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赏饭吃,她却一步一步走向毁灭

原标题:上天赏饭吃,她却一步一步走向毁灭

虽然今天热搜爆了一对网红分手撕X瓜,但我打算跳过这一题。

和对象和内容无关,纯属没有心情,因为刚刚刷到日本媒体关于泽尻英龙华吸毒事件的最新报道时发现,她现在这个也有涉毒嫌疑的男朋友是从2011年就开始交往的……

泽尻2009年结婚,2013年离婚,虽说过程中早就有了分开的意向也一直在打官司,但无论如何,没彻底解除婚姻契约关系之前就发展新的亲密关系,就是“婚内出轨”就是黑历史。

来算算这位女士最近几天搞出多少事:

11月16号下午,泽尻英龙华因为涉嫌毒品取缔法,被警视厅组织犯罪对策部逮捕。

警察在她位于东京目黑区的家里搜到了两粒疑似装有MDMA(亚甲二氧甲基苯丙胺,简单来说就是摇头丸)粉末的胶囊,于是将她带到警视厅本部接受调查。

她在受讯时承认了被查出来的东西的确是自己的,按照流程,泽尻被移送到东京湾岸警署,之后又被送交监察厅。

事务所也出了相关说明👇

一开始,还有一些人对事件持保留态度,因为泽尻的尿检呈阴性,而且在承认违禁药物“是我的东西没错”时还强调自己并没有使用,这只是男朋友放在这里的……

但我只能说想用这句补充来全盘推翻犯罪嫌疑是真的没可能,虽然我很喜欢她、她算是我的日圈初心之一,可是仔细看看新闻就没办法遗漏那句“之前有使用过”啊!

要知道MDMA是在她放首饰的架子上找到的,女明星要打扮的话,不可能不去查看自己的梳妆装备吧?这么显然的地方还能坦然地让男朋友留下点违法的东西,要么是心大到不认识这玩意儿是啥,要么就已经习以为常到不觉得这是错。

泽尻本人又补充说明自己以前吸过,那不等于直接漏题告诉你前者是不可能的错误选项了吗?

警察也怀疑搜出来的东西是她自己以前用剩下的,并且推测泽尻可能经常吸毒,要继续展开深入调查。

还没查多久,这位姐就改了口风,承认自己吸毒吸了起码十年了……

大麻、MDMA、LSD(麦角酸二乙酰胺,一种特别强烈的半人工致幻剂)、可卡因……泽尻女士说她都沾过。

不过应该不止这些,据今天新出的报道,搜查相关人员都震惊于她的“涉猎”程度,违禁药物的名字说起来那是如数家珍。“这也磕过,那也磕过”,算起来大概有十种。

嗑药磕了十来年,虽然不是每天都吸,但是频次也得按周来计算,而且每种毒品的药效和用法都说得头头是道,瘾君子无疑了。

所以最初的解释完全就是撒谎,泽尻当时不仅把锅甩给男友了,还隐瞒了MDMA小药丸的来源,根本不是谁去她家时留下的,而是她几周前在活动现场上拿的。

说到这里要先插播一下这位女士2007年的黑脸事件,那是她公众名声第一次滑铁卢。了解这事儿的影响恶劣程度,再结合经纪公司的态度以及隔很久后突然与其解约的转变,会更容易掌握关于泽尻吸毒新闻的相关知识点。

那是《尘封笔记本》的公开试映会,泽尻英龙华作为女主演,明明应该情绪饱满地为影片做宣传,但她的现场表现却非常低气压,只是在起初的招呼寒暄阶段说了句“今天真是谢谢了”,就一直抱着胳膊不说话。

有记者问拍摄最难忘的场景,看过其它影视作品播映期间的主创采访就知道这是一个再常规不过的问题了,随便说一场戏再分享点当时的心情就能轻松过关,而泽尻的回答是“特にないです”,“没什么特别的”。

导演行定勋连忙挽尊,说泽尻有烤饼干送到拍摄现场,本来是想缓和气氛,但话头好不容易递回到她那里,这位女士硬邦邦地甩出了一句“别に”,意思是“没什么”。

我发微博时有提到“别兹泥”,其实就是“别に”的发音,日本媒体把这次黑脸不配合叫做“别に”事件。

这几年我看一些人提起这件事,都说不明白为什么日本人会觉得这是个大事,“真性情而已啊”?讲真,“真性情”不是什么免死金牌。

且不说日本人本来就有强烈的长幼尊卑观念,活动现场有行定勋导演,还有比泽尻资历更深、年纪更大的竹内结子,怎么都轮不到24岁的她拿腔拿调。只说这么硬茬到底尊不尊重人吧,媒体记者也是为了要出稿才问问题,来这一趟都是为了生计而奔波,一没说脏话二没侵犯你隐私,其三人家的工作严格来说还是在帮你宣传、为你服务,当众甩脸子是合适的吗?

