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维密大秀没了,维密天使堕入凡尘,低端快时尚品牌的单也在接

原标题:年度维密大秀没了,维密天使堕入凡尘,低端快时尚品牌的单也在接

据外媒11月17日报道,上周,四位维密天使——约瑟芬·斯克里弗、埃尔莎·霍斯克、贾斯敏·图克斯和罗梅·斯特罗德出现在洛杉矶的活动红毯上。但该活动与维密无关,此次活动是为低端在线快时尚零售品牌Boohoo的假日系列活动准备的。

▲德国美女海蒂·克鲁姆1998年至2010年为维密走秀

2018年11月8日,泰勒·希尔、贾斯敏·图克斯、艾尔莎·霍斯克、阿德瑞娜·利玛、贝哈蒂·普林斯露、坎蒂丝·斯瓦内普尔……这些为维密粉丝和观众熟悉的“头牌”们,在纽约94号码头举行的“维多利亚的秘密”时装秀上走秀,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超模亚历山德拉·安布罗西奥在2004到2017年期间担任维密天使

维密时装秀一直是该品牌的重要象征。从1995年起,该时装秀已走过23载。然而就在今年8月,维密的一位超模(沙妮娜·谢克) 透露,今年维密大秀将取消。从那时起很多人开始关心,这些“天使”们将何去何从?

业内人士表示,这种现象好比“天使坠入人间”。因为在一年前,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维密天使是那么高高在上、遥不可及,也不可能与Boohoo这样的(低端)品牌合作。但近年来,作为“维密天使”的光环开始黯淡,维密本身陷入了内衣销量下滑、收视率下滑、难以跟上潮流等泥潭之中,甚至还被传与已自杀的臭名昭著的恋童癖投资人杰弗里·爱泼斯坦关系密切。

但对于维密这家内衣巨头来说,今年绝非寻常的一年。

自1995年以来,维密第一次不再举办一年一度的,被称为“超模大赛”的时尚秀。自2001年进行电视转播以来,维密年度大秀本身和走秀的天使们一直都备受瞩目。知名模特如吉赛尔·邦辰、卡莉·克劳斯、海蒂·克拉姆、米兰达·可儿、泰拉·班克斯和斯蒂芬妮·西摩都曾是维密签约的天使。

按照往常,如果大秀没有取消的话,今年这个时候,天使们会为这场盛大的时装秀做准备,媒体们也会大肆报道女士们的健身、饮食和旅行安排。但现在,没有了这场盛大的演出,天使们也只能各谋出路。

一位维密的内部人士告诉美国媒体:“你曾经是维密的一员,并因此成了大明星。但突然间一切都变了,整个行业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可以看到天使们在离开了。”

▲吉赛尔·邦辰2000年至2007年期间为维密效力,据说年收入达500万美元

透露大秀取消消息的沙妮娜·谢克也提到:“往年我都会为大秀提前做准备,今年没有这些,让我很不习惯。”但值得注意的是,维密对于大秀是否真的取消一直保持沉默,从未有官方声明证实节目被取消或推迟。

今年5月,维密母公司L Brands的首席执行官莱斯利•韦克斯纳发布了一份有关“重新思考”这一年度盛事的内部备忘录。里面提到:“时尚是一个在不断改变的行业,我们必须进化和作出改变才能成长。”

但可能为时已晚。

模特经纪人维克多·德尔·托罗告诉美国媒体:“进入模特行业曾经是每个女孩的梦想。曾经他们很想成为维多利亚的秘密天使。在我14年的职业生涯中,当我询问新模特她们想在职业生涯中做什么时,她们都是这么说的。我已经听过一千多次了,她们仅仅是为了参加演出,维密时尚秀的试镜,对她们来说就是一件大事。”

据报道,维密和天使们签订的合约相当严格——要求一定的工作时间,也限制了他们能做的其他工作。据知情人透露,合约期间天使不能与其他美容、游泳或香水品牌合作。但是维密曾经能带给天使们的回报和曝光率,又让她们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2005年至2007年的维密天使卡莉·克劳斯

