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两广事件:李克农背后成功搞定李宗仁

原标题:1936年两广事件:李克农背后成功搞定李宗仁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赵南成 梁念钊

6月中旬,延安。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李克农到红军大学政治部找组织科科长云广英谈话:“两广事件”的发生,中央认为是国民党内部分裂的表现,其真相我们现在还不太清楚。但是在这种事态下,我们可以利用国民党中央和各省地方势力之间的矛盾,进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工作,以促进抗日斗争运动的发展,这是十分必要的,也是有利的。

李克农向云广英交代任务:中央决定派你出去,以红军代表的身份,向广西当局进行抗日民族统战工作。

党中央决定指派云广英当红军代表,是经过反复考虑的,是周恩来、李克农策划拟定的。

云广英是广东文昌人(后文昌归海南省),大革命时期在广州参加过革命活动,1929年在广西百色参加过张云逸、邓小平领导的百色起义,对两广情况比较熟悉;30年代初在江西中央苏区当过特科学校的政治教员,参加过第二、三、四次“反围剿”斗争和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经受过血与火的锻炼,有丰富的斗争经验。李克农对云广英说:“我们认为派你出去活动是合适的,你的意见怎样?”云广英表示:“我是共产党员,完全服从党的决定。”

隔天,云广英随同李克农到中央办公厅,见到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叶剑英参谋长、张闻天等同志也在座。周副主席对当时的形势作了分析,并明确指示云广英南下的工作任务,其中提到可与进步人士宣侠父(黄埔军校学员,在周恩来领导下做统战工作,为十八集团军高级参议)联系。

当离开中央办公厅时,毛主席握着云广英的手说:“你这次出去工作很好。”

李克农具体告诉了云广英到“两广”后与中央联络的办法,约定了电报密码、呼号和波长等事项,并嘱咐要发报时,先译成密码,然后托“两广”的电台代发。

3天后,中共陕甘苏区对外联络员白坚陪同云广英一起离开瓦窑堡,乘坐一辆军车经延安到西安。第二天,云广英独自乘火车前往天冿,与中共北方局负责人王世英接头。在天津得知广东陈济棠部队的军长余汉谋已投靠蒋介石,陈已逃离广州去了香港,广东的局势较乱,王世英对云广英说,你化名“林秀先”,从香港转道去南宁找李宗仁,不必到广东了。这一决定由中共北方局通知了李宗仁在天冿的代表机关,再通过其秘密电台告知了李宗仁和白崇禧。

经上海赴香港,再从广东坐船经梧州到南宁,6月下旬的一天,拖轮驶进南宁的洋关码头,穿着西装、提着籐箱、一身香港商人打扮的“林秀先”上岸了。因为从外地来南宁的人不多,“林秀先”一上岸就受到桂系警察的监视,被严密盘查,并被指定到一间旅馆住宿。云广英住下后经过了解,得知近几日形势更加紧张,蒋介石从贵州、湖南、广东各地调集部队围困广西,想用武力迫使李宗仁、白崇禧从命。而李、白也严密布防,将训练有素的民团武装集中统管,又将省防军由14个团扩编为44个团,摆出与蒋介石中央军决战的阵势。

内战有一触即发的危险,要尽快见到李宗仁!

云广英第二天上午冒着危险径直前往民生路国民党第四集团军总部。经过一番波折,“林秀先”被一位副官带进李宗仁办公室。一进门,身穿军装、脚蹬黑皮靴的李宗仁迎了过来,握着他的手说:“我早已知道林先生要来,请坐!”

李宗仁

两人坐下后,李宗仁立即挥手示意站在两旁的卫兵退出去,接着说向毛主席、朱总司令问好。寒暄几句,话题很快转到当前时局。李宗仁专注地听这位中共密使的谈话,不时点头。“林秀先”说,现在日军对我国中部进攻,他们无疑要占领全中国,变中国为殖民地。目前摆在全国人民面前的唯一出路,就是反对内战,坚决抗日,把日本帝国主义打出去。我们党很早就提出“反对内战,一致抗日”,主张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把全国一切不愿当亡国奴的人团结起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变中国为独立、自由和领土完整的国家。

“林秀先”接着说,蒋介石对日本釆取不抵抗政策,在国内发动内战,造成了今天中国严重的民族危机。我们认为他这种顽固反动的主张,其恶果是亲者痛、仇者快,全国人民是不能容忍的。他强调:“我们党中央这次派我到广西来,就是为着商谈关于合作抗日的问题。我认为只要全国各方面愿意和决心抗日的力量都团结起来,互相配合,进行抗日救亡运动,促进全面抗日高潮的到来,那我们就一定能战胜日寇,取得全国抗日战争的胜利。”由于真正领会了党的抗战政策和党中央的意图,“林秀先”的一番话讲得在情在理。

李宗仁听得很认真,没有插话,多次点头。最后他说:“林先生说得很好,中共所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我们完全拥护和赞成,我们也正在促进抗日运动的发展,希望今后在抗日斗争中互相配合。”随后李宗仁落实了今后由桂军政治部主任王公度与“林秀先”联系。

8月中旬,在蒋介石调动几十万军队完成对广西战略包围的紧急关头,由于云广英贯彻了我党“逼蒋抗日”而不是“反蒋抗日”的方针,经过多次与王公度主任联系协调,终于促成蒋、桂双方谈判,矛盾得以解决,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内战。

云广英的儿子云奋生说:“当时的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说过,‘云广英同志是我党派出以红军代表身份与李宗仁接触的第一人’,当这个第一不容易啊!”

“第一”意味着开拓,意味着不怕艰难困苦,意味着要机智勇敢,意味着流血牺牲前赴后继!无数的“第一”,凝聚成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气”,这是我们民族的力量和希望!

