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又把我搞哭了

原标题:周迅又把我搞哭了

作为一档纪实综艺,《奇遇人生》画风是很受嘉宾表现影响的。

上一期嘉宾是大鹏,即使探访贵州山区留守儿童,画面依然不乏欢乐气息。

最新的一期节目,又是画风一转,慢节奏,空镜头,画面透着静谧,像一部淡淡的却充满温情的日本文艺片。

可能因为这一期的嘉宾是周迅。

周迅的日本奇遇记

和所有嘉宾一样,周迅最初对旅行中遇到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

在爱知县的日式大宅住下,在房东道子奶奶的指导下学做抹茶,她认认真真按足指示,将茶碗转三次再下嘴。

和着庭园里的蝉鸣,她搬出小学生常用的“拼音记词大法”,向道子奶奶学唱日语老歌。

翻着道子奶奶的旧相册,她和阿雅兴致勃勃地八卦着道子奶奶和丈夫相亲见面三次就闪婚的神奇经历。

唱歌、喝茶、聊天、看风景,这趟旅程看起来轻松惬意。但其实从听到道子奶奶说,她的爱人患有阿尔茨海默症那一刻起,周迅就开始露出忧虑的神色。

周迅觉得难以接受,一个人怎么能忘了所有的事情呢?这真是太痛苦,太奇特了。

隔天,周迅陪同道子奶奶驱车前往爱人胜濑幸贞爷爷所住的疗养院。

和她想的不一样,这些被疾病和衰老困扰着的老人,是如此神采飞扬。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幸贞爷爷站在C位,打着拍子朗声高唱。

道子奶奶说他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但是却记住了歌曲。

幸贞爷爷发现站在旁边的道子奶奶,巍巍颤颤地走过去,他激动牵住奶奶的手,像孩子一样发出恸哭的声音——却说不上来眼前的是谁。

“太难受了”,看到这一幕的周迅,转过身藏到角落里偷偷抹起了眼泪。

阿雅问爷爷,您知道您旁边这位是谁吗?

爷爷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唱出了《四季の歌》里面描述恋人的那一个段落。

“像跨越岩石的海浪一样,是我的恋人啊”

爷爷不知道无心还是有意的浪漫,让周迅泪崩了。

我们印象中的周迅,是灵气乍现的太平公主,是率真洒脱的“周公子”,但在这段“日本奇遇”里,我看到的是她的恐惧,还有她难以自抑的悲观情绪,一个彻头彻尾的爱哭鬼。

面对阿尔茨海默症,她掩饰不了对病人的怜悯,更表现出对遗忘和被遗忘的不安。

她害怕飞很远的路,害怕飞机抖,害怕意外和死亡。

她想要父母或者道子和幸贞这样“一生一世一辈子”的美好婚姻,但对自己的感情和婚姻生活却充满焦虑和不安全感。

这样的周迅,正如她在片尾的自述:“我是一个非常悲观的人,大家平时看到的乐观,其实是悲观到底的反弹。”

曾经,她靠演戏和恋爱去认识世界

刚出道的周迅,被形容是“上天赏饭吃”,哭戏对年轻演员是最大的考验,但她的眼泪就像是上天赏的,收放自如,出道初期就演过不少爱情悲剧。

《苏州河》里,她是被爱人背叛的少女牡丹,含恨跳进苏州河之前,她深情地说了一句:“我会变成美人鱼来找你的”。

《大明宫词》里最动人的“太平初见薛绍”,当太平公主流着泪轻轻揭开昆仑奴的面具,就注定要开启两人一生的痛苦纠葛。

周迅曾说,她的悲观是天生的,所以她演悲剧,总能一下子就抓到那种情绪,对爱情故事更是特别敏感。

和周迅合作过《大明宫词》《橘子红了》《恋爱中的宝贝》等多套作品的李少红,对于周迅有一个很经典的评价:周迅是靠演戏和恋爱去认识世界的。

周迅承认李少红的说法。少年时,她成长于一个幸福和谐的家庭,父母恩爱,对她更是怎么宠溺怎么来。

演员是她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她接触社会的开端,所以她一直是把一部戏当作一段人生经历,通过角色感受世界。

