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未来的蔚来,不理想的“理想”

原标题:没未来的蔚来,不理想的“理想”

"他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读到这句话的时候,便想到了贾跃亭。

2015年5月,乐视网股价一度达到179.03元,市值达到1700亿元,乐视成为比肩BAT的存在,贾跃亭也被称为创业英雄,风头一时无两。

但从那之后,乐视网逐渐走上了下坡路,贾跃亭也慢慢成为人们口中调侃的"下周回国"的老赖。

日前,贾跃亭向所有债权人发布致歉信,信中首次承认自己是乐视生态失败的第一责任人,并承诺会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并努力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乐视超级汽车的梦想破裂了,FF至今还未能够成功落地,贾跃亭下周复下周,不过他的造车梦仍然有人在延续。比如蔚来的李斌,再比如说理想汽车的李想。

造车李氏双雄

我认为,蔚来的发展道路与法拉第未来有很多相似之处,可以说李斌便是贾跃亭的门徒。

纵观法拉第未来的发展,贾跃亭大致遵循了这样的思路。首先是打造概念,比如说推出了概念车FF91,对这款车的优点进行了极致的宣传,然后利用概念车吸引投资人的关注,以获取高额的融资,提高品牌的估值,最终实现顺利上市。

后来者李斌同样是遵循了如此的发展道路。蔚来成立之初,首先推出了一款千万级的顶级跑车蔚来EP9,声称它的性能能堪比迈凯伦P1、法拉利LaFerrari等车型,首批六辆车全在英国制造。

在此之后,蔚来EP9先后刷新纽北赛道成绩,以6分45秒9 的成绩成为纽北赛道的冠军(这一成绩被大众ID.R刷新)。

蔚来凭借EP9收获了极大的关注,更是得到了投资人的青睐,进而得到了数目庞大的融资,为蔚来的上市估值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在蔚来上市前,其估值被曝竟然达到370亿美元,令人十分惊讶。最终蔚来于2018年9月12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敲钟,公司总市值不到65亿美元,相比此前的估值缩水严重。

如此来看,李斌对蔚来的发展思路与贾跃亭发展FF的思路如出一辙,都是打造概念、炒概念、吸引融资、估值、进而上市。

无独有偶,李斌借鉴了贾跃亭的思路,打造了蔚来,而李想则是偷师李斌,创建了车和家,也就是如今的理想汽车。

一开始,李想投资了李斌的蔚来汽车,意欲在新能源汽车发力。彼时恰逢共享单车行业异常火爆,甚至一度成为"新四大发明"之一,而李斌也因为投资了摩拜单车而被称为"出行教父"。

共享单车的火爆带动了共享经济的繁荣,这种发展思路也蔓延到了汽车领域,于是李想步了李斌的后尘,意欲成为“共享汽车教父”,创建了车和家。

车和家的首款车SEV是专注于城市短途出行的小车,面世后,赞赏与质疑的声音始终不断,只是它不是符合政策的产物,最终李想不得不宣布SEV项目以失败告终。

在这之后,车和家的研发团队又投入到了一款较大的SUV的开发中,如今被称为理想ONE。这款SUV与蔚来ES8相似,但是内部却使用了不同的产品思路,它走的是增程式路线,一种偏非主流的技术。

尽管技术路线不同,但是理想汽车扩张的思路大致未变,仍然是造势、融资、估值到上市。不过此时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风云突变,不再是那个"猪都能飞"的时期,理想ONE的到来为时已晚。

没未来的蔚来

对造车要心怀敬畏,早在造车新势力刚开始兴起的时候,便有车企大佬曾告诫过。

造车是耗时最久、最复杂的事情,艰辛又容不得丝毫的马虎,无论是上百岁的福特,还是造车超过八十年的大众与丰田,都是历经市场以及时间的洗礼,成长起来的。

也因此,当新能源汽车发展到一定阶段,许多造车新势力的大佬也发出由衷的感慨,造车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随着新能源补贴退坡,传统车企强势进入,以及特斯拉国产化,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也更加激烈,造车新势力也面临着困难,对怀揣造车梦想的李氏双雄尤其如此。

日前,有自媒体发文称,蔚来汽车法务部陆续联络了诸多大型法律事务所,咨询蔚来汽车破产清算的相关事宜。但是鉴于蔚来目前的现状,众多的法律事务所并不敢接单,担心白忙活一场。

