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加水就能跑”闹剧收场 杭州青年汽车被裁定破产

原标题:“汽车加水就能跑”闹剧收场 杭州青年汽车被裁定破产

不出意外,“汽车加水就能跑,百公里水耗一百升”的谎话落地成盒了。2019年11月18日消息,因“水氢发动机”而出名的庞青年,一手打造的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下称青年汽车)在上个月正式完成破产程序,宣告破产。

据悉,青年汽车由浙江商人庞青年成立,下设商用车、乘用车和汽车部件三大板块,2017年8月21日,青年汽车高调宣布公司生产出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2019年5月23日因《南阳日报》一篇充满争议的报道让名不见经传的青年汽车饱受争议,其宣传的“水氢车”技术也成为众矢之的。有网友直言:“大快人心,终于不再侮辱我们的智商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宣告破产的杭州青年汽车公司只是庞青年旗下汽车产业中的乘用车板块,该公司的母公司——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还拥有济南青年、金华青年等多家公司。对于媒体报道青年汽车破产一事,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回应称,杭州青年汽车破产并未影响到集团的经营,目前集团仍在正常运营中。

杭州青年汽车正式破产

日前,据人民法院公告网公布的破产文书,因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有关规定,法院已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破产程序。实际上,早在2017年9月1日,法院就根据债权人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和睦支行的申请,裁定受理了杭州青年汽车破产清算一案。在超过两年的时间里,杭州青年汽车终于走完了漫长的破产程序。

根据人民法院公告网信息,杭州青年汽车可供分配破产财产总额为2.14亿元,其中除破产费用、公益债务、职工劳动债权、税款和应缴纳社保款后,青年汽车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05亿元,债务清偿率为28.47%。萧山法院认为,杭州青年汽车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其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依法应宣告其破产。2018年10月8日,法院裁定宣告杭州青年汽车破产。

企查查有关信息显示,目前杭州青年汽车收到的裁判文书多达207份、失信信息达25条、股权被冻结97次。同时,庞青年作为青年汽车的法定代表人,从2018年7月至今,26次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目前,庞青年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49家,担任股东4家,担任高管64家,截至目前,庞青年已经有数百次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此外,庞青年名下已经破产或正在执行破产程序的关联公司,还有浙江青年莲花发动机有限公司、杭州亚曼发动机有限公司。

庞青年还能坚持多久?

事实上,杭州青年汽车的母公司——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也曾被请求破产。今年8月,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以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明确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破产清算。而据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向法院提供的答辩材料显示,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2018年期末资产为15.83亿元,负债7.35亿元,资产超过负债,不构成法律规定的破产条件。

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破产清算的申请最终被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理由是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及相关公司以生产、销售新能源轿车为主,该行业归于国家扶持职业。青年汽车系列企业的部分中心资源具有营运价值,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仍在持续运营,不存在资产彻底不能变现的状况,尽管青年轿车集团存在必定的清偿困难,但存在经过自行洽谈、政府帮扶、引进出资等方法清偿债款的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正式宣告破产不久之前,青年汽车刚获得一笔1.18亿补贴。根据工信部10月公示文件显示,青年汽车2017年度申报补贴的车辆数量总数为549辆,企业接收的补助资金为1.18亿元。就在半年以前,青年汽车才因为报批的343辆新能源汽车达不到补贴标准,险些颗粒无收。此外,青年汽车在2017年曾有骗补前科,也因此曾被暂停申报新能源车型资质。

另一方面,青年汽车与济南、连云港、六盘水、鄂尔多斯、杭州萧山、石嘴山、海宁、泰安等地方政府的合作大多以失败告终,甚至还卷入了合同欺诈等纠纷中。根据不完全统计,庞青年为这些地方政府画出的投资大饼高达三百多亿元,但这些项目几乎全部烂尾。而除乘用车板块外,青年汽车集团还下设商用车集团和汽车部件集团。目前,这两个板块运营情况也不甚理想,商用车板块已陷入欠薪传闻。

事实上,经过多年的沉沦,青年汽车无论是在技术方面或还是在市场方面均已经没有了当年背靠莲花品牌的基础。账面上背负更多的则是来自各方的诉讼。眼下,被法院正式裁定破产或许是其最好的归宿。而伴随着“喝水就能跑”的水氢汽车闹剧收场,庞青年的汽车帝国或许也将付诸东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