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尔衮去世后,顺治为何对其展开清算?

原标题:多尔衮去世后,顺治为何对其展开清算?

清朝前期,许多人物的功过是非以及历史评价如同“过山车”,有些人本来高高在上,然后突然一落千丈,多尔衮就是其中一位。多尔衮去世后,先被追封为皇帝,后又被顺治批判得“臭名昭著”。这种“过山车”式的遭遇,主要受君臣关系以及朝堂各派系的矛盾所驱使。

多尔衮与顺治关系不和谐

在历史上,权臣与皇帝的关系往往十分紧张,权臣一般不愿意归政,皇帝要清算权臣才能皇权回归,张居正的下场就是典型。所以,多尔衮的悲剧在他当独掌朝纲时就已经埋下种子。

顺治从继位起,多尔衮就没将其当做皇帝,而是当做傀儡,并对他采取措施:

一、推行后宫不得干政的制度,严格限制孝庄与顺治接触。

“睿王摄政时,皇太后与朕分宫而居,每经累月,方得一见——《清世祖实录》”

顺治当时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被活生生地与母亲分离,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他岂会不恨多尔衮?

二、在顺治的教育问题上,多尔衮为了避免他“懂事”,采取放养式的教育方式。为其聘请了五位老师,三个满人,两个汉人。但在学习时,听凭顺治爱好。小孩子约束能力差,只顾着玩,以至于后来的顺治多次埋怨多尔衮。

三、在处理军政大事方面,多尔衮要求顺治临朝听政。也就是说,多尔衮指点江山,发号施令,顺治就在一旁看着。

皇权全部都掌控于多尔衮之手,权力中心也从宫中转移至摄政王府中,他不让王公大臣侍奉皇帝,“竟以朝廷自居,令其日候府前。”尤其是“皇父摄政王”的称号,大有取代顺治的趋势。

后来,顺治非常不满地说道:

“唯拱手以承祭祀,凡天下国家之事,朕既不预,亦未有向朕详陈者——《清世祖实录》”

皇权的唯一性与排他性决定了,多尔衮如果不篡位,等待他的就是清算。

小孩子长期受到压制,长大后更容易叛逆。随着顺治的长大,以及受汉文化的影响,他对多尔衮只会更加不满。

八旗权贵对多尔衮的反攻

多尔衮在打天下的过程中,对两白旗倚重颇多。所以,分配胜利果实时,两白旗出尽风头,地盘、职位、财产都占上风,这就容易得罪其他旗。其他旗就找到一个代理人——济尔哈朗,一是因为他经验丰富,二是他原本位居辅政王,后来被多尔衮打击,对其心怀怨恨。

多尔衮与顺治的矛盾既然产生,那被人利用就是迟早的事。就在这时,多尔衮集团由于群龙无首,内部矛盾也爆发,他手下分成两派,争权夺利,相互攻击。

因此,多尔衮去世后,以济尔哈朗为首的被压制过的满清权贵就充分利用皇帝要君临天下的迫切心情,开始对多尔衮算账。他们首先收回多尔衮生前的印章、赏功册,然后削弱其家族的军事实力。

多尔衮生前将清朝的主要军事力量交给多铎与阿济格,当多铎已经去世,对济南尔哈朗形成威胁的只剩阿济格。阿济格曾仗着战功,要求多尔衮给他一个辅政的名额,但遭到拒绝。多尔衮去世后,阿济格想扩大自己的势力,企图独吞两白旗,结果遭到多尔衮正白旗旧部反对。

济尔哈朗趁机拉拢多尔衮旧部,联名上书弹劾阿济格,揭发阿济格对多尔衮不敬,轻易将其扳倒。

顺治八年正月十二日,多尔衮去世仅一个月,顺治亲政。多尔衮原来的亲信一看形势有变,许多都倒向济尔哈朗。此时,两白旗没有领头羊,阿礼格成为阶下囚,济尔哈朗认为时机成熟,便于顺治八年二月上书皇帝,揭发多尔衮:

“显有悖逆之心。臣等从前俱畏威吞声,不敢出言。是以此等情形未曾入告。今谨冒死奏闻,伏愿皇上速加干断。”

济尔哈朗列举了多尔衮十六款罪状,大致分为四类:

一、排除异己,“背誓肆行,妄自尊大”,将济尔哈朗权力剥夺,反立多铎为“辅政叔王”;

二、吃穿用度逾制。礼仪与帝王等同,王府与皇宫相似,私用皇帝专属的黄袍、东珠等;

三、对皇帝以及先皇大不敬;

四、将豪格迫害致死,并娶其妻。

正白旗的苏克萨哈等人,也纷纷跳出来揭发多尔衮曾经“谋篡大位”。

顺治忍了多尔衮很久,早就盼望有人跳出来弹劾他。看到济尔哈朗等人的奏折后,顺治心里压抑多年的不满像火山一样喷发,果断下令将多尔衮“削爵、撤庙享、罢谥号、黜宗室、籍财产入宫”。

转眼间,无限风光的多尔衮,死后不到两月便成了大清罪人。

秋媚说:多尔衮处在皇父摄政王的高位,既威胁了顺治的皇位,又压制了满清王公的地位,往上是篡位,退下也会遭人定罪。位极人臣难,平安落地更难,成为周公难上加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