对此,蔚来汽车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该新闻纯属造谣,误导公众,也严重干扰了蔚来汽车的正常经营,蔚来汽车已经启动了必要的法律程序。

此外,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蔚来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于2019年11月1日被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对此,蔚来官方微博对此事回复称,2019年7月,蔚来在北京经济开发区注册全资子公司蔚来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目前该公司尚未正式运营,蔚来汽车经营一切正常。

如今的蔚来称得上是多事之秋。

前不久,一篇名为《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以及各大平台,甚至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感慨。但事实上,这篇文章过于感性,包含了太多的个人感情,要我说,2019年最惨的应该是蔚来车主。

自上市之后,蔚来ES8先是因为续航里程严重不足,遭到车主吐槽,后又因为车机系统故障多次登上头条,再最后又先后发生自燃起火事件,引起消费者的恐慌,最后不得不被迫召回。

对消费者而言,购买车辆是为了出行的省心与安心,但是蔚来ES8真的很难让人省心,要说比惨,有谁能比蔚来的用户惨呢?

产品不行是蔚来面临困境的重要原因,而接下来它还将面临更大的挑战。由于新能源汽车市场遇冷,投资人对造车新势力也在谨慎看待,目前蔚来所融资金已经所剩无几,如果不能够继续获得融资,破产清算恐怕只是早晚的事。

也许李斌的本意是想要造出优秀的新能源产品,但只有梦想是远远不够的。

不理想的"理想"

李斌的蔚来不行了,李想的理想汽车也不好过。

天眼查数据显示,11月11日,理想汽车全资控股的重庆理想智造汽车有限公司被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622627。而这距离该公司上次被列为被执行人仅过了两个月。

理想汽车前身便是车和家,后在2019年6月改名为理想汽车。2018年12月,理想汽车斥资6.5亿元收购力帆汽车100%股份,正式拥有乘用车生产资质。此后,理想ONE的交付也提上了日程。

彼时车和家SEV因为对政策判断有误,计划泡汤,如今理想ONE,似乎仍然不是那么理想。

理想ONE采用的增程式这一技术路线,早在2011年便已经诞生了,只是时至今日该技术也并没有取得重大技术突破。而据了解,理想ONE搭载了1.2T三缸增程器,来自于东安动力,只有28.29%的油电转化效率,甚至不如上市于2017年的别克VELITE 5。

需要强调的是,它的售后补贴价格为32.80万元,这一价格区间与许多豪华车的区间重叠。而作为造车新势力,它的科技感并不是很强,缺乏吸引力。

选择新能源汽车的消费者,尤其是选择这一价位区间的人,大多是因为政策的利好,新能源汽车无需摇号。但是据了解,在北京,增程式电动车不能够享有新能源号牌政策,这或许将影响消费者的选择。

理想ONE原本定于11月交付,不过由于理想汽车对理想ONE进行升级,交付时间为12月,届时消费者将会直接获得2020款车型,至于已经生产的少量2019款理想ONE车型,则会通过内部使用的途径进行消化。

此举或许能够获得消费者的好感,避免了像小鹏汽车一样因为车辆升级引发车主维权。但是目前而言,理想汽车急需处理的,是被列为被执行人对品牌造成的影响,毕竟此时正值理想ONE交付的关键时期。

另外,理想汽车还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尽管刚于8月16日完成5.3亿美元的C轮融资,但是整体仍然处于亏损状态。截至今年上半年,理想汽车营业收入约为527.76万元,净利润约亏损6.29亿元,资产总额约为58.41亿元,负债总额为9.31亿元。

不得不说,理想汽车能够发挥的空间已经非常有限了。

一方面,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透露,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To C端的销量不过十几万辆,而这些份额将被数量众多的新能源企业瓜分。

另一方面,自新能源补贴退坡后,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销量已经四连跌。据乘联会数据显示,10月份新能源狭义乘用车销量6.3万辆,环比增长2.0%,同比下降46.0%,几乎"腰斩"。

面对这样的情况,理想汽车的未来或许很不理想。

新能源市场的快速发展,让很多人很多企业望风涌入,也验证了那句话,风口之上猪都会飞。

但造车是一项很复杂的事情,并不是单凭满腔热血便能够成功的,也因此当浪潮退去,只留下裸泳的人独自尴尬。对汽车市场而言,或许造车李氏双雄也不过是过往云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