层教育工作者告诉记者,更让人忧心的是近年来县域整体教师队伍的能力不如从前。十多年前,县一中的教学骨干大多毕业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师专、师大。当年这些院校招考的都是最优秀的毕业生,教学能力完全不输给沿海中学。但近年来大环境改变,师范类院校毕业生择业观也发生变化,最优秀的毕业生基本都选择留在大城市。

某县教育局负责人说:“沿海城市重点中学的教师招聘门庭若市,吸引了很多重点高校的研究生。而我们这里,报名的人很少,基本上符合教师招考最低门槛、愿意来山区的毕业生,我们都要。”

教师待遇与社会地位的相对下降,也影响了教师的敬业精神和精气神。有校长痛心地说,曾经课堂上有学生不专心,老师批评他,学生站起来振振有词:“我爸爸打工的收入都比你高,你让我认真读书?”虽然学校对这名学生的错误言行进行了批评教育,但老师表示“听到这样的话,内心很不是滋味”。

-3-

超级中学的出现

超级中学的基本特征是:人数以万计,垄断尖子生,比拼升学率。显著特征是在校师生人数不断增多,积聚了当地和周边地区一流的师生资源,瓜分著名高校自主招生名额,学生常年大比例考入一流高校。

随着高考一本院校录取工作的结束,相对于一个县城10年出一个清华北大的情况,各地的超级中学开始陆续公布清华北大录取人数的喜报。

从2019年的数据看,郑州外国语中学“河南清北产地”第一名。据官方数据,郑州外国语中学共有69人被清华北大录取,在清北生最多的十所高中里排第一。

-4-

清北自主招生、保送等名额被超级中学霸占

根据2019年的最新的统计数字显示,自主招生入选北大清华的总人数有1957个,浙江占总人数的191,湖南的入选入手171,北京158人,四川占129人,而河北也有112人透过自主招生入选清华北大。

从数据统计来看,几乎大部分保送的名额都来自各省市当地的超级中学。

清华大学保送名单中,绝大多数名额分布于南京外国语学校、郑州外国语学校、厦门双十中学、成都一中、雅礼中学、长郡中学,武汉外国语学校等超级中学。

在清华北大录取的高水平艺术团名单基本上都来自超级中学,清华北大的高水平运动队名单中,超级中学依旧占绝对数量。

超级中学大多集中于省会或大城市,其生源的一部分来自本市,另一部分从周边地区吸引而来。这类中学数量不多,却几乎垄断该地区的优秀生源和教师。

它们的基本特征是:

都说衡中一个高一年级60个班,太可怕!其实,班级多、大班额是超级中学的普遍现象。仅从人数看,一些“超级中学”正在赶超大学。比如,某省实验中学师生人数已经接近1万人,某省东部一国家级贫困县的县高师生人数超过1万人,有的分校师生人数都已经超过2万人!

都说衡中在河北省内四处挖优秀初中毕业生。其实,哪所超级中学不是在用诱人条件吸引最优秀的教师和学生呢?

某中部省份的省会城市外国语中学曾经用“解决住房和配偶工作”等条件,吸引全省各地的优秀教师;该校还在每年中考前夕巧设名目,组织比赛,吸引全省各地学生参加,趁机选拔学生。有一年,该校到临近城市初中举行选拔赛,被当地教育部门官员当场查获,一时闹得满城风雨。

不夸张地说,在超级中学这些“尖子生收割机”前保护生源,已经是各地教育部门中考前的重要工作!

都说河北省的清华北大学生,基本就是衡中校友会。其实,只不过衡中太典型罢了。

以陕西省为例,西安的“五大名校”对清华北大生源的垄断有过之而无不及!据统计,2008至2010年,西工大附中考入北大清华人数,占全省的比例分别为32.4%、39.6%、36.1%;西安市高新一中为20.2%、22.5%、26.1%。2012年两校考入北大清华数,占全省名额的62.2%!

其实,比起偏居一隅、地方经济薄弱的衡中,其他超级中学享受的资源要远比衡中优厚!

我国的超级中学大多集中于省会或大城市,当地经济水平高,教育经费和政策优惠支持幅度大。在自主招生和保送制度上,985/211大学的各类推荐名额往往由超级中学占据。教育部阳光高考平台每年公布的保送生名单显示,河南、山东等省都出现过一所中学垄断全省近一半保送生的状况。2013年,湖南省保送至北大、清华的学生一共72名,除3人外,其余全部来自四大中学名校。

衡中的军事化管理饱受诟病,教育专家们都同情那些来自普通农民家的孩子被“变成了考试机器”。不可否认的是,衡中确实让一些寒门学子有了逆袭的机会。

一些位于省会或中心城市的超级中学,对素质教育资源的垄断,却没有人去指摘!这些超级中学通常有较丰富的课外活动,学生的综合素质高,并非全是书呆子。而位于偏远地区的超级中学由于条件限制和升学压力,很少有机会去搞“英语辩论赛”“音乐艺术节”等活动。

超级中学的现象,少不了大学尤其是重点大学的推波助澜。高考结束后,这些超级中学往往会吸引清华、北大、复旦、上交、人大、南大、南开、浙大等众多一流高校前来召开咨询会。据说,某985大学有一年到中部某超级中学开招生咨询会。经多方协调,中学方面才允许他们在教学楼的一个拐角摆上展架,超级中学之牛由此可见一斑!

超级中学的高考招生咨询会上,各高校以现场签约承诺录取的方式吸引高分考生。普通中学的考生则难以享受这样的待遇,往往不得不跑到超级中学“蹭场”,以获取录取信息。

这说明在西部“超级”二字更加名副其实,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东部地区经济发达、教育资源丰富,而中西部地区教育欠发达,从而导致教育资源更为集中。

这也就导致了县高的衰落!

声 明本文部分素材来源于《半月谈》2019年第21期、高中生学习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