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归来:所谓王朝更替,莫问凶吉,卧薪尝胆迎战,不枉来世一遭

原标题:王者归来:所谓王朝更替,莫问凶吉,卧薪尝胆迎战,不枉来世一遭

传奇故事(二)

我的故事,关乎权力、配偶以及生存。面对挑衅,我最本能的反应不是逃避或放弃,而是斗争。

你我都无法预测这场斗争的结果孰存孰亡,这正是故事本身的魅力所在。

和你所熟悉的电影《猩球崛起》的主角恺撒相同,我是黑猩猩,也是一位王者。

我的祖先与人类相伴而居,已经持续了上千年。

我的家在西非的塞内加尔,临近沙漠丛林处。

近20年来,塞内加尔的大部分植被地被人类破坏,这里的盗猎行为防不胜防,我的80%同胞已经消失。

目前,仅有数百只同胞,还居住在这片19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土地中。

我统治族群已有三年,在位时长比这里其他的任何同类统治者都要久。

优秀的首领,通常需要许多盟友给予支持。

我的统治地位让我拥有这里最好的一切,可我总是独来独往,无法相信任何人。

我的身边环绕着对手,他们伺机行刺、篡夺王位。

但我屡战屡胜,保住了地位,也保护了大家庭的32位成员。

用树枝钓白蚁

旱季来了,食物极其稀缺。

但我们懂得使用草棍当工具来钓虫子。

家园中大块的土堆吸引了家族的全体成员。

因为土堆里藏着饱含脂肪与蛋白质的食物——白蚁。

今天是几个月来,大家第一次聚在一起。

但,这很容易引起斗争。

大家来这里,只为了一个目的——生存。

在这里,才有觅食点,大家才可能活下去。

毋庸置疑,我得到了最佳的觅食点。

我分外警觉,深知家族的雄性既是我的部下,也是我的对手,他们随时会对王者发起挑战。

这是大金,他觊觎我的位置很久了。他肌肉发达,但缺乏战略。

对手一:大金

这是卢瑟,一位暴躁的壮年雄性,具有极强的攻击性。

对手二:卢瑟

维持家族秩序,这是我的职责。

我要用行动证明,事态尽在我的掌握之中。

但在我的世界里,光靠行动的力量是不够的。

我必须要懂得政治,才能巩固统治。

所以,我需要盟友。

这是克洛,曾经也是一位王者。

盟友:克洛

他很强壮,但胡子灰白,早已过争雄称霸的年纪。

我主动靠近他,为他梳理毛发,这样能让我们建立友情,互相给予支持。

未来才能够知晓,我们的这段新的友谊是否牢固。

高温中,幼年黑猩猩在玩沙子

夏季时分,丛林气温不断飙升,已经升到40摄氏度。

对于孩子们来说,旱地也许是巨大的沙坑游乐场。

但对于我们这些成年者而言,原本暗藏的紧张气氛会在燥热的空气中逐渐浮现。

我盯着对手大金,他袭击了年长的雌性,我哪能容得下这个。

作为臣民,他却公然袭击家族异性成员,这是对我的王者权力的公然挑衅。

然而,先动手的是老伙伴克洛,他代替我狠狠地教训了大金。

紧接着,我自己出手。

我拿起地上的树枝,奋力给大金最后一击,大金失败了。

我和克洛联手,形成了一股新的力量。

森林大火

干旱还未解决,一场森林大火突然而至,整个族群四分之三的领地被焚毁。

稀缺的食物和原有的家园也付之一炬,气温仍在持续飙升,水变得极度短缺。

年幼的孩子第一次面对这场大火有点不知所措,他抓起一把烧焦的叶子上下打量,当发现周围叶子都无法食用时,他低下了头,似乎有点难过。

抓起烧焦叶子的孩子

我和族群的成员们必须团结在一起谋求生存。

大家聚集在干涸的河床上,动用了祖祖辈辈传承的生存智慧,找到干裂地表下一处潜藏的水源。

出于罕见的巧合,家族里的七头雌性有三头在同一时间进入发情期。

她们臀部的红肿吸引全体雄性。

在我们的生存法则里,雄性首领在群体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和独一无二的交配权。

然而,雌性会尽可能与更多的雄性交配,以保证后代基因的多元性。

其他雄性都发现自己的机会来了。

我必须压制所有男性同伴,确保自己继续独占交配权。

之前从未有过这么紧急的时刻,我亟需证明我的实力。

我先发制人,对手亮出实力,聚集起来逼近,他们在数量上压倒了我和克洛,一切陷入混乱。