但近几年来,随着美国人的审美从对“性感”的追求转向更自然的外表,维密的零售销售额一直在下降。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8月,维密的销售额下降了6%。这连带着天使们的收入也在下降。据知情人透露,在维密的全盛时期,吉赛尔·邦辰轻轻松松就能赚500万美元(约3500万元人民币),后来,天使们的收入逐渐减少,加上奖金只能赚100万美元(约700万元人民币)。

著名的天使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去。人气颇高的前维密天使卡莉·克劳斯透露,她是出于女权主义而辞职的。而邦辰写道,她离开是因为她觉得穿着比基尼或丁字裤走秀不再舒服。在2018年的维密秀上表演的歌手哈尔西也随后公开抨击维密缺乏包容性。

此前,长期担任维密首席营销官和天使投资人的艾德·拉扎克发表了一些评论。去年年底他告诉美国时尚类媒体,人们对大码模特“没有兴趣”。他还补充说,他不会让变性模特登台演出。这些言论显然激起了某些群体的不满。

▲阿德里亚娜•利马前年退出维密,据称她的身家值7500万美元

就在媒体们猜测维密能不能把事情弄得更糟的时候,它真的做到了。

今年7月,有消息称,维密的CEO莱斯利·卫克斯奈是杰弗里•爱泼斯坦的密友,也是他唯一的金融客户。神秘的爱泼斯坦涉嫌利用他与卫克斯奈和维多利亚的秘密的关系招募女孩,承诺她们可以进入著名品牌的大门。爱泼斯坦在上东区的豪宅以前属于卫克斯奈。

但卫克斯奈曾表示,他12年前与爱泼斯坦断绝了关系,并对他们的关系感到“尴尬”。在爱泼斯坦死于曼哈顿监狱的5天前,拉扎克宣布退休。

有消息称,维密停滞不前的原因是拉扎克过时的眼光,已不符合当代人的审美要求。相反,歌手蕾哈娜的内衣品牌Savage X Fenty今年9月的走秀则特别引起了人们的共鸣。一些野性十足的模特穿着细高跟鞋,另一些则光着脚。模特留着各式各样的发型,有各种身材和肤色,还有变性女演员拉文·考克斯的表演。蕾哈娜的大秀传达的信息很明确:不像维多利亚的秘密,这里没有性感或女性化的概念。

知情人评论道:“蕾哈娜品牌的内衣秀模特队伍里有像吉吉·哈迪德和琼·斯莫斯这样的漂亮女孩,但大秀里传递的信息,不会让你觉得你要像她们那样才是美的。维密现在选的一些模特也与以前有所不同了,他们现在选的一些女孩是几年前绝对不会考虑的。”知情人士还指出,这种转变发生在拉扎克之后。

维密一些最具代表性的天使们已经离开了,比如2017年亚历山德拉•安布罗西奥和阿德里亚娜•利马在走完年度大秀后离开维密。2018年,莉莉·奥尔德里奇也悄然退出。而过去十年一直在维密工作的贝哈蒂·普林斯露与维密的合约也即将到期。

尽管该品牌新签了四位新天使——格蕾丝·伊丽莎白、芭芭拉·帕尔文、莱奥米·安德森和阿列克谢娜·格雷厄姆——但她们基本上都是此前天使的“克隆版”,在外形与气质上延续传统,她们的薪酬也可能不会很高。

一位消息人士告诉美观媒体:“天使们的薪酬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多了,像亚历山德拉·安布罗西奥,她能得到数百万美元的薪酬,现在新签的天使只有10万美元左右(约70万人民币)。”

但维密内部至少仍有一些人认为,时装秀最终可能会起死回生。来自丹麦的维密天使,约瑟芬·斯可瑞娃(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我怀念维密大秀!”另外也有内部人士希望维密大秀会回来,因为这是超模们职业生涯的印证,与她们而言是一项很大的成就。”

然而即使这样,这位内部人士仍然,“我不认为大秀能重回巅峰”。

(李祉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