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14年守着华山的独臂挑夫,“决不下跪乞讨”是他最后的尊严

原标题:实拍:14年守着华山的独臂挑夫,“决不下跪乞讨”是他最后的尊严

从古至今,要爬上华山就只有一条路,说明华山的艰险,要走就走这条,没有别的选择,也不要存在侥幸、期待观望的心理。华山山势险峻,人们常用“自古华山一条路”来形容其险要。万丈悬崖间,有一群特殊的人。山下山上来回穿梭,背负着各种重物,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背夫是一支极其特殊的运输队,已经记不清多少年来,成百上千吨的物资就这样靠他们的双脚和双肩背进背出,粮食、药品、物资,包括盖房用的钢筋水泥、铁皮等等,还有许许多多生活用品都是这些背夫们一步步翻雪山、过塌方、穿峡谷背进去的。老何就是其中一个,他又与别人不一样,因为他少了一条胳膊。

在华山之上,其实没有多少人知道,有这样一位独臂的挑夫。因为除了这手臂,他和其他挑山的人没有任何的不同,他挑的一样多,走的一样的险,脸上除了汗水,同样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那画面仍然震撼了我们。 背夫这份看似辛苦又枯燥的工作,老何干起来自得其乐。30年前,妻子患病去世,给他留下的只有巨额债务和两个年幼的孩子。

为了养家,他下井挖煤,却不幸在一次事故中失去左臂。伤养好后,老何跟随老乡来到华山,开始了背夫生涯。第一次上华山,老何傻眼了。从来没走过这么险的路,这么陡的坡。

如果你曾经到过华山的话,那你一定知道在山脚下向上望,看到那么多的险关,那么遥远的路程,你能作出,定说不坐索道而是爬上去,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另外,如果你曾经鼓起勇气奋力向上爬,那你手脚用爬到了山顶,一定也真的是能真切的体会到爬华山得需要多么大的体力、耐力,登山的技巧。还有你得有一颗坚挺的心。每天200多人在凌晨5点拿着扁担,站在路边等待雇主前来派活,然后挑着上百斤货物浩浩荡荡上

前不久,老何刚刚在山路上摔了一跤,到医院去检查,又发现自己得了比较严重的疝气,必须要马上动手术。但是费用至今也没有着落。老何始终是沉浸在自己那份快乐的骄傲的情绪当中的,因为虽然在华山上的攀爬他始终是弯腰驮背负重前行,可是在他看起来,作为一个人,正是在华山之巅,他重新站了起来,而且昂首挺胸。

在登山的过程中或许他们并不起眼,也不会引起你的注意,在你爬山的时候或许你只是偶尔的感叹他们的辛苦,你可能还想试着把他们的担子放在自己的肩头,这一切在他们看来只是人生中很平常的一天.因为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这条全长12.5公里的山路已经被他们走了不知多少次,每次都经历着天南海北的观光客,可是他们不为所动,他们坚守的就是自己的日子,虽然很苦,很累,却心安理得,劳极乐极!

背货物上山的路上,他观摩华山悬崖上的石刻,暗暗记在心里,回家后临摹。他最喜欢写的是,“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无论生活如何,他从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因为只有一只胳膊,他打捆背货时手口并用。

他和4个背夫共同承担了这段路的运输任务。5个人是好兄弟,有活一起干,赚钱平均分。刚开始当挑夫时,大家看他身有残疾,劝他少背,但倔强的老何拒绝了,坚持和同伴们背一样多

上山路上,最难的一段是苍龙岭。最怕的是冬天,手指冻僵了,扣不住铁锁扶手,每挪动一步,都要万分小心。曾经的老何尝试过各种方法去挣钱,但由于断了一个手臂,年龄也大了,一次次被当成“废物”拒之门外。街头流浪,露天里睡觉,一次次被人从身上跨过去,走投无路亲戚曾经劝他去乞讨要饭,被他断然拒绝,回忆起以前从不流泪的老何,留下了心酸的眼泪。

快五十多岁的他,曾代表家乡参加残奥会,从未参加过任何正式比赛,训练一个月后仓促上场, 5000米跑出了23分41秒的好成绩,摘得金牌。他一鼓作气,又拿下了1500米长跑的银牌。

他说,“我不后悔过去,也不畏惧将来。” 华山背夫这个工作,他准备至少再干10年。“我喜欢华山,我登上山峰的时候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里真的好舒畅,我愿意在这里呆下去,因为华山接纳了我,我的付出有了回报!”

这么多年他无数次艰难翻越,支撑着一个残缺的家,也坚守着“决不下跪乞讨”是他最后的尊严和自信。其它什么路都没有了,只有来到这里,换句话说,是被逼上华山的,来华山是他唯一的希望,不管它有多险,背负的重量有多重,也要走出来,没有其它路了,只能往前走。他说,“人不能失去人格,失去一次,你的人生就永远失去了人格”每年清明老何都会去给妻子扫墓。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