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东强奸少女案批捕7人,涉案公职人员被究何罪?

原标题:祁东强奸少女案批捕7人,涉案公职人员被究何罪?

祁东“多人与未成年女孩发生关系”案:6人被批捕,1人取保

文 | 令狐卿

衡阳市祁东县公安局和检察院11月19日接受媒体采访,确认该县发生未成年在校女生周某婕被社会人士“涉嫌强奸”的事实,证实目前已批捕7人,其中“陈某升涉嫌介绍卖淫,因其怀孕已办理取保候审”。周某婕父亲自从在微博喊冤后数天未有更新,目前祁东县公检官微尚无正式通报。

报道来源:澎湃新闻

这件事之所以被公众关注,源于当事女生的父亲微博喊冤,用近似血泪控诉讲述女儿——未满12岁周某婕——的遭遇。而他之所以要这么做,说是没有得到应有的司法公正,比如公安纠结于他女儿是12岁还是11岁,检察院有放纵嫌犯的嫌疑,嫌犯有公职身份、背景深厚逃避惩罚等等。

从公安和检察院透露给媒体的信息看,周某婕父亲的说法不全是准确,但确实存在着办案信息不对称,受害者家属未能及时掌握案件进展。然而,细究公安与检方的表态,它与受害者家属之间的最大分歧在于案件的定性,前者的笼统表达是“多人与未成年女孩发生关系”,后者则认为是“受控制、恐吓、威逼利诱”下被强奸。

从祁东县检察院的批捕对象看,“涉嫌强奸”的罪名并未涵盖所有人,其中1人涉嫌强奸,两人涉嫌介绍卖淫,这就让人有些费解:周某婕在本案中的身份到底是被强奸的少女,还是说等同于“失足妇女”?公安和检察官似乎倾向于认为,周某婕既是强奸案的受害者、又是卖淫案的参与者?

当然,也有可能除了周某婕之外,这家KTV还存在其他容留卖淫的行为,因为周某婕案牵扯出来。可再去斟酌祁东县检察院的修辞,强调“多人与未成年女孩发生关系”,就很耐人寻味。尤其是,受害者父亲提到的两名背景深厚的公职人员,究竟以什么罪名批捕,检察院语焉不详,也让人起疑。

周某婕的案子从各个方面看,都让人联想到十年前湖南永州的唐慧案。唐慧女儿乐乐同样是11岁的少女,被无良朋友拐带进零陵区某KTV骗奸并卖淫,三个月内被强奸多次。受害人母亲唐慧乔庄打扮确定情报后,由亲戚假扮嫖客才救出乐乐。此后的司法过程围绕定性问题一波三折。

“湖南永州少女被迫卖淫案”中受害女孩母亲唐慧。

与唐慧案相比,祁东县周某婕案才刚刚发酵,可从一些迹象看,似乎正在步唐慧案的后尘,在一些关键点上不够明朗,如定性不够清晰坚决,办案立场有所保留,区别对待嫌犯,罪名有含糊之处。可是要知道,唐慧案发生时,饱受诟病的嫖宿幼女罪还未废止,还能据此在定性量刑上找补掩护罪犯的空间。

2015年刑法修正案废止嫖宿幼女罪后,导致唐慧案的法律缺陷已经消失,奸淫幼女一律处十年以上至最高死刑的惩处。这种情况下,再无所谓的嫖宿幼女罪来混淆视听,周某婕案的性质就很明朗,无论什么借口,嫌犯都涉嫌强奸,并且符合情节恶劣的从重标准,完全可以不再让拖垮受害人的唐慧案重演。

从善意的角度推测,祁东这个案子涉及未成年人,又可能涉及死刑的重罪,公安、检方慎重对待,未能表现出符合受害者家属期待的雷厉风行,也许有可以理解的地方。不过,经过这么长时间,至少在案件的定性上应该能缩小与受害者家人的分歧,这是取信于受害者、最终让案件服众的基本点。

此次“祁东强奸少女案”受害女孩父亲血泪控诉信

退一步说,只要不打算在定性上做什么阴谋或阳谋,就可以排除外界对人情案的疑虑,同样能排除嫌犯试图脱罪的种种虚假说辞,以符合刑律的直率态度推进周某婕案进入公正判决的轨道。这样的办案方向才能对得起住院治疗精神创伤的周某婕,也才能避免类似唐慧案对司法声誉的打击,在个案上彰显公平正义。

总的来说,祁东县周某婕重复了十年前唐慧女儿乐乐的际遇,未成年少女在县级色情场所的命运循环令人唏嘘感叹。尽管剔除了嫖宿幼女罪,从法条上挤压了犯罪分子为奸淫幼女而诡辩的空间,周某婕案仍让外界担心。但愿现有的不安迹象只是信息不充分的体现,希望周某婕的父亲无需重蹈唐慧的覆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