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卢克文:三个月篇篇10万+,“即便写死在书房里也很开心”| 微果酱独家

原标题:专访卢克文:三个月篇篇10万+,“即便写死在书房里也很开心”| 微果酱独家

从商十年,再次转身走向文字工作,他说“感谢公众号让文字工作者赚到了钱。”

不到48小时,1000万+的阅读,在看数10万+。这个数据来源于公众号“卢克文工作室”近日推送的文章卢克文称之为建号以来最高数据。

2018年12月至今,卢克文和他的个人公众号“卢克文工作室”用不到一年时间吸引了一百多万人的关注。

从朋友圈“转战”公众号

卢克文是湖南邵阳人,今年37岁的他在采访中将自己称为“中年肥男”。

2018年10月,“卡舒吉事件”发生,卢克文发现很多报道都没有把事情讲清楚。于是,他开始大量搜集资料并进行推理分析,在朋友圈点评国际政治,尝试分析一件件国际大事的来龙去脉。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月,卢克文很享受这种工作之余还能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的状态。

直到某天,他发现身边的一些事业有成的朋友喜欢去翻读他的朋友圈,多年的商业直觉告诉他点评国际大事或许能吸引许多有求知欲的读者关注。于是,他发了条朋友圈问有多少人每天在看他写的国际评论,结果收到了近千个赞。

“卢克文工作室”这个号就是这么来的。

“即便有一天写死在书房里也很开心”

2018年12月15日,卢克文在公众号发表了第一篇文章《人民币与美元的战争》,起步便获一万阅读给足了他继续下去的信心。

•2019年2月25日《中国国运三十年》发布,正式更文70天后卢克文获得了第一篇10W+,当时粉丝数只有7643人;
•2019年3月24日,《文在寅的复仇(韩国政坛大戏)》一文一夜吸粉20W,成为其公众号写作路上的分水岭;
•2019年8月14日,《走向存量残杀的危险世界》推出不到40分钟获得10W+阅读,目前在看数高达4.7W。

“卢克文工作室”靠内容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实现了篇均10W+,如今这个号的平均阅读稳定在40万左右。

自从决定写公众号开始,卢克文每篇文章都会花十几个小时到十几天不等的时间去完成。他将写作分为两步,第一步是查阅大量资料,平均四本书变成一篇文章。

“一篇文章如果要写五到七天,写作只要三天,前面的四天都是用来找资料,但采集资料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卢克文说道。

他给我们举了个例子在写《中国工业三十年》这篇文章时,他需要找一句讲话作为依据。为了一句话,他把《朱镕基讲话实录》一套四本书全都买下来并进行查阅。

在写《中国工业三十年》的时候,卢克文花了将近10天时间。

“写得我快死了,真的。”这是他历时最长也是写得最辛苦的一篇文章,里面讲的小人物的故事跟他早年从湖南到广东,从最底层开始奋斗的经历相像,折射出中国工业化对每个人的影响。

平日里的他,除了查阅相关书籍,还会每天关注CNN、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凤凰卫视、明镜周刊等各大媒体的最新信息,以确保自己对信息的敏捷度。

第二步是用别人听得懂的语言去讲时事,有趣又不失逻辑是他写文章的基本准则。

目前公众号都是卢克文一个人在更,高强度的写作让他萌生过征稿的想法。为这件事卢克文找了不少专家教授,但他发现尽管专家们学识渊博,却很难把一件事通俗有趣地讲出来,容易陷入堆积资料的怪圈。

在卢克文看来,既要理清逻辑又要有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需要长期的写作锻炼,包括大量地阅读、去看电影和研究剧本。他坦言,金庸、昆汀塔伦蒂诺以及马尔克斯对他的写作有着深刻影响。

对于写作这件事,卢克文十分沉迷,“即便有一天写死在这个书房里,我也挺开心的。”

每写一篇文章,都在扩展知识面

9月份,卢克文去了趟伊朗,因为他想实地考察当地的情况。

从伊朗回来后,他第一时间翻回以前发过的两篇关于伊朗的文章。他惊讶地发现,这两篇纯理论的文章,说的事情都是正确的,这给了他一个很大的启示——“原来,坐在书房里是可以做学问的。

但是在继承前人高度浓缩的知识财产后,再到现场进行深度调查,却能发现书本也触及不到的东西,能极大的丰富知识量,这时他发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是亘古不变的研究方法,在原有知识上内容得到了升华和更新。就像这次的伊朗之行,他只身一人前往伊朗,在当地导游的帮助下,对社会各个阶层的人群进行采访,融入到他们的生活里,去聊婚嫁丧喜,去聊房价和读书。

卢克文有个习惯,喜欢在朋友圈公布自己的写作计划。公布的选题里,有用户在后台提议的,也有他自己想写的,大多时候这些选题都能一一落实。

在做好选题计划后,卢克文下半年的出国行程已经安排得满满当当。今年11月底去印度调查工业化,明年1月到越南观其国家的发展,2月份去英国研究英国脱欧的解决方法,随后到美国去看2020年的大选……

“每写一个国家,我的知识面就被扩展,就好像脑子里一个地图被点亮。就像上帝视角一样,看到每个国家在脑海里慢慢被点亮的感觉是很爽的,是很高级的精神享受。”

从最初的几千读者到如今过百万,卢克文将这件事看得很淡。

早前,卢克文在朋友圈里分享了他写作一年来共收到40万打赏的消息,当我们提问他对此有何感悟时,他把这归功于互联网时代带给文字工作者的福利。

“对于写作的人来说,只要写出高质量的东西就能活下来,我觉得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卢克文工作室”从拥挤的公众号赛道跑出,不少人想要来投资他,但都被他婉拒了。

因为他坚信,无论是现阶段还是未来,只要保持高质量文章的输出,把内容做好,其他事情就会水到渠成。

面对公众号被唱衰,卢克文认为,喜欢读书的人,仍然会看文字,时间会把需要高质量文章的读者留下。

“作为一个作者,写出更加高质量的东西,才是真正的生存之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