当时各界反馈很能说明问题:

德不是很高但名望挺高的大姐头和田秋子,直接在节目里吐槽泽尻嚣张,“她以为她是女王吗?让我遇到就要她好看!”

《医龙2》恰逢开播,记者会上,男主坂口宪二被问及“新剧有什么卖点”的时候也故意装作心情很不好的样子,说“没什么特别的”,摆明了就是拿泽尻这件事当梗。

本来《尘封笔记本》要去釜山电影节宣传,因为影响不好,制作方东宝映画也临时跟经纪公司Stardust要求把泽尻给撤了,不让她跟剧组去走红毯。

但即使是这样,Stardust也没有真的放弃泽尻。

他们让泽尻在官网上发了一篇道歉文,同时泪流满面地出来“谢罪”,说自己做错了、会为事件负全责,“身为艺人这种表现并不专业,即使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也很不成熟。”

同时公司还出面解释,说泽尻那天突然炸毛是因为太累了。

“别に”事件之后,泽尻还照原计划发了个人单曲,2008年又拍了kanebo的广告……

△2007年11月28日发行的《Destination Nowhere》,是北川景子《抹布女孩》主题曲

△2008年秋冬投放的COFFRET D'OR彩妆广告

这些也可以说明人气大崩盘之后,Stardust对她仍有支持,即使在她和高城刚高调注册结婚时也没做台面上的反对和干涉。

△2009年1月在平安神宫举行了仪式,第一次看到短眉毛配全包黑眼线还能这么好看的人

可是时间来到2009年9月30号,“别に”事件发生两年后,公司突然宣布和泽尻解约,并且说她“有重大违约之事由”。但具体是什么,Stardust并没有对外公布。

直到2012年,泽尻带着她主演的新作《狼狈》准备重磅回归时,《周刊文春》突然甩出一篇深度报道,从三年前她解约的文件入手进行调查,发现所谓的“重大违约事由”就是泽尻吸毒。

据报道显示,泽尻于2009年9月10号接受了Stardust安排的药物反应检查,结果呈大麻阳性。检查是全公司的艺人都做了,泽尻本人知情且同意,她也承认自己吸大麻,还表明了没办法戒断的意思,所以公司最终决定要跟她解约。

没办法,在这之前一个月里,押尾学和酒井法子先后爆发吸毒丑闻,日本演艺界人心动荡,你这有实锤了还不悔改,不解约还留着当炸弹吗?

△2009年8月2号,押尾学和一名银座女公关一起吸毒,女方突然死亡,押尾学在她出事后3小时才去报警,第二天就因违反毒品取缔法被起诉

△酒井法子,不说了,之前有写过👉《谁会给她钱啊》

报道发出去后,《周刊文春》还采访到了泽尻的前夫高城刚,他肯定了这个说法,表示2009年9月药物反应检查结果出来后,自己被叫到了Stardust公司,从理事F某和经纪人K某那里知道了这件事,解约文件没错,泽尻是因为涉毒才被开除的也没错。

高城刚还说,他在当时居住的伦敦找了间治疗中心让泽尻去戒毒,泽尻很配合,看起来也重新振作了,所以两人结婚了。但是后来因为泽尻单方面提出离婚,在律师的斡旋下,她又去了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住在高城刚的公寓里。

在巴塞罗那的时候,泽尻又认识了一个自称为“大麻instructor(讲师?教员?)”的男人Sergio(セルジオ,音译应该是“赛吉欧”),并因为他重新染上了毒品。泽尻自己跟高城刚说她跟Sergio一起睡了觉,而且还用上了摇头丸。

和Sergio这段,《周刊文春》拿出了照片,虽然不是他跟泽尻一起吸食毒品或是亲昵的画面,硬要反驳也不是不行,可是看得出来泽尻就是一副玩嗨了的样子。

高城刚说他跟泽尻的同事啊朋友啊都说过“她又复吸了”,而且还说了好几次,但大家都表示看不出,“她看起来没事啊”“就这样挺好的”,压根没把他说的当真。

细心的朋友们可能发现了,高城刚提到了“单方面提出离婚”。

是的,虽然正式离婚是在2013年底,但结婚后1年零3个月,也就是2010年4月,泽尻就对外公开了“离婚意愿”,说是男方一直拖着没签字。

在肯定泽尻因为吸毒被解雇这件事的真实性之外,高城刚还针对这件事爆了个料,说这可能是Avex公司搞的鬼,因为这家唱片公司老总松浦胜人看上了泽尻,以“如果和Avex签约的话就可以从头再来”为诱饵想钓泽尻做自己的情妇。