因为自身的悲观主义,加上对角色的百分百投入,她经常被自己的角色“困住”。

李少红曾说,演员有几个境界,初级是演得自然,中级是塑造角色,最高级就是把灵魂感受表现出来,成为精神类型的人物。

周迅演《恋爱的宝贝》时,就是冲着这个境界演的。最后却差点因为“灵魂出窍”陷入崩溃状态,无法从剧里的境况走出来。

恋爱也曾是周迅认识世界的另一个途径。

李少红说,周迅几乎每一任男友都要带给她看看才踏实。李少红只好告诉她:“日子是你过的呀”。或许她只是忍不住想要跟身边人分享爱情的喜悦。

而对于爱情的态度,周迅是毫无保留的,和《夜宴》里的青女如出一辙。

在恋爱中感受到快乐的周迅,一度觉得自己长大了,不会再悲观了,慢慢会用另一个角度来看同样的事。

但虚无缥缈的爱情,终究是没能把她从“悲观主义者”的结界里解救出来,她继续被角色的悲欢离合牵动着,也冲击着演员的最高境界。

据说《如果·爱》拍完第二年,看到结冰的河流,周迅还是会伤心不已,然后给导演陈可辛发短信:“北京的河结冰了”。

陈可辛难以置信:“她真的是按孙纳的逻辑活着的。”

因为这样的感性,她有时候甚至会失去理智,失去分辨率——不仅看到北京的河水结冰会想到《如果·爱》里的深情拥抱,哪怕看到一个杯子也会联想到电影里的场景。

这次在《奇遇人生》道子奶奶的宅子里,她依然有一种活在电影之中,如梦似幻的错觉。

哭戏有很多种,在2008年之前,周迅的悲伤多是压抑和深沉的,但《李米的猜想》和过去的文艺角色不一样,李米的悲伤是歇斯底里的,她执着、暴躁、虑,情绪波动极大。

片尾李米在天桥追逐失踪4年的男友,撕心裂肺地背诵男友写来的信,情绪冲到极点。

据说这场戏周迅足足拍了4天,每一场都哭到虚脱,情绪到达崩溃边缘。

这也是她演过的电影中难度最大的一场。

因为角色和长相原因,多年来周迅经常被大家贴上率真、灵气、少女的标签,她也一度活在大家的期望中,陷在外界对女明星的普遍审美里。

来源:时尚先生

40岁前的周迅,对衰老还没有太多的忧虑,甚至和现在爱拗少女感的85花一样,有过拒绝成长的经历。

她天真地说:“我从小就不喜欢当大人,一开始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最理想是长到18岁,既然我已经超过35了,那么我要开始倒着长了。”

在演《红高粱》和《如懿传》的时候,她仍然是从心里认为,自己是可以回到18、20岁的。

直到2017年《明月几时有》上映,她开始感觉到大屏幕上自己的脸,确实有点不一样了,同时,她也接收到观众对她年龄的质疑。

意识到衰老终于不可避免地来临,加上悲观天性作崇,周迅一度很伤心:“每天起来就哭,阳光多好也会哭”。

她会痛苦,会纠结,会崩溃,远没有表现出来那么潇洒,而这种痛苦,也正好是她重新认识世界的开端。

现在,她想亲自和这个世界谈谈

周迅说得上是一个“积极的悲观主义者”,因为她虽然悲观,却不会逃避。

她会自我调节,也会从负面的情绪抽离,然后接受现实,她也很少会记恨一个人或一件事,这让她一直保留着一份可贵的天真。

当她终于接受衰老的现实后,她甚至开始发现年纪渐长的好处——比如不再只依赖天赋做事,而是“将生命过程当中累积的看法和经验放进戏里。”

28岁演《橘子红了》,有一场老爷去摸秀禾孕肚的戏,李少红费了好多时间才拍出来。

因为周迅一直无法理解,一个被凌辱的女孩,为什么会因为孩子的存在,而在生命层面上原谅这层关系,甚至发自内心地笑出来呢?