混乱中打斗的成员们

寡不敌众,我的手指折断,手掌也破裂了,大腿处有深可见骨的伤口,全身血迹斑斑,苍蝇在伤口处嗯嗯作响肆意吸嗜。

严重受伤的我

妻子们和孩子来到我的身边,安慰我,帮我舔舐伤口。

但他们不能久留,因为这里没有水源。

就连克洛也不得不抛下我。

在生存面前,任何温存的情感都不能久留半分。

除了我,整个族群都上路了,他们迁移向离这最近的水坑。

到达下一个水源的路程长达10公里,我被抛弃在原地,面临死亡和食肉者的攻击。

我被抛弃在原地

现如今,族群统治出现了空缺。

卢瑟瞄准了时机,在族群内部制造恐慌,朝大家扔石头、树枝,并大声恐吓成员。

他试图暴力征服同伴,从而称王。

但通向王者的道路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众叛亲离,伤痕累累,我强撑着身体寻找食物,在被彻底逐出队伍之前,我必须重返族群。

但我首先要养精蓄锐,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一周后,我正式踏上了漫漫归队路。

我就快到了。但我目前的状况不适合战斗,卢瑟发现我正在接近,他调整自己准备战斗。

我击败卢瑟的唯一机会,是让自己看上去尽可能强大。

我两脚站立,伴以高声恐吓,捶胸顿足,向卢瑟冲去。

卢瑟被吓住了,开始逃跑。

我正在恐吓卢瑟

我毫发无伤,东山再起的第一步完成了。

我和故友克洛再度会合,我们为彼此梳理毛发,加固缔结的友谊。

对我来说,归队意味着战斗只结束了一半,我现在既疲惫又脆弱,任何轻微的撼动,都可能让我的权力得而复失。

卢瑟似乎败退了,他向我比划着臣服的手势,祈求原谅。

但我拒绝了他。

接下来的几周内,卢瑟发现自己失势了。

其他雄性重新聚在我身边。卢瑟别无选择,只能跟随大部队的脚步。

我掩饰了自己元气大伤的事实,我的伤口尚未愈合,其他雄性随时有可能再次围攻我。

眼下,我似乎成功骗过了所有人。

密云裹挟着雨水而来,旱季总算是结束了。

雨水到来

生命在一场倾盆大雨中开始狂欢。

我的领地发生了变化,到处都是水,有吃不完的食物。

族群的负担轻了,艰难的几个月已经过去。

所有人都能稍稍松口气。我基本已经痊愈,渐渐恢复了力气,我在同伴面前炫耀展示更多的自信与力量。

比起表现出来的强大,我实际上更虚弱一些。

所以,我尽可能独自外出,给自己补充额外的营养。

我狼吞虎咽地吃下所有可吃的食物,果子,草叶,连蚂蚁都吃。

我快要痊愈了。

但如果只是恢复健康,可能还不足以让我守住权力。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知道只靠一个盟友是不够的。

我选了新的策略,开始为别人梳理毛发。先梳理这个,再梳那个。

几周渐渐过去,我建立了一支以自己为核心的队伍。

他们是年长的兵团,人人是战斗老手,但由于年迈不会觊觎我的宝座。

现在,我要进一步观望,看看我的准备工作是否足以应对谋反。

和预期一样,一只雌性进入发情期,她臀部的红肿引来了年轻雄性的注意。

上次,我势单力薄。

替我出战的盟友们

这次我召集了大批盟友,他们个个身先士卒,为我扫平道路。

我展现力量,只是为了警告对手,滚远一点。

如果我成功保住了首领的地位,将继续拥有独一无二的交配权。

数量巨大的盟友,分散在族群的各个角落,没有哪个对手敢正面挑战我。

新出生幼崽

9个月后,我的幼崽出生了,我得偿所愿。

作为首领,我繁育后代的数量是族群其他雄性成员的两倍。

这是我继续掌管大权的奖励,我的领导地位,王朝的未来,都得到了巩固。

但我总要随时等待对手的僭越与挑衅。

未来,我的某个儿子或许也会像我一样历经波折,成为王者。

在危机中求生存,将成为孩子们最大的挑战。

附:往期精彩回顾

传奇故事(一)

单亲妈妈的复仇之路:丈夫和两个孩子死后,我成为了女王……

文 / 刘珊珊 审 / 俎燚楠

资料来源:

BBC纪录片《王朝:黑猩猩统治的强者》,2018-11-12,英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