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汽车宣告破产 庞青年的低智商骗术是如何屡屡得手的?

原标题:青年汽车宣告破产 庞青年的低智商骗术是如何屡屡得手的?

杭州青年汽车破产 管理人:已按比例清偿各债权方债务

“没等到水氢汽车下线,却把青年汽车给等破产了。”11月18日,有媒体报道,据人民法院公告网破产文书,因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已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破产程序。

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6月19日,法人代表为庞青年,注册资本32588万人民币。主要经营范围为生产乘用车零部件;批发、零售汽车等。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2月27日,法人代表为庞青年,注册资本26000万人民币。主要经营范围为汽车零部件制造、销售;销售莲花品牌汽车等。

今年8月,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曾以青年汽车集团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明确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青年汽车集团破产清算,但遭到驳回。法院认为,青年汽车系列企业的部分核心资源具备营运价值,青年集团仍在继续经营,不存在资产完全不能变现的情况;虽然青年汽车集团存在一定的清偿困难,但存在通过自行协商、政府帮扶、引入投资等方式清偿债务的可能。

然而三个月之后,青年汽车仍走向破产。

“水氢发动机”终究还是没“落地”

2004年通过收购贵航云雀汽车,庞青年开始进入轿车行业。2009年,庞青年曾公开表示,欲在全国建立10大生产基地,使青年汽车的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投资的地方涉及济南、泰安、连云港、石嘴山、鄂尔多斯、海宁、六盘水等,总投资计划444亿元。鼎盛时期,他甚至还试图收购瑞典萨博汽车。

然而其中最为人“称道”的是今年5月23日,一辆“加水就能跑”的水氢发动机汽车登上河南《南阳日报》头版,被当地领导调研时公开点赞:“Very good!”与科学常识相距甚远的宣传,让这个被当地政府大力支持的重点项目,引发了全民质疑。

事实上,在此之前的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金华青年汽车等7家骗补车企受到行政处罚。公开信息显示,涉事关联企业多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企业实际控制人庞青年也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被限制高铁、飞机出行的企业家是如何实现跨区域投资和项目落地的,个中细节亦颇耐人寻味。

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需将两个硕大的储水箱加满自来水、河水或海水,就能让一辆卡车跑超过500公里,轿车续航里程更可长达1000公里。在庞青年一手搭建的造车世界里,实现这个天马行空的想法,只需要一种神秘的“特殊催化剂”。再加上两个深蓝色的气体过滤瓶,就可以保障氢气纯度高达99.99%。

在清华大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卢兰光看来,这种匪夷所思的做法无异于“骗局”。

打着新能源的幌子 背地里做着煤炭生意

早在2011年,庞青年实际控制的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协议,投资建厂的同时,由鄂尔多斯市政府配给青年汽车两项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其时,煤价高企,利润颇丰。

然而,在收购萨博汽车尚未成功、生产线尚未投产、13亿吨煤炭指标尚未兑现之时,青年汽车即将煤炭指标转手卖与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并收取2亿元人民币定金。但是,收购萨博汽车失败,鄂尔多斯市政府不予青年汽车煤炭指标,青年汽车与亿佳合公司的交易陷入僵局。随后,亿佳合公司选择报案,并最终获得警方以涉嫌诈骗对庞青年立案侦查。

此后,青年汽车集团旗下的青年莲花轿车品牌再无力向市场推出新的车型,此后青年汽车集团便集中于客车业务。然而企业转型客车其实也是为了骗来国家补助。2019年4月,工信部公布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车辆补助资金清算审核,其中青年汽车2017年共申请343台新能源汽车,申请补助资金7417万元;但以上申请补贴的车辆全部未通过审核,原因主要为:国家监管平台发现其单个新能源车的累计行驶里程不足2万公里。

金华青年汽车虽未获国家补贴,但却提前拿到了地方补贴。2018年5月,浙江省科技厅公示2017年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申报资料车辆信息,其中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2017年的申请数量为343辆,申请补助资金7417.98万元。

此外,工信部公布的2018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预拨审核情况表中,青年汽车申请了420辆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总额为3152万元。不过这笔补助能否通过审核目前仍未知。

低智商骗术为何屡屡得手

陷入债务危机、被限制高消费、官司缠身的青年汽车按理说早就走在了破产的边缘,但奇怪的是,青年汽车犹如一只“打不死的小强”。青年汽车在全国各地的思路几乎都是一样的,合作初期,庞青年向当地政府描绘了一幅巨大的汽车产业蓝图,由青年汽车和当地政府共同投资,青年汽车则通过这种方式圈地、圈资源、套取国家补贴、政府资金而收获厚利,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投资项目皆“难产而死”。

庞青年名下共73家公司,这些公司被法院强制执行56次,行政处罚5次,被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数量高达168次,最新一次为今年2月25日。判决书显示,青年汽车拖欠贷款,将近5年未支付。事实上,青年汽车是有偿还欠款的能力,庞青年与其公司的这种行为用“老赖”来形容是不为过的。

但青年汽车提出资产大于负债、破产程序不利于债权人利益最大化等异议。法院最终判定不构成法律规定破产条件,驳回申请。消息显示,2016年至2019年间,青年汽车至少已有5次被申请破产,结果都被“救”下来了。

“骗”也好,“合作”也好,庞青年喜欢找地方政府合作,一方面是以“汽车”项目为诱饵,承诺创造就业、税收,对地方政府极有吸引力。能引进汽车项目,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当然是极好的,所以才会那么积极许诺配置资源。

另一方面,私人或私营公司的钱不仅不好骗,得手之后还更容易遭遇极端追债手段,相比之下政府部门“花”的不是自己的钱,该追的债还是会追,但也仅限于合法手段。而被列为失信执行人30余次的庞青年,仍然可以继续“造车”。

直播车市

从庞青年及青年汽车的整个发展过程中,我们可以发现,除了在客车领域看似颇有成绩,其他方面,尤其是轿车领域,算是一败涂地。但就在一个月前的2019年10月16日,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获得了一笔1.18亿元的扶持基金,希望青年汽车的破产能给那些投资者敲响警钟,与虎谋皮切忌引火烧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