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称他为民国的“国学大师”,却行事粗鲁霸道,一生好色结九次婚

原标题:人称他为民国的“国学大师”,却行事粗鲁霸道,一生好色结九次婚

文/傅华轩

他是民国时期的国学大师,语言文字学家,北大教授。二十世纪有不少著名学者皆出其门下,如杨伯峻、程千帆、潘重规、陆宗达、殷孟伦、刘赜、黄焯等。他在经学、文学、哲学各个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尤其在传统"小学"的音韵、文字、训诂方面更有卓越成就,人称他与章太炎、刘师培并称三位"国学大师"。

此人叫黄侃(1886—1935),初名乔鼐,后更名乔馨,最后改为侃,字季刚,又字季子,晚年自号量守居士。湖北省蕲春县人。

如此了不起的大家,也有一些逸闻趣事,选录几段如下,认识一下这位个性鲜明的大家。

黄侃与号称"两足书橱"的陈汉章同为北京大学国学教授。一次,二人胼手胝足地凑在一起讨论学问,你瞅瞅这样子,二人多亲近啊,然而"言小学不相中,至欲以刀杖相决"。就是说,开始二人亲密无间地讨论问题,一会儿观点有了分歧,黄侃与陈汉章的辩论相持不下,黄侃便拿起一根手杖塞给陈,自己则执了一把短刃跳出门外,招手让陈汉章到外面去决斗,这就是黄侃的脾气。后来在同仁们的劝说下,黄侃才作罢,不过,黄、陈后来在中央大学再为同事,二人又"善遇焉",又成了友善的好同事。黄侃为陈的《史通补释》作序,在序中称陈为"魁儒",是刘师培大师之外又一博学之人,黄侃甚至自称"门下士"。后陈汉章患病,旁无童仆,汤水极不便。黄侃怜之,买了两瓶橘汁,让侄子黄焯送去。陈汉章辞职回乡时,黄侃准备送他一张床、一个菜罩,但因不知其门牌号,而没有送到,黄侃很是怅然。

黄侃对同时代的文人学者,少有赞许,康有为、梁启超、胡適、皮锡瑞等人都是他在课堂上嘲骂的对象。他对学生说:"我骂他们,是看得起他们,否则就不必费唇舌了。"转又对学生说:"我骂他们可以,你们还不够资格骂哩,你们若胆敢骂他们,就是大逆不道。"但他却并不因骂他们就将他们贬得一无是处,他将皮锡瑞的《经学历史》用作教材,常常在课堂上逐条进行评议,又常掩卷歌唱,唱罢叹道:"皮锡瑞的文章真好!"又说康有为十七日著成《广艺舟双楫》,真算得是大才子。

1926年,武昌高等师范改为国立武昌中山大学,黄侃任代理校长,因喜欢骂人,作风霸道,教育部便又正式委派石瑛担任该校校长。到任第一天的校务会,石瑛踌躇半天才开口道:"听说黄季刚先生治校方面比较专制……"话音未落,黄侃便起身说:"听说石瑛的姆妈偷和尚。"石瑛脸色骤变,质问他为何如此无理,黄朗声答:"我也是听说的。" 黄侃称呼校长石瑛为"阁下",石瑛对黄侃说不能用这样腐败的口吻称呼他。黄侃反问道:"称你为王八蛋,成吗?" 事实上,黄侃对石瑛也颇为忌惮。石身材魁梧,孔武有力,发起脾气来,不惜动粗,黄侃曾自我解嘲说:"碰着石蘅青(石瑛字蘅青),就像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石瑛对黄侃讲课只凭高兴,不用大纲也不写讲稿的教学作风,很不以为然。有一次,石瑛严肃地规劝黄说:"季刚,你读了一肚子好书,为什么不好好用以济世呢?还发什么狂呢?"黄侃俯首帖耳唯唯称是。有人曾嘲讽黄侃:"为何转了性?"黄毫不隐讳地说:"我打不过人家,有什么办法呢?"

某次,一达官宴客,座中亦有黄侃。席前,大家虚上座以待,一留洋归国的青年翩翩迟来,并不谦让,径坐首座,同座多有不平,心中不快,黄侃亦然。席间,青年夸耀说,"适自某达官家来,又某达官邀宴,尚无暇前往"。这家伙,够牛逼的,达官宴请都排队呢。黄侃啐道:"你这人真没学问!"青年即说自己留学某国某国,共有五六年之久,何以说他没有学问?黄侃起身道:"鄙人留学中国,四十余年,尚谈不到学问,你五六年之久,算得什么呢!"说话间,凑上前去,挥手打了该青年一记耳光,一下子把牛气哄哄的青年打懵了,青年缓过神来,欲还手,众人早将他拉扯出去了。虽然黄侃动粗,但,也给在座的人解了恨。

某日,北大课间休息,教授们聊起京剧名伶谭鑫培的《秦琼卖马》,胡適插话道:"京剧太落伍,甩一根鞭子就算是马,用两把旗子就算是车,应该用真车真马才对!"黄侃马上高声反驳道:"适之,适之,唱武松打虎怎么办?"一时为之哄堂。

黄侃、胡適同赴一宴。席间,胡適大谈墨学,黄侃对其所言甚为不满,跳起来说道:"现在讲墨学的人都是些混账王八蛋!"胡適大窘。黄又接着说:"便是适之的尊翁,也是混账王八蛋!"胡適怒极,正欲发作,黄却笑道:"我不过是试试你,墨子兼爱,是无父也。你今有父,何足以谈论墨子?我不是骂你,聊试之耳。"举座哗然大笑。

黄侃在南京量守庐的藏书达3万卷之多。每月发薪水,黄侃都必先去买书,有时将一月的工资全部用于买书。一次,黄侃购《四部丛刊》2000余册,耗资430元(他的月薪仅294元);又一次,他一次斥1600元巨资购买《道藏》。因黄侃购书,夫人常常为生计发愁,只能暗中向娘家求助。即便如此,黄侃还是不知足,他在诗中说:"十载仅收三万卷,何年方免借书痴?"章太炎特地给他写了"寄勤闲室"四字挂在书房。 因黄侃爱书,胡小石戏称其为"书淫",黄侃不以为讽,反而极为喜欢。徐复观则说:"黄先生一辈子最亲近的就是书。"

黄侃还有一个让人不好提及的毛病,更是好酒色。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黄老师在这方面经常出人意料,颇遭物议。据说,他一生结婚达九次之多。当年,刊物上曾有"黄侃文章走天下,好色之甚,非吾母,非吾女,可妻也"的极端攻讦之语。黄侃的师母汤国梨在《太炎先生轶事简述》一文中公开表明她看不惯黄侃极不检点的私生活,骂他"有文无行,为人所不齿",是"无耻之尤的衣冠禽兽"。而章太炎对这位大弟子身上的各种毛病(尤其是藐视道德的行为)则表示出足够的宽容和理解,认为黄侃酷似魏晋时代"竹林七贤"中阮籍那样放荡不羁的人物,不管他如何玩忽礼法,逃脱责任,毕竟丧母时呕血数升,仍是纯孝之人,内心是善良的,并非残忍之徒。也只有这位与黄侃相交甚深且脾气相投的恩师,才能理解这个弟子苦闷而与社会格格不入的内心世界。

黄侃先生的故事很多,仅举几例,真性情的黄侃跃然纸上,虽然有时爆粗,但很可爱。

人无完人,这就是国学大师黄侃的随性洒脱、耿直不阿的人品人性,其实,这样有话直说,性情奔放的人,比酸文假醋、文质彬彬的人更可爱。列位,你说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