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儿,真的因为是武则天眼前红人而被"错杀"吗?墓碑解开真相

原标题:上官婉儿,真的因为是武则天眼前红人而被"错杀"吗?墓碑解开真相

在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女皇,是唐朝时期的武则天。对于她,有人敬佩,有人诋毁。她留下无字碑,任史书后人点评。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

碑文的极致多姿是以无字为起点。光凭这一举动,武则天已胜却无数英魂。那是古代女权的神话时代。

而在这个神话的顶端,有一位女官俯首服侍女皇近三十年,她的名字叫上官婉儿。对她,我们总有太多的误解与敌意。

起点:伴君如伴虎,西方神话里的伊卡洛斯

熟悉历史的我们,知道上官婉儿的祖父是上官仪,位极人臣,一朝宰相。命运是爱开玩笑的弄潮儿,上官仪因为意识到武则天有夺权为尊的野心,多次向唐高宗禀其危害,策划废黜武后的事情败露之际,高宗将所有罪责推给上官仪,一代文学家、政治家一夜飞落枝头,上官仪及其儿子均被斩,家产被没收,在友人崔氏的苦苦求情下,郑夫人与襁褓中的上官婉儿留得一命,被赶入宫里的掖庭为奴。

伴君如伴虎,是中国的老话。在西方,则用伊卡洛斯振动翅膀,不小心靠近太阳,最后被烤焦融化的神话,形象地告诉我们这类故事的结局。

十三年后,即677年,年仅十三岁的上官婉儿,身在罪人集聚的掖庭,地位低贱,但因敏与才华横溢美名远扬,武则天前来面试,发现她"援笔立成,皆如宿构",当即决定留其在身边,这是上官婉儿站上权力场的起点。

一下一上,皆为武则天口里一句话。上官家族的命运便是地狱天堂的云泥之别。

在我国传统观念的影响下,复仇的故事经久不衰。最早出现于汉代袁康的《越绝书·叙外传记》,"臣不讨贼,子不复仇,非臣子也。"在《搜神记》、鲁迅的《铸剑》里,有干将莫邪之子为父亲,寻找楚王报仇。而金庸等人的武侠小说里,复仇总是引起武林动荡的缘由。

那么,上官婉儿作为武则天的贴身助理,对这位杀父仇人,她是否有过片刻的仇恨之心,毕竟锦衣玉食的平静生活、从未能拥有过的父爱,全为武则天所毁,这一点我们无法在历史的残叶里捕捉到一丝讯息,但这是我们了解、理解上官婉儿的起点。

极盛权势:她是倾慕权势的荡妇?

历史上,我们总认为,她一直位高权重,掌管称量天下文士之命运。

事实的真相是,在武则天时代,上官婉儿的官方职位是才人,她一直停留于为一名神秘的寡妇——李姓女士打杂(说句题外话,唐朝的名门望族士人常在外奔走,子女的文化教育多由女性负责)。期间,还发生了黥面事件,那是一次重大的政治打击。

直到李氏702年去世的前六年,上官婉儿才开始"内掌诰命",三十二岁的她总算离武则天更近一点,此后慢慢接任李氏职责。但705年,武则天也离世,那封关乎唐朝命运转折的遗诏,"去帝号,还政李唐,定太子李显。"以武则天的名义发出,李姓后代、群臣都松了一口气:原来女权神话只是一场短暂插曲。而上官婉儿为这个插曲的结局,有无角力,有多少功劳,我们不知。但不能否认,这将是她在唐中宗时代获得极盛权势的腾飞点。

唐中宗即位后,她"专掌制命,深被信任",是中宗宫廷中的核心人物,官位被升为"昭容",位列正二品的九嫔之一。

唐高宗的才人,唐中宗的昭容,后人称其命运轨迹与武则天惊人的相似。她成为了女权神话里武则天的影子,但她远不只是影子。女权第一人武则天,后来舞弄权势的韦后、太平公主,她们都算是从男权统治中分一杯羹,手上多少有点男权资源——其父其夫其子,但上官婉儿,自入场就是一无所有,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闯入者!

这是否为后来唐玄宗眼里容不下她、趁忙乱之际斩草除根的缘故呢?

是淫乱女子还是才干卓著?

历史上臭名昭著的皇帝,总离不开"昏庸无道"这几个批评的字眼。女权时代,之所以被称为神话,是因为在层层严密的男权社会里,这是天有异象才有的异物,为男权统治者所不能容忍。所以,民间传说、野史里,充斥着这类事件:

武则天的男宠不断;

上官婉儿与武则天会为一个叫张昌宗的男宠争风吃醋,并因此被武则天以黥刑处罚(黥刑,在面上刺青)。

上官婉儿会与武三思有私情……

真不知这些艳情里有几分是真实的欲望,又有多少是男性重新掌权后恶意的夸张,与低俗的意淫。

当你靠近太阳,太阳散发的光明,不是你想隐蔽便能避之的。像上官婉儿,能在自己的仇人身边服侍那么多年,由少女时期至中年,步步深入权力中心,她要真是连男女之事都控制不住,"情令智昏",那恐怕她早已消失。

至于史书上记载,"推尊武氏而排尊皇家",太子李重俊因此记恨、追杀上官婉儿,只能报以笑之。而武三思与上官婉儿之间也许有深情,但这同命相怜、相惜之情"只能是羸弱的,甚或畸形的,长在一片庞然的阴霾之下,先天不足,无光亦无水,如同牵在石壁上形状狰狞的枯藤……"

