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登新:2019是A股一元退市元年

原标题:董登新:2019是A股一元退市元年

2019年是A股“一元退市”元年

——投资者“用脚投票”的自觉与成熟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董登新教授

摘要:2019年沪深A股市场共有8只垃圾股被“一元退市法则”赶出市场,这是股民自主“用脚投票”的结果,这是投资者的觉醒,更是市场理性的回归。

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美国股市正式步入“大进大出”的新阶段。当年美国股市IPO数量最多的年份曾高达845家,但当时一年退市公司数也可高达三、五百家。其中,私有化退市与强制退市各占一半,而在强制退市中,约有一半则是通过“一美元退市法则”被赶出股市的。这就是美国股市的“大进大出”、大浪淘沙、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

“一美元退市法则”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退市标准,它是将垃圾股的“退市决定权”完全交由投资者“用脚投票”来表达的,不需要任何条件和理由。

“上市难”、“退市更难”,这是人们对中国A股市场曾经刻板而糟糕的历史印象。然而,这一印象正在被“上市易”、“退市更易”的新理念所取代。

曾几何时,在A股市场,大量牛散、皮包公司振臂一呼、率领散户爆炒垃圾股,疯狂炒壳、赌壳,市场甚至一度流行“越垃圾越爆炒”的赌徒理念。然而,随着“科创板+注册制”的横空出世,以及深交所即将实施以创业板注册制为主的重大系列改革,IPO批文不再是一纸难求,甚至未盈利的创新企业也可以IPO,更关键的是IPO审核周期从过去长达两三年已缩短至最快三、四个月,IPO效率大幅提升,而IPO成本大幅下降,所谓的A股“壳资源”,已分文不值;所谓的“上市难”问题,已不复存在。

什么样的制度规则,就会培养什么样的投资者。僵尸企业垃圾股的“见光死”已成为新退市制度活生生的现实,其威慑力远超出市场主体的想像力。

科创板率先推行直接退市,并废除“暂停上市”、“恢复上市”、“重新上市”这类“死缓”条款,使得退市效率更高、威慑力更大。更为重要的是,僵尸企业过去为保住上市地位(壳)而不惜财务造假、等待皮包公司买壳的图谋已化成泡影,为此,最为精明的股民已不再参与炒壳、赌壳的死亡游戏,牛散及皮包公司终于失去了爆炒垃圾股的“群众基础”,垃圾股成为了过街老鼠,已无人问津。

为此,“一元退市法则”在A股市场大放光彩,股民“用脚投票”的能力大幅提升。面对全新的游戏规则,一些僵尸企业也开始改变应对退市风险的旧思路。因为一元退市法则已等不及“连续三年亏损”的暂停上市标准,它甚至会提前一年将其赶出股市,而做假账的代价会更大,因此,僵尸企业已经无路可逃。在2019年暂停上市的9只个股中(见表一),如果不是“暂停上市”,其结果一定是提前进入一元退市通道。这就是市场(制度)的成熟、股民(投资者)的成熟!这也是制度对股民的基本尊重! A股市场“只进不出”的窘境终于被彻底打破,A股“退市更难”的尴尬格局将不复存在。

中国股市过去28年间,总计有54家A股公司被强制退市,年均退市不到2家(见表二),然而,仅2019年一年,A股强制退市公司就多达10家,其中,已有8家是被一元退市法则赶出股市的,它们分别是:深交所的*ST中弘、*ST雏鹰、*ST华信、*ST印纪、*ST神城;上交所的*ST大控、*ST华业、*ST鹏起。也就是说,2019年80%的退市公司是被“一元退市法则”赶出市场的,这就是群众(股民)的力量,也是市场属性的回归。

2019年是“一元退市”元年。虽然A股一元退市法则早在2012年诞生,但由于注册制改革一直不见动静,“上市难”、“退市更难”的格局无法改变,因此,牛散和皮包公司爆炒垃圾股壳资源的侥幸照样猖獗,一元退市法则形同虚设,一直没有用武之地。直至2019年“科创板+注册制”的横空出世,以及深交所创业板注册制改革预期,一元退市法则终于被唤醒,并且在一元退市法则见效的头一年,就大放异彩、大显神威,这是股民的胜利,也是A股制度完善的必然结果。

目前,一元退市法则正在改变A股市场生态及投资理念。2019年沪深港通“北上资金”不断加大对蓝筹股投资,再加上内地投资者主动对垃圾股“用脚投票”,这使得A股市场的投资风向标正在发生改变,市场生态也在发生巨大变化,价值投资与长期投资的理念正在逐步形成。除“暂停上市”外,已有不少“一元退市”概念股正在批量涌现(如表三),它们大多都是ST股和*ST股,这是股民“用脚投票”的力量,也是A股市场大浪淘沙、优胜劣汰功能的正常回归。2019年只是一元退市的“元年”,可以预料,以后一定会有更多的垃圾股被一元退市法则赶出股市,这标志着A股炒壳、赌壳时代的基本终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