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学生每天打工挣学费!中国学生太“幸福”

原标题:日本学生每天打工挣学费!中国学生太“幸福”

学生打工,在国内叫做“勤工俭学”。但是在日本早就成为一种“理所当然”,许多日本学生从高中就开始打工挣“学费”。许多学生考上大学以后,需要自己负担大学的学费,这也是不得不打工的“背景”之一。除此以外,日本人手不足现象十分严重,走在街上,随处可见“招工”的贴纸,特别是饮食和零售行业。很多日本百年老店,经历过多次经济危机,但是却也抵不过“无人继承”的现状,不得不申请破产。多种情况交织在一起,造成了日本学生打工时间长的现状。中国学生每天的任务就是“学习”,而日本学生除了学习以外,还需要兼顾许多方面,究竟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现状?!

2018年度因人手不足破产企业较去年度增加48.2%

图1:日本因人手不足破产企业年度推移(来源:TDB)

根据TDB数据调查,2018年度(2018年4月~2019年3月)日本因为人手不足而破产的公司有169家,比去年度增加了48.2%。人手不足破产,在日本已经成为企业面临的课题之一。日本对于人手不足破产的定义为:因从业人员不足导致收益恶化最终破产的企业(包括个人)。2018年度日本总共破产企业有8057家,虽然总数较去年有所降低,可是因人手不足破产的企业却大幅度的增加。

图2:与前年度对比比例以及资产负债率总额

图2显示了每年因人手不足而破产的企业较去年的增加比例,我们可以清楚看到2018年度破产的企业增加数量最多。破产企业6年的资产总负债率高达1099亿2500万日元,超过1000亿日元大关。其实,6年间“1亿日元不满”的小规模企业的破产率占据了52.2%,是主要破产对象。由此可以看出,日本中小企业更容易因为人手不足而破产,这也印证了我之前文章中的一句话:构筑日本社会基础的中小企业,正在逐渐崩塌。

图3:破产企业行业比例

由图3,我们可以看出2018年度日本因人手不足破产最多的三个行业分别是:运输/通信业、服务行业、建筑行业。这三个行业都是劳动密集型行业,便利店的员工以及饮食店铺的打工者其实都是属于服务行业。日本有些中小企业为了扩大人手,抓紧改善从业人员的待遇,但是这种做法是一把双刃剑,对于企业而言,增加的成本必然是需要自己负担!

每周工作6天的A和深夜打工的B

日本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深夜(12点以后)去便利店买东西,店员几乎都是外国留学生或者日本学生。原因非常简单,正社员的工资高,深夜工作只能交给打工的学生来做。一位在拉面店打工的21岁日本女生A这样说到:ブラックなのは分かってるけど、辞められないんですよね。(大意:我知道这样很黑,但是我没有办法辞职)A在一家私立大学上学,她从高中1年级开始就在拉面店打工,可以说是“熟练工”。每周工作6天,每天5个小时,周末两天每天12个小时。她在拉面店任职为“经理”,时薪为1300日元,虽然属于“打工者”里面较高的职位,但是她需要随时补足“临时休息”人员的岗位。

A所在的拉面店属于全年午休店铺,总共有23人,其中只有2人是正社员,就连店铺的副店长都是“打工者”的身份。上午11点~下午4点一般交给“主妇”类的打工者,晚餐时间交给“学生”类的打工者,晚间以及深夜是正社员来对应。其实,全日本的拉面店铺都是“人手不足”的状态,店长职位同样也是。一般店长都是每周一次到店铺来巡视,店铺里面的管理以及运营等大多交给打工者来完成。

B今年同样21岁,在日本一家全国连锁的咖啡店工作,B工作的店铺中有27个人,同样只有2个正社员,店铺几乎都是被学生工支撑着。B每周工作7天,实际劳动时间超过46个小时,有时候会工作到深夜0点。招聘信息上写着是“23点半结束”,实际工作到0点十分正常,有些学生工会留到半夜1点才能够回家。

“惨烈”的工作情况

日本现在正在推行所谓的“劳动方式改革”,但是在现场打工的学生的工作环境,依然十分“惨烈”。上文中提到的A和B,实际上已经踩着日本现在的“法律红线”在工作,日本劳动基本法规定了时间。可是即便如此,拿着打工者的工资,干着正社员的活的学生们,依然很多。日本中京大学某教授将这种工作方式说成:学生であることを尊重しないアルバイト。(不尊重学生的打工)可是这种事情,已然成为了常态。与这些打工的学生相比,正社员同样十分辛苦。