△松浦胜人还蛮常在SNS上发和泽尻的合照的

高城刚还加码透露,松浦胜人一再强调“Avex会让你重返娱乐圈,离婚吧。因为我们是Avex,所以我们会想办法。”并且用毒品撩拨泽尻,说随时都可以准备云云。

当时高城刚还是泽尻在法律上的老公,他却对着媒体说泽尻被“软禁”在了六本木的高级公寓里,听居心叵测的人说了很多关于自己的坏话。

2012年《狼狈》还没上映、没出熟肉字幕之前,除了一部分本身就对日本娱乐圈感兴趣的日饭之外,国内没多少人还在意泽尻这个有几年不见大动静的女演员了,会翻译这些长篇大论的中文媒体少之又少。

况且《周刊文春》的小作文在日饭群体之间的被采纳度并不是那么高,毕竟有些东西说得煞有介事,但不出过硬实锤,又会带动一系列辟谣新闻联动刷屏,看得人脑仁爆炸。

总之因为各种原因,《周刊文春》在2012年就泽尻可能涉毒做出的系列报道,并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以至于现在她被抓了自己招了,我们再感慨“美人何必作死”,却忽略了所有的大翻车之前都会有例行的“山雨欲来风满楼”。

打字的时候我挺激动的,失望的那种激动,可能大家也从字里行间里看得出来叙述的口吻和平常不太一样,夹杂了很强的个人情绪。

因为我真的非常喜欢泽尻:《一公升的眼泪》对我影响深远,直到2019年我都还会庄重地过每个3月9日。那部剧之后的两年,我又被她以“ERIKA”名义发布的单曲《Free》狠狠秒过,无论是现在看来很俗的PV还是歌声里的劲儿都刚好击中了我的审美点。

收藏了太多她的写真画报,泽尻结婚前大部分图片,我一度能做到看一眼就分清大概是在什么阶段拍的,所属特辑名字叫什么……

△2007年这本《Erika 2007》是我心中经典

△08年清川あさみ出了本《美女采集》,拍了22位日本当时正红的女演员、歌手或模特,想象力绮丽无比,泽尻这张的主题是“蜘蛛”

这些年看着她从资源停摆到现在CM(广告)不停,从只能演演BeeTV的小成本手机剧到明年终于可以出演NHK大河剧,我真觉得这位女士可能要熬出头了。

△她真不是“逆天改命”,2012年主演这部剧小众到什么程度呢?当时好不容易出了字幕档,画面糊得非常感人

△好不容易来了好资源,现在纯属给剧组添堵添麻烦

她近期接受了很多采访,都拿出了要好好雕琢演技的决心,说自己是真的喜欢演戏,也对过去的轻狂做了解释和再次抱歉。

甚至“别に”都能被泽尻本人当成梗来用在节目录制里了,和当初被她黑面相向那位记者主持也相逢一笑泯恩仇了,感觉这位女演员是真的成熟了长大了,懂得感恩和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了。

结果这种属于粉丝的向上的信念,在知道她吸毒被抓之后瞬间崩塌,不亚于追星女孩看到自家爱豆谈恋爱的那种房子塌。

特别是回顾了过去高城刚所爆料的种种,又看了最新的《周刊文春》报道,说她现在这个艺术指导男朋友A某是在2011年她婚内就交往上之后……

因为泽尻大力扶持、积极给他介绍人脉的关系,A某在2015年创立了一个高级品牌,并在东京港区开了公司,公司登记信息“董事”一栏里赫然有Avex原副社长千叶龙平的名字。而A某也出现在了千叶龙平担任CEO的美国Mindfulness(冥想)公司高层名单里,身份是“艺术总监”。

还有一张A某和千叶龙平的合照,应该是和写有自己名字的灯笼打卡,因为A某并非名人也没被公开真实信息的缘故,有他的部分被打了码。但大家可以看到“千叶龙平”的名字下面有两个被挂在一起的灯笼,分别写了泽尻和Avex社长松浦胜人的名字。

这不又让人想起2012年高城刚的说法了吗?