6月中旬,延安。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李克农到红军大学政治部找组织科科长云广英谈话:“两广事件”的发生,中央认为是国民党内部分裂的表现,其真相我们现在还不太清楚。但是在这种事态下,我们可以利用国民党中央和各省地方势力之间的矛盾,进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工作,以促进抗日斗争运动的发展,这是十分必要的,也是有利的。

李克农向云广英交代任务:中央决定派你出去,以红军代表的身份,向广西当局进行抗日民族统战工作。

党中央决定指派云广英当红军代表,是经过反复考虑的,是周恩来、李克农策划拟定的。

云广英是广东文昌人(后文昌归海南省),大革命时期在广州参加过革命活动,1929年在广西百色参加过张云逸、邓小平领导的百色起义,对两广情况比较熟悉;30年代初在江西中央苏区当过特科学校的政治教员,参加过第二、三、四次“反围剿”斗争和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经受过血与火的锻炼,有丰富的斗争经验。李克农对云广英说:“我们认为派你出去活动是合适的,你的意见怎样?”云广英表示:“我是共产党员,完全服从党的决定。”

隔天,云广英随同李克农到中央办公厅,见到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叶剑英参谋长、张闻天等同志也在座。周副主席对当时的形势作了分析,并明确指示云广英南下的工作任务,其中提到可与进步人士宣侠父(黄埔军校学员,在周恩来领导下做统战工作,为十八集团军高级参议)联系。

当离开中央办公厅时,毛主席握着云广英的手说:“你这次出去工作很好。”

李克农具体告诉了云广英到“两广”后与中央联络的办法,约定了电报密码、呼号和波长等事项,并嘱咐要发报时,先译成密码,然后托“两广”的电台代发。

3天后,中共陕甘苏区对外联络员白坚陪同云广英一起离开瓦窑堡,乘坐一辆军车经延安到西安。第二天,云广英独自乘火车前往天冿,与中共北方局负责人王世英接头。在天津得知广东陈济棠部队的军长余汉谋已投靠蒋介石,陈已逃离广州去了香港,广东的局势较乱,王世英对云广英说,你化名“林秀先”,从香港转道去南宁找李宗仁,不必到广东了。这一决定由中共北方局通知了李宗仁在天冿的代表机关,再通过其秘密电台告知了李宗仁和白崇禧。

经上海赴香港,再从广东坐船经梧州到南宁,6月下旬的一天,拖轮驶进南宁的洋关码头,穿着西装、提着籐箱、一身香港商人打扮的“林秀先”上岸了。因为从外地来南宁的人不多,“林秀先”一上岸就受到桂系警察的监视,被严密盘查,并被指定到一间旅馆住宿。云广英住下后经过了解,得知近几日形势更加紧张,蒋介石从贵州、湖南、广东各地调集部队围困广西,想用武力迫使李宗仁、白崇禧从命。而李、白也严密布防,将训练有素的民团武装集中统管,又将省防军由14个团扩编为44个团,摆出与蒋介石中央军决战的阵势。

内战有一触即发的危险,要尽快见到李宗仁!

云广英第二天上午冒着危险径直前往民生路国民党第四集团军总部。经过一番波折,“林秀先”被一位副官带进李宗仁办公室。一进门,身穿军装、脚蹬黑皮靴的李宗仁迎了过来,握着他的手说:“我早已知道林先生要来,请坐!”

两人坐下后,李宗仁立即挥手示意站在两旁的卫兵退出去,接着说向毛主席、朱总司令问好。寒暄几句,话题很快转到当前时局。李宗仁专注地听这位中共密使的谈话,不时点头。“林秀先”说,现在日军对我国中部进攻,他们无疑要占领全中国,变中国为殖民地。目前摆在全国人民面前的唯一出路,就是反对内战,坚决抗日,把日本帝国主义打出去。我们党很早就提出“反对内战,一致抗日”,主张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把全国一切不愿当亡国奴的人团结起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变中国为独立、自由和领土完整的国家。

“林秀先”接着说,蒋介石对日本釆取不抵抗政策,在国内发动内战,造成了今天中国严重的民族危机。我们认为他这种顽固反动的主张,其恶果是亲者痛、仇者快,全国人民是不能容忍的。他强调:“我们党中央这次派我到广西来,就是为着商谈关于合作抗日的问题。我认为只要全国各方面愿意和决心抗日的力量都团结起来,互相配合,进行抗日救亡运动,促进全面抗日高潮的到来,那我们就一定能战胜日寇,取得全国抗日战争的胜利。”由于真正领会了党的抗战政策和党中央的意图,“林秀先”的一番话讲得在情在理。

李宗仁听得很认真,没有插话,多次点头。最后他说:“林先生说得很好,中共所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我们完全拥护和赞成,我们也正在促进抗日运动的发展,希望今后在抗日斗争中互相配合。”随后李宗仁落实了今后由桂军政治部主任王公度与“林秀先”联系。

8月中旬,在蒋介石调动几十万军队完成对广西战略包围的紧急关头,由于云广英贯彻了我党“逼蒋抗日”而不是“反蒋抗日”的方针,经过多次与王公度主任联系协调,终于促成蒋、桂双方谈判,矛盾得以解决,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内战。

云广英的儿子云奋生说:“当时的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说过,‘云广英同志是我党派出以红军代表身份与李宗仁接触的第一人’,当这个第一不容易啊!”

“第一”意味着开拓,意味着不怕艰难困苦,意味着要机智勇敢,意味着流血牺牲前赴后继!无数的“第一”,凝聚成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气”,这是我们民族的力量和希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