一位在居酒屋工作的女性C这样说到:とにかく社員が激務なんです。24人の店舗で、社員は3人ですが、午前10時から終電まで、週6勤務で働いています。(总之社员是拼命工作。24个人的店铺,社员只有3人,早上10点一直工作到末班电车的时间,每周工作6天。)日本法律规定1天工作6个小时以上的话,必须要有休息时间。日本许多居酒屋都会采取“多店铺”的工作方式,比如在X店铺工作6个小时以上了,那么打卡下班;但是需要到Y店铺打卡上班,以保证劳动力的充分利用。一般一个店铺的排班表是由社员进行管理的,全店铺的排班表都需要全盘管理,哪家店铺发生了突发情况,正社员必须要顶上。

建立在“自我牺牲”之上的饮食业

根据日本TDB的数据,在2018年度因人手不足倒闭的169家企业中,50%的企业回答正社员不足,33%的企业回答非正规社员不足。非正规社员不足表现最为明显的就是“饮食业”。日本饮食业依赖的是“廉价”的日本学生劳动力,通过实际的观察,违反劳动基准法的日本饮食店铺确实很多。但是,为何学生明明知道这样的店铺贪图自己的“廉价”,也不辞去工作呢?前文中出现的A和B分别是这样说的:

  • 有人帮我参考毕业后的工作,企业的人事部门也会培养我,随着工作的进展,越来越感觉自己是“被需要的”,这样的结果就是让我感觉到店铺就是自己的家一样;
  • 我在经理这样的职位,十分有意义,我从未想过辞职。虽然是学生,但是公司却能够委以我重任,让我能够学到很多。我也能够比其他学生更加有骄傲的资本!

从这两个人的情况来看,“被需要的感觉”以及“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成为不辞职的原因。其实也有许多学生是为了还生活费和奖学金(日本有些奖学金是需要还的)。深入了解日本的饮食行业的工作机制以后,发现了一个事实:日本的饮食店铺大多依赖学生的“干劲”,而不是从根本考虑雇佣正社员来解决人手不足,学生是流动的,所以就一直处在人手不足的状态!日本的饮食业可以说是“建立在学生的自我牺牲之上”!

背后的社会原因

社会,其实是一个闭环,许多因素都相互作用与影响。日本的学生工影响着饮食业的劳动力,而劳动力又决定一个企业的生死存亡。那么,是什么影响着日本的学生工呢?其实深层次来看,有下面两个社会背景。

  • 日本学费的上升以及父母的贫困化

很多人不敢相信,日本都施行了免费学习的政策,为何我还会说日本学费上升呢?日本的学费减免政策面向的是低年级教育,并未普及到大学教育。1960年日本的国立大学每年费用大约是1万2000日元,在2018年标准费用变为53万5800日元,第一年度需要缴纳81万7800日元。私立大学平均费用在86万日元左右,第一年需要缴纳大约131万的学费。1970年~90年代,日本的大学费用持续增加,但是并未成为较大的社会问题,因为终身雇佣和年功序列制度保证了日本老一辈的收入。但是到了1990年以后,劳动者的薪资以及公司构造发生了极大变化,负担大学生主要费用的老一辈,资产急速降低,这也就导致日本学生不得不自己想办法解决学费。

曾经日本大学生打工理由是“让自己更加财富自由”,而现在则变为“若不打工,则无法继续学业”。高中生以及大学生的情况,直接反映在雇佣端,所以很多学生不得不接受无理的条件!

  • 非正规员工的“重用”

利用非正规员工,想要降低运营成本的企业,将目光转向了“不得不为学费而打工的”学生。便利店、餐厅以及居酒屋等相关服务产业,将打工的学生培养成基础干部的雇用战略。打工的学生原本是很容易辞职以及临时调休,一般来说都是职场的“后备力量”。但是这些企业抓住了“学生心理”,将责任重大的任务交给学生处理,来增加其责任感,如果简单的辞职或者调休,那么就会对店铺运营造成一定的困扰,一般的日本学生都会努力克服困难,这就是所谓的“有价值感”“被需要感”。

在这些店铺中的人际关系也很有趣,类似于学校的“部门活动”。一般在同一家店铺工作的学生多是同级生或者前辈与后辈的关系,构筑这样的人际关系,让学生更加有“归属感”,让学生更加全心全意的为其工作。

结束语

日本学生和国内一样,都是初入职场,目的就是想要解决自己的“学费”问题。企业方面构筑让学生产生归属感和责任感的职场,以留住更多的非正规社员的学生打工者。虽然看起来是“各取所需”,可是其中却隐藏着许多“灰色”地带。看完以后真的会发现:与日本学生比起来,中国学生或许真的太幸福了。两种教育方式,都有着优点与缺点,这里也不好评判。伴随着幸福的是来自父母的“条条框框”,而跳出“条条框框”之外,面对则是社会的辛酸苦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