《周刊文春》丢锤佐证7年前旧闻的努力,到这里还不算完。他们还采访到了高城刚所说的那位让泽尻复吸的“大麻instructor”、西班牙人Sergio……

Sergio回忆起泽尻来非常爽快,说是2010上半年和她认识的,当时介绍人说泽尻是“日本来的、非常喜欢大麻的女孩”,Sergio本身就对日本文化很感兴趣,在酒吧碰面后,双方很快就一见钟情。

那位中间人朋友对泽尻说,“明天Sergio家里有大麻派对,你来不来?”第二天泽尻竟然真的主动出现在了Sergio家。

Sergio说泽尻喜欢把大麻和烟混着抽,把大麻叶子卷在纸里抽,抽的时候眼睛有点红,但是带着笑,对这些东西也很熟悉。两个人每周会见三到四次面,见面一定会抽大麻,Sergio还记得有一次是在高级饭店,泽尻买了很贵的香槟请大家喝,喝的时候也抽了大麻。

但他说自己和泽尻一起睡了三次觉,却从来没发生过关系,Sergio对此很讶异,“不知道是不是日本女孩子特有的害羞”。

Sergio还跟记者说,泽尻非常在意别人的目光,会变装来掩盖本来的自己,之所以会选巴塞罗那放松,可能是因为谁都不认识她。

Sergio见她时是听了很多人说“这个女孩很出名哦,是世界50美人之一哦”,但并没有确切概念,还是在上facebook去搜索她相关信息后,发现起码有三千个人都叫这个名字来冒充她,才确定了这真的是个很红的大明星。

Sergio提供的一些泽尻当时嗨玩的照片

在泽尻吸毒事件曝光后,很多人都想到了《狼狈》,觉得那仿佛是她的自传,莉莉子的形象和现实中的泽尻重叠了。

但我从来不这么认为。

《狼狈》不止有奢靡和堕落,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情节是莉莉子曾经又丑又胖,她经过了抽脂和整容才获得了巅峰的美貌,而最终的坠落也和整容手术的“反噬”息息相关。

极致的美本就是虚无,欲望生生不息,要么控制它成为自己的神,要么被它驯服化身享乐主义的奴隶——这是“狼狈”的真实意义。

而泽尻女士呢?

混血儿出身,妈妈是阿尔及利亚裔法兰西人与柏柏尔族混血儿;出身富庶,爸爸曾经拥有几十匹赛马。她小时候就学骑马学跳舞学钢琴,后两样现在小康家庭凑一凑也能让孩子一直学,但“骑马”有几个普通家庭能做到?

△当初结婚仪式上,高城刚后面那位金发女士就是泽尻的妈妈

她出道不是穷,不是要补贴家用,单纯因为她喜欢安室奈美惠,觉得进了演艺圈就可以看到偶像。

混血是会出美人,长势却也不受控制,而泽尻是前者是天生的幸运儿,这点毫无疑问。在报名表上贴个大头贴就能被公司看中签约,给杂志当模特有持续曝光不说,还慢慢接了戏演了电影……

△99年杂志上的泽尻

△说她除了脸外啥都不好,可是当时人家是跟香里奈、市川由衣一起被选中的

虽然身材比例是虐了点,但是她脸小啊,演技又好,演部《Pacchigi!》能拿6个新人奖。

泽尻也不是什么性格软弱要受经纪公司摆布的人,用自己的原话说,从小就跟男孩一样淘。

她名字里的“erika”是假名,国内媒体翻译成“绘里香”,台湾粉丝之前建站写博一直把她叫“小香”,这位姐觉得翻得太小女生了,不行,于是2007年隆重宣布要叫自己“英龙华”,因为英气勃勃很酷,并且希望整个华语区都这么能一致用她亲自指定的这个中文名。

黑脸事件之后痛哭道歉算是稍微赚了一点好感,隔几年又能在节目上自打脸,说当时并没有真的觉得自己错了,是公司说要雪藏自己,才被迫公开道歉,声泪俱下全靠演技。

这样的人,这样的性格,哪来《狼狈》里莉莉子那极度自卑后突然膨胀的扭曲和被裹挟啊?泽尻分明就是“恃靓行凶”。

当然大家也可以反驳我,毕竟我这一番感想已经是失望透顶后的抒发,可能忽略了泽尻为演艺路所付出的心血、在表演上所下的苦功了。

看人应该要多面的看,辩证地看,她是个好演员,是天生的巨星苗子,这点毋庸置疑。

只是那又如何呢?

说来很搞笑的是,泽尻承认自己吸毒十年以上之后,中日网友反应大同,说她这么折腾还这么美,真是老天爷赏饭吃,人生太不公平。

是啊,池内亚也和萤火永远在我心中珍藏,以后再看到泽尻的照片我可能还是会感叹她真好看。

但再也没有然后了。

如果说当年的黑面、闪婚是态度出了问题,她作为一个演员只要业务能力够强又找准机会,总能够东山再起。那现在她有了吸毒前科,深挖一下还是多年老毒物,牵涉进了一大堆钱权色欲勾结的糟心丑闻中,观众还要怎么宽恕?资本就算有心,又怎么强捧得出这么一个负面艺人?

泽尻33岁了,走到这一步,已经回不到当初。

最后再放一些我个人很喜欢的她的图吧,美人如斯,只叹人生不能总只如初见。

原创不易,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作者以及微信号(cj1014123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