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不能将风花雪月,描摹成它原本该有的样子之二

原标题:原谅我,不能将风花雪月,描摹成它原本该有的样子之二

本文出自探索诗歌

我有清泉

令我欢喜

我有黑夜

供我隐匿

我有太阳

为我加冕

我是天地的王

更多时候

我埋头在自己灰色的花园

不发一声

沙漏

风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

时间是静止的钟摆

这个世界

有人走了又来

有人一去不返

思念

上了年纪的萤火虫

在两棵殉情的白松间飞舞

冰在燃烧

水在零下十摄氏度沸腾

乌鸦是圣洁的

它是神的使者

思念是一种病

血液不断涌动

想象力被挤压变形

恍惚中肢体发了疯

我看见赤裸的灵魂

从沉睡中苏醒

一头年迈的母牛

想着有一天

终将变成一堆肉

被摆上钉板剔除骨头

我顿觉心生悲凉

(我会不会像尼采抱着马儿一样恸哭)

夜空安宁

燃起一盏灯

等一个熟悉的笑容

或墙壁上那只白鸟

孤单是一弯新月

等待是夜幕里的低吟

夜幕降临

有人将变成宠物或佳肴

有人在黄金里挣扎,激流中泅渡

有人在废墟上舞蹈,或枯草上高歌

黎明到来,太阳升起

波斯猫与牛排共舞

富家女嫁给了乞丐

多像一幅倒挂在墙上的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