景龙政变后,上官婉儿因护驾有功,更受中宗信任。"军国谋献,杀生大柄,多出决",在政治上已然达到巅峰状态。上官家族的政治智慧被她完美传承,其祖父和父亲的案件被平反,被追赠、并以礼改葬,重享哀荣。其母亲被封为沛国夫人。

不止如此,她还获得了极大的人身自由,能自由出入皇宫,并在宫外有自己的住处,与众文人臣子往来,扩大文馆,盛引词学之臣,沈佺期、宋之问、杜审言(杜甫的爷爷)等人均在其门下,诗名亦愈盛。

因此,她享有"两朝专美"的盛名,彰显她在武后晚年与唐中宗时期显要的宫廷、文坛地位,特别是在唐朝文学由发展走向繁荣的阶段,起了很大的助推作用。

心向何处?

传统史书一般认为,唐中宗时代,上官婉儿与韦后、安乐公主为一伙,极力鼓动韦后效仿武则天行事。所以李隆基才在仓促间,派人赶赴上官婉儿住所,将其赐死。

对此,我是有不同意见的,理由有二:

一是时间线不对。

当韦后闹得最凶的时候,恰逢上官婉儿母亲过世(上官婉儿是由母亲一人抚养长大,在掖庭生活期间,也是郑夫人教其诗书,感情很深),上官婉儿为守孝,主动申请退出权势中心,是从710年左右的正月开始。到710年的十一月,唐中宗圣旨召回上官婉儿,起复为"婕妤",这时唐中宗也许是意识到自己妻子和女儿的别有用心,想掣肘韦后一党的权势。这就表明上官婉儿与韦后至少政见不合。

孰知,第二年的六月,唐中宗被韦后一张毒饼匆匆夺命。其遗诏出自最信任的二人组——上官婉儿与太平公主之手。

二是上官婉儿与太平公主的交情。

二人情同姐妹,年龄相仿,政见也相似。看太平公主后来的所为,无非帮李氏夺回政权。先是与李隆基发动唐隆政变,灭韦后一族,接着废李重俊,拥唐睿宗李旦复位,为李隆基日后登基扫除了一切障碍。

在上官婉儿被赐死时,太平公主也许没能及时制止住李隆基,但在其死后,已为其争取极致的哀荣。

"太平公主哀伤,赙赠绢五百匹,遣使吊祭,词旨绸缪。"

五百匹在当时可不是小数字。且修官墓,复官职,正名,督促唐玄宗收集整理上官婉儿作,如若政见不一,信仰不同,太平公主不可能为她做这么多。

墓碑解谜

也许,你对上官婉儿的政治立场仍有疑窦。2013年上官婉儿的墓碑出土,碑文揭秘了她的生命历程,让我们看到与史书记载不一样的那个她。

碑文是以唐睿宗(李隆基的父亲)的名义修的,其记载的一件事令诸位历史学家甚为震撼:

为阻止唐中宗立安乐公主为储君,上官婉儿曾四次明确激烈表示反对。

先检举揭发,再辞去官职,昭容的官位,就是这时去除的,死后才追封。所以她的碑文里写的是婕妤,墓石上书写的是"上官昭容之墓"。再而之是削发为尼,最后是喝毒酒以死相谏,幸得太医及时抢救,才保住一命。碑文极其详尽地记录了这一过程,倘若是编造,不可能如此具体。其决心之坚定,由此可表。

种种情况,李隆基当时不是不知,上官婉儿心向李室,但假装糊涂,仍坚持赐死,事后一句"杀错了!"

手拿遗诏草稿的上官婉儿没想明白,太平公主也没有彻底醒悟,所以才会在李隆基登基的第二年,与上官婉儿走到同样的生命结局。

女权势力就这样被清理得一干二净,女权符号相关的事物全被消除,唐玄宗李隆基恢复了男权社会的秩序,且引入太监,女官制度化为历史字符。自此,古代封建社会里再没出现女皇。

上官婉儿坟墓被盗,官方毁墓?

2013年找到上官婉儿墓室的时候,碑文是最大惊喜,但最奇异的事件是墓室里并无遗骨,大家普遍说法是,上官婉儿的死是皇室忌讳,所以应是当时官方毁墓。新闻里比较吸引我注意力的一点是,有近100位上官后人希望能把上官婉儿墓迁回老家重建。

站在家族性格遗传的角度,我有一个大胆推测,也许早在唐朝上官婉儿被杀下葬不久后,上官家族尚有后人,他们便自己盗墓,自行藏尸骨于一处保密之地。

这样的联想,也许狂妄,但让我心里会稍微安心且满足。

伊卡洛斯,也许是看到太阳的光芒太美,才忘记了父亲的叮嘱,好奇地靠近太阳,失去羽翼,失去生命。

上官婉儿,也许在不自觉地靠近皇权之时,骨子里只有祖父深藏的遗志——守护李姓皇室的安稳平静,唯独忘记了自己的性命之忧。但凡靠近太阳,自身该如何得以永恒的平静与性命无虞?她的祖父不知道,她也不明了。呜呼哀哉!

最后以《大唐故婕妤上官氏墓志铭并序》的词作结,"鬼龙八卦,与红颜而并销;金石五声,随白骨而俱葬"。

斯人已逝,这繁华盛世,她曾来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