等这个笑容等了几天

但45岁演《如懿传》,对于处在婚姻围城与深宫苑闱里,与皇权和宿命对抗的如懿,她却演得得心应手。

因为这个时候的她,理解和表达上比小时候都要更笃定和自在了。

当观众都在为如懿的命运扼腕叹惜时,周迅却发了一条微博:“我不觉得她是一个悲剧,她很好,她是一个善终。”

不再受困于角色的悲情人生,精神和内心不再因为角色撕裂,这些都是时间和年龄带给周迅的礼物。

对于生活中,那些无法抑制的悲观情绪,周迅也开始采取一些主动措施,比如有意识地拒绝一些悲剧,去演一些更有能量,或让自己更舒服的戏。

像是《红高粱》里的九儿,虽然命运很悲催,但是始终积极,充满正能量,她曾感谢这个角色给了她很大的鼓舞。

来源:天府早报

去年与岩井俊二、陈可辛合作的《你好,之华》,大家都期待她脱俗的气质,能超越中山美穗成为新的经典。

没想到她演的却是一个家庭主妇的角色,书馆做一份简单的工作,日常操持家务,还有一个上初中的女儿。

呈现在屏幕上的,更是一张略显疲惫,连男主都记不住的“主妇脸”。

这个充满温故事这个的角色,对演惯大女主戏的周迅来说,何尝不是一个“平淡的突破”。

而她的悲观主义,在这次的《奇遇人生》中,似乎得到新的治愈。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子奶奶:“幸贞先生跟你在一起,跟这个家在一起的大部分记忆都不记得了,那不是很悲伤的事情吗?”

可是道子奶奶却告诉她,爷爷虽然忘记了他们,但他们会记得爷爷说过的话,爷爷虽然忘了以前的事情,但是在享受当下,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周迅一直恐惧的衰老和死亡,对道子奶奶来说也并不可怕。

她满足于过了一个还不错的人生,只希望日后不要得什么疾病给别人添麻烦。

幸贞爷爷忘记了很多,但还是牢牢地记住了那句座右铭“逆境是最好的学习”。

这句话在一家人身上也得到了最完美的实践。

因为幸贞爷爷的病,一家人的关系比之前更加亲近了,被爱人遗忘的道子奶奶不仅没有灰心,偶尔被幸贞先生唤作“小姐姐”反而得意地笑起来。

幸贞爷爷一家朴素的生活哲学,也给予周迅很大的震撼,她对衰老、遗忘、爱情与婚姻又有了新的认识。

所有的事情都是好坏并行的,生活也不会例外。

E姐结语

这一集《奇遇人生2》,使用了大量的空镜头,节目在唱歌、喝茶、 吃饭、聊天中推进,有人觉得“很美很治愈”,也有人觉得“很悲很催泪”。

对于纪录片,每个人的感受总是不一致的。

就像在倾听道子奶奶淡淡说着和幸贞爷爷的故事时,阿雅更大的感受是浪漫和甜蜜,所以过程中她一直是脸带微笑的;而周迅却憋哭到脸变形,随后一次次地泪崩。

这也是天生的乐观派和悲观派之间的区别。

可是乐观和悲观,都是上帝给她们的礼物。

因为天生乐观,所以阿雅出道就是搞怪艺人,当谐星当得如鱼得水;而周迅则擅于用天生的悲观和敏感,演绎一个个悲情角色,留下许多经典。

但她们又是困扰的。当惯了谐星,阿雅会有转型困难的问题;一次次和悲剧捆绑,周迅也会被困住,身心俱疲。

遇到生活的考验时,周迅甚至会钻牛角尖,把自己往悬崖的方向拖——不幸还没降临呢,她已经悬在半空了。

节目的结尾,周迅感慨“乐观真是太重要了”,虽说一个天生悲观的人,是不可能切换成乐观模式的,但至少以后在遇到挫折甚至不幸时,她会想起道子奶奶的释然,还有幸贞爷爷的“享受就行了!享受就是赚到啊!

然后,继续当一个积极、豁达、从容的悲观主义者。

今天的深夜话题是:

你是悲观主义者还是乐观主义者?

来评论区讨论吧~

上一篇:投出你最爱的嘴炮王!

你的小仙女E姐,感动的油梨,舔屏的樱落,泪目的菜籽

责编:菜籽 美编:树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