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记忆里的两面针怎么了?放弃造纸和炒房,牙膏巨头能否找回往日辉煌?

原标题:儿时记忆里的两面针怎么了?放弃造纸和炒房,牙膏巨头能否找回往日辉煌?

作为不少“80后”“90后”记忆中的民族牙膏品牌,两面针近日重返大众视野。

11月18日晚间,两面针披露了一系列有关筹划重大资产出售事项的进一步公告,这意味着其剥离房地产及生活用纸业务板块的决心已定,势在必行。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这是继2017年出售“精细化工”业务之后,两面针再一次缩小业务版图。

1

剥离亏损资产

时间拨回至一周前。彼时,两面针发布公告称,拟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向公司第一大股东广西柳州市产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柳州发展”)转让持有的房开公司、纸品公司的相关股权及债权。

在这份公告中,两面针表示,此次交易标的为公司持有的纸品公司84.62%股权、房开公司80%股权,以及纸品公司37174.07万元债权、对纸业公司78179.61万元债权及对房开公司2087.64万元债权。其中,纸品公司84.62%股权和房开公司80%股权评估值合计-4094.83万元,经交易双方协商按照0元作价,债权按照账面值约11.74亿元作价,此次交易总价约11.7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交易前,两面针的业务分为日化、医药、纸业、房地产四个板块。而在交易完成后,两面针不再从事纸业及房地产业务。

“此次出售资产,有利于进一步优化公司资产结构,减少公司亏损,降低公司负担,聚焦主业,改善公司资产质量,增强公司的持续发展能力。”两面针表示。

事实上,为聚焦日化主业,早在两年前,两面针还将其“精细化工”业务从上市公司中彻底剥离。2017年9月,两面针所持有的盐城捷康三氯蔗糖制造有限公司(下称“捷康公司”)35%股权以挂牌底价6557.01万元转让给飞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飞尚实业”)。

彼时,在剥离捷康公司后,市场曾一度猜测,接下来两面针可能会对持续亏损的纸类业务“动刀”。对此,2017年6月,两面针前任董事长钟春彬在股东大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是否出售纸类业务要看具体情况。

如今,靴子落地。有业内人士认为,在剥离房地产与纸业板块后,不排除两面针还有后续出售相关资产的可能性。11月19日下午,《国际金融报》记者试图联系两面针方面,不过其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通状态。

2

巨头的落寞

聚焦主业,不断“瘦身”的背后,是近年来两面针主业不振、多元化战略失败的不争事实。但这个全国家喻户晓的牙膏品牌,也曾有着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两面针公司总部位于广西柳州,脱胎于1980年成立的柳州市牙膏厂,1994年由全民所有制企业改制为股份制公司,是一家正统的国有企业,现任控股股东柳州发展由柳州市国资委100%控股。2004年,两面针在上交所风光上市,成为行业内首家上市企业。彼时,作为国内牙膏明星企业,两面针曾连续15年产量、销量位列国产牙膏品牌榜首。

相关数据显示,上市前夕的2003年,是两面针的业绩巅峰。当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86亿元,其中,牙膏品类收入就达到4.42亿,占营业收入的75.4%。登陆资本市场后,为进一步增厚业绩,两面针开始不断扩张公司的业务范围,除了主营的日化板块业务,先后进军医药、纸品和房地产开发领域。

然而,也是在这一年,两面针的业绩进入下行通道。2004年,两面针营业总收入同比下跌2.9%至5.69亿元,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77.02%至755.43万元。两年后,两面针正式开启扣非净利润连续13年的亏损之路。据披露,2018年两面针实现净利润789.27万元,扣非净利润为-7472.81万元。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这一数据也已达到-4343.37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扣非净利润接连亏损,但两面针的归母净利润却总能“适时”扭亏。究其原因,2018年4月27日,上交所在发给两面针2017年年报问询函中道出了实情:“(2018年)年报披露,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1.44亿元、扣非净利润-1.54亿元,已经连续12年扣非净利润亏损,以前年度公司主要依靠出售所持股票实现盈利,主营业务持续能力堪忧,请公司说明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是否面临重大不确定性。”

据记者了解,1999年,两面针作为发起人参股中信证券,投资1.52亿元获9500万股,而在近几年里,参股中信证券获得的投资收益已成为该公司主要利润来源。

事实上,两面针业绩上的低迷,也直接反映在终端市场上。近日,《国际金融报》记者走访上海相关市场发现,除了一般社区超市在销售两面针牙膏外,麦德龙、沃尔玛等大型商超均无该品牌牙膏的身影,这些店中在售的牙膏品牌主要以黑人、佳洁士、云南白药等品牌为主。

“从市场方面来看,日化类产品市场成熟度非常高且品牌分散,而目前两面针日化产品单一,难以与市场中现存的众多产品竞争。”CIC灼识咨询总监董筱磊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表示,此外,目前市场中的高端品牌在营销上的投入高,并对于线上营销这一新渠道非常重视。相对而言,包括两面针在内的部分国产品牌在营销上的投入和重视相对较低,导致产品在市场竞争中逐渐失势败下阵来。

3

“后两面针”时代

至此,这家拥有“中国牙膏第一股”光环的企业,正面临着尴尬的处境。有业内人士认为,多元化战略失败,主营业务战略布局迟缓及销售模式单一等,均是两面针从辉煌到落寞的主因。

资料显示,两面针的大本营柳州,地处桂中北部,是广西省第一大工业城市,也是我国西南地区工业重镇。根据柳州市人民政府官网上公布的信息,通用化工、制糖工业、造纸工业、建材工业、日化工业并称柳州传统工业产业的“五朵金花”。由此来看,此前两面针重点发展日化、医药大健康大消费产业,同时适时推进造纸产业(生活纸)、精细化工产业和房地产业的发展的企业战略布局也不难理解。

不过,随着近年精细化工等副业的相继剥离,两面针应如何发展牙膏主业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2013年5月,两面针推出了最高售价59.9元/支的“两面针中药消肿止痛牙膏”,主攻中高端牙膏市场。两年后,该公司还邀请知名演员张嘉译成为其品牌代言人,试图重回大众视野。

不过,就目前来看,上述举措的效果均不明显。记者注意到,在2019年中国牙膏行业前十大品牌中,两面针名落孙山。挥刀剥离生活用纸及房地产业、想要聚焦牙膏主业的两面针,现在该如何布局?

清华大学快营销与顶层设计专家孙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两面针的品牌资产主要集中于口腔护理领域,尤其是牙膏。但由于其已多年远离大众视线,渠道网络已逐渐萎缩,目前,最为重要的是通过互联网思维打造新的商业模式,如积极拓展线上渠道,抓住电商发展机遇。

董筱磊也持类似的观点。其表示,两面针这一品牌的知名度依旧较高,在中国消费者心中仍有一席之地。在未来的发展中,除了不断开拓线上线下渠道,还应加强产品多元化,为不同细分市场用户提供服务。

“此外,想要进一步提高业绩必然需要进军中高端市场,两面针品牌目前的定位较为低端,需要通过积极的营销手段来提升品牌定位。”董筱磊认为,接下来,两面针也可通过创立新品牌的形式直接进入中高端市场以提高业绩。

记者 马云飞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国际金融报,点击“阅读原文”或访问yuanben.io查询【4QZCE0VP】获取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