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自恋、老谋深算...《长安道》成就了“渣男”范伟,但海岩剧真没法拍电影

原标题:出轨自恋、老谋深算...《长安道》成就了“渣男”范伟,但海岩剧真没法拍电影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上周新片的整体表现都没有太多亮点,不过叔还是关注了其中的两部。除了已经讨论过的《大约在冬季》,还有这部《长安道》

从票房上看,《长安道》4天不到两千万的成绩也证明了影片其实没有水花。这部电影吸引叔的原因,主要是范伟

从2016年上映的《不成问题的问题》之后,范伟这几年都没主演有更多发挥空间的剧情片。《长安道》里万正纲这个角色,又让他展现了作为演技派的实力。

在这部电影里,范伟老师成功诠释了一个渣男,但并不会令观众产生恨意,相反还会有些许同情和理解。

要了解万正纲如何“逐渐渣化”,得先来看《长安道》的整个故事。

《长安道》涉及的盗墓题材,在近年来已经有不少热门的影视剧。不过这部电影比盗墓小说改编的作品要更具真实感,因为故事中的“唐代武惠妃石椁被盗案”,的确是发生过的案件。

这个被盗的石椁在海外漂泊6年后才被公安机关从美国追回,现在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展出↓↓

《长安道》所讲述的,就是这个石椁如何被盗,又如何被追回的故事。

但千万别以为这是一部纪实性很强的罪案电影,毕竟小说的原作者是海岩。传说中的“海岩风”,就是擅长在各种案件里穿插一些多角恋狗血情。

比如《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两个男主人公分别是律师和犯罪嫌疑人,但同时又分别是女主人公现在和过去的恋人,典型三角恋。同样知名的《玉观音》又是女缉毒警察和毒贩之间的感情纠葛。

在海岩的创作里,悬疑案件只是背景,最大的作用是把角色置于人性选择的漩涡里。所以《长安道》也是同样的风格,看起来是讲盗墓,其实还是讲各种情感。

范伟饰演的万正纲,既是盗墓事件中的重要一环,也是所有情感纠葛的起源。

身为历史教授,万正纲一直视学术为生命,读书做学问就是他的全部乐趣所在。而就是这样一个老实人,却选择了出轨。

原因很简单:和妻子缺乏精神交流。他认为,听他念文章会哭的林白玉(陈数),才是真正懂得他内心世界的人。

抛妻弃女,让他和女儿万俊(焦俊艳 饰)有了深深的情感裂痕。离开父亲后,万俊改名赵红雨,成为了一名警察。

令万正纲没有想到的是,林白玉其实是一个蛇蝎美人。除了表面上电视台主持人的工作,背地里还涉及倒卖文物的非法产业。她严密控制着万正纲,一方面借“学者老公”维持着体面,另一方面也利用万正纲的知识和人脉助力自己的产业。

就在林白玉和搭档谋划盗取武惠妃墓前,警方查到了蛛丝马迹,于是派赵红雨到十几年未见的生父身边做卧底,邵宽城(宋洋饰)成为了她的搭档。

整个故事的情感核心,其实就全在万正纲这个人物身上。随着他一步步展露本性,也将影片推向高潮。

万正纲这个人物是全片中最值得思索的,因为他具有复杂性,所以能从多方面来理解。

他的人生选择,都离不开一个读书人油腻的自恋情结。出轨是为了追求能认同自己的女人,在妻子林白玉的盗墓计划中悄然筹谋,于不知不觉掌握全局,也有自恋带来的权力欲望。

但同时,他也因“多情”而使自己陷入深渊。

由于对女儿赵红雨心存歉疚,万正纲一直尽力想要弥补。面对无法原谅自己的女儿,万正纲已经近乎卑微,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心想要挽回亲情,俨然就是可怜的老父亲形象。

出于对女儿的爱,万正纲倒卖文物为女儿筹措基金,只为了保障她后半生衣食无忧。蹚入盗墓的浑水,一部分原因也是林白玉以女儿作为要挟。

既是自私渣男,又父爱无疆,这是万正纲身上最大的矛盾。这种复杂感也使人物更具解读空间。

万正纲值得同情的一面在于,他也因自己的人生选择自食其果。这个属性也决定了只有范伟来出演这个角色,才是最好的选择。

表面的万正纲,既和蔼又幽默,林白玉生气时能说出“你生气很美,我不忍打断”这样的金句。但他的温和,全来自于惧怕。他的生活被林白玉严格掌控,具体到衣服裤子穿什么颜色都不能自己决定。

而完全听话,换来的依然是林白玉的出轨。

另一方面,付出真心的女儿却是卧底,利用他的爱来达到破案的目的。

给予而从来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每一个人都在撕碎他的“脸面”,这也一步步将万正纲逼向崩溃边缘。

所以这样一个渣男,完全无法用“恨”字概括。

从人物性格看,范伟的确是最适合的人选。老实敦厚的外型,说话不紧不慢还有幽默感,完全是万正纲本人。同时,他还能做到平和的台词中也能带有中年人的算计。这类表演,他在《不成问题的问题》中已经出色发挥过一次。

虽然温和,但崩溃戏份时,也爆发出了绝对的情绪感染力。

“真相是什么?真相只是你我认为的,这个世界没有真相”,一直是万正纲面对学术和世界的信念。

这句话同样是他人生的概括。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万正纲,都可以根据从自己的角度去解读。

我们的大银幕上难得出现了相对有复杂性的角色,这是《长安道》的吸引点。

但对于电影整体而言,最大的看点也就仅仅于此了。除了万正纲这个角色有多面性,其他人物都是一如既往扁平,好坏全部写在脸上。并且电影的视听效果其实非常电视剧质感。

导演李骏本身是拍电视剧出身,《中国式结婚》、《落地请开手机》、《北上广不相信眼泪》等都是热剧。但转战大银幕之后,他显然没有完美衔接。

仅从视觉来上看,整体色调就非常网剧感。

叙事也更像是一部剧的大纲。大致展现出人物关系,但每一条都没有深挖。查案的部分过于精简,最终变成了说教片,也缺乏可看性。

这也再度证明,海岩的故事其实并不太适合改编成电影。黄晓明和Angelababy主演的《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同样是文物被盗+感情线,但最终呈现的只是一段三角恋,表现人性的部分甚至不如《长安道》。

海岩小说里的多人物、复杂的情感关系网,以及悬疑案件,都需要更多的时长来铺垫和展现。删减细枝末节后的主线只剩下一两个人物的狗血关系,并不能达到一部电影所需要的丰满程度。

“逼格”并不是所有题材都适配的,电影也不一定就比电视剧“高级”!找到真正适合讲故事的方式,才是真正最好的选择。

希望每一位主创都能思索清楚,自己最终要的是什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