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会见鲍威尔面和心不和

原标题:特朗普会见鲍威尔面和心不和

多次指责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没胆识、没远见”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对于与鲍威尔的最新一次会面,特朗普反而用了“良好而愉快”这样的表述。外界意外,两人终于握手言和?但现实的情况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双方关于这场会谈内容的说明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分歧。只不过,在美国经济暗藏风险的当下,尽管分歧显而易见,双方出发点也各不相同,但可以肯定的是,稳住美国经济却是两人共同的目标。

“良好”的会面

没有预热,特朗普就这么与“宿敌”鲍威尔来了一次会谈。当地时间18日,特朗普在白宫召见鲍威尔,讨论美国经济、就业和通胀等问题。尽管双方具体谈论的内容仍旧不得而知,但从随后特朗普在推特上的表述来看,这似乎是一次愉快的谈话。据了解,当天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也参与了讨论。

特朗普称,他与鲍威尔就利率水平、负利率、低通胀、宽松政策、美元走强及其对制造业的影响、对外贸易等问题进行了讨论,这次会面“良好而亲切”。这样的表述让外界多少有些意外,毕竟特朗普在过去这段时间,已经不止一次地公开抨击鲍威尔。

两人上一次会面在9个月之前,当时两人在白宫进行了一场“非正式晚宴”,白宫随后将其形容为“非常好的意见交换”。但特朗普却在那之后“翻脸”,多次抨击美联储没有更积极地降息。上个月,美联储完成三连降之后,特朗普还称,美联储从一开始就做错了,加息太快,降息又太慢。

如今,情况发生了逆转,特朗普似乎对这场会谈十分满意,但总有细节值得推敲。比如《华盛顿邮报》指出,特朗普的话似乎与美联储的声明相矛盾。美联储表示,鲍威尔没有谈论美联储未来会否提高或降低基准利率。根据美联储在会后的声明,鲍威尔在此次会晤中的言论与他上周在国会听证会上的言辞是一致的。

在上周三的证词中,鲍威尔一如往常,强调“我们的预计是经济温和增长、劳动力市场强劲、通胀水平接近2%的目标,只要经济方面的信息大致与上述预期相符,我们就认为现有的货币政策立场可能是合适的”。同时他也提到,这一经济预期依然面临着显著风险,包括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以及贸易局势的进展。而在本次与特朗普的会谈中,鲍威尔仍旧强调,美联储货币政策决策将完全取决于与经济前景相关的最新信息。

搁置负利率?

目前,外界尚无法断定,特朗普与鲍威尔是否会在接下来的日子又重新回到对立面,但长期以来,人们的确已经开始担心,特朗普对鲍威尔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就在几天前,特朗普还与鲍威尔上演了一场隔空交锋。

上周,特朗普在发表演讲时直接指责美联储不效仿其他央行实施负利率,这一举动正在损害美国。按照特朗普的说法,美联储降息过慢限制了美国经济和股市的涨幅,如果美联储愿意配合政府降息,美股将在原有基础上再涨25%。同一天,鲍威尔就在国会听证时回应称,寻求负利率并不适合美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强劲的劳动力市场及温和通胀表现。美联储暂停降息的信号也已经越来越明显,在最近一次降息中,美联储提到,在更清晰的经济数据出炉前,今年7月开启的“预防性”降息暂告结束。

今年以来,美国经济增速持续下滑,第三季度GDP按年率计算增长1.9%,相比起来,第一和第二季度的数据为3.1%和2%。为避免经贸争端和全球经济放缓对美国经济带来的冲击,美联储已经连续降息三次,累计降息75个基点。

这对特朗普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如今2020年大选近在咫尺,但经济数据却越发顶不住特朗普的野心。此前大多数经济学家预计,随着特朗普2017年减税和增加政府支出的短期效益消退,经济增速将逐渐下降到略低于2%的水平。而在特朗普的承诺里,经济增长率要提升到3%甚至更高。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孙立鹏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目前特朗普政府在财政政策方面已经推不出新的东西了,税改对经济刺激的利好作用正在快速减弱,在2020年大选之前,特朗普通过财政政策刺激经济增长已经没有空间,一旦出现问题,只能是货币政策。可以确定的是,起码在应对2020年11月之前的经济波动方面,美国“弹药”还是可以的。但负利率虽然短期能够刺激经济,可中长期来看,大水漫灌式的刺激对经济也是有负面作用的,弱势美元对美国经济并不利,目前来看美国货币政策完全没有大规模负利率的必要。

殊途同归

在分歧依旧明显的现状之下,特朗普能与鲍威尔走到一起,着实是个罕见的状态。但如果结合当下的背景来看,似乎又有些合情合理。对特朗普来说,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大选,虽然弹劾听证缠得紧,但始终没有实锤,而特朗普一边忙着去深红州“站台”,一边又向美国农户提供今年的第二批援助款项,在特朗普眼里,美国经济盛况非他莫属。

如今,经济已经成了左右特朗普连任的最关键因素之一,显然,特朗普不能让经济表现掉下去,降息也好,负利率也罢,终归是为了特朗普的“成绩单”服务。但讽刺的是,在此前的一项调查中,仅有33%的人确认,他们的经济状况在特朗普时期有所改善。

至于美联储,虽然要在特朗普的高压之下保持其独立性,但不可否认的是,为美国经济保驾护航确实是其核心重任。“如果美联储继续连续降息,就永远无法打破市场对更多降息的预期。”美国杰富瑞集团货币市场经济学家托马斯·西蒙斯曾如此评价道,这意味着暂停降息也是在为以后可能出现的经济危机留有操作的空间,而不至于束手无策。

值得注意的是,摩根士丹利在2020全球展望报告中预测,在全球经济活力放缓近18个月后,到2020年一季度,全球经济将见底,随后逐渐反弹。但全球经济明年的复苏将是不平衡的,新兴市场将是复苏的主力,而美国经济的增长将相对平缓。摩根士丹利预测,美国经济增长将在2020年放缓至1.8%,并称美国“明显处于周期尾声”。

殊途同归,这或许是特朗普和鲍威尔能够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的原因。孙立鹏认为,特朗普与鲍威尔的会面体现的是政府和美联储之间沟通协调的过程,对市场本身来说就是一项积极的信号。特朗普希望与鲍威尔见面协调立场从而为自己明年的大选注入积极的因素,鲍威尔作为美联储主席,第一位要坚持的是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但他们的大方向却是一致的,即都不希望美国经济出现问题。目前美国股市已经很高,外部风险也在增强,此前美联储三次预防性降息,就是确保美国经济能够抵御外部不确定性的风险。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文 CFP/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