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全球掀起反资本主义新浪潮

原标题:美学者:全球掀起反资本主义新浪潮

当前的反资本主义浪潮正值自由市场的新自由主义和全球化遭到几乎普遍的批判。对这一新的时代思潮的部分解释是,这是一种对金融动荡的可预见的反应。正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货币状况似乎不公平并引发激烈反应,2008年的金融危机促使人们普遍认为,这个体系被操纵了。虽然各国政府和央行拯救了大型金融机构,以防止整个全球金融体系崩溃和大萧条重演,但数以百万计失去住房和工作的人们却不得不自己照顾自己。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11月6日文章】题:新的反资本主义(作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历史与国际关系学教授哈罗徳·詹姆斯)

我们这个技术迅速变革的时代恰逢西方国家对资本主义重新产生怀疑,这应该不会让人感到意外。然而,这一次有所不同,一个重要原因是赢家通吃市场的崛起和全球经济地理中心的转移。

我们目前正在经历人类历史上最剧烈的技术和经济变革。我们还看到世界各地对资本主义的支持在下降。这两个趋势是相互联系的吗?如果是,它们是怎么相互联系的?

新自由主义广受诟病

人们很容易会说,资本主义越来越不受欢迎只是勒徳主义的一种表现。勒徳主义是一种冲动,在工业革命早期导致手工业工人破坏威胁到他们就业的机器。但这种解释没有抓住当今反资本主义运动的复杂性。当今这一运动的领导者与其说是忧心忡忡的工人,不如说是知识分子和政客。

当前的反资本主义浪潮正值自由市场的新自由主义和全球化遭到几乎普遍的批判。对新自由主义的反对最初来自左派,但民粹主义右派把反对新自由主义继续进行下去,甚至可能更加激烈和充满敌意。

毕竟,在英国首相特雷莎·梅2016年发表的斥责“世界公民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演讲中,不乏旧式的两次战争之间的反资本主义情绪。或者就像她的继任者、现任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说的那样:

【“让人头大的事。”】

同样,在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主持人塔克·卡尔森通过反资本主义长篇大论,引导特朗普右派的悲观情绪。他抱怨“唯利是图者对他们统治的人民没有长远的责任感”,他们“甚至懒得去理解我们的问题”。

对这一新的时代思潮的部分解释是,这是一种对金融动荡的可预见的反应。正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货币状况似乎不公平并引发激烈反应,2008年的金融危机促使人们普遍认为,这个体系被操纵了。虽然各国政府和央行拯救了大型金融机构,以防止整个全球金融体系崩溃和大萧条重演,但数以百万计失去住房和工作的人们却不得不自己照顾自己。

金融危机致世界剧变

单是金融危机就足以播下反资本主义情绪的种子。但这场金融危机也与更广泛的技术和社会变革同时发生。像智能手机这样的创新以及新的互联网平台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相互联系和做生意的方式。从许多方面来说,这种新的商业模式与资本主义截然相反,因为它是基于不透明的支付方式和不对称市场或双边市场。我们现在通过“出售”我们的个人信息来获得服务。但我们并没有真正意识到我们正在参与一场市场交易,因为我们看不到明码标价:我们付出的代价是我们的隐私和个人自主权。

与此同时,零和思维已经成为经济分析的主要形式。这显然也源于金融危机。但它也受到了新信息技术的推动,这是由于在赢者通吃的市场中网络效应的力量一一尤其是在平台经济和人工智能的发展方面。进入一个网络的人越多,这个网络对每个用户来说价值就越高,留给市场上任何第二个参与者的空间就越小。

展望未来,随着信息技术/人工智能革命改变大多数经济活动的性质,后金融危机时代世界剧变将继续展开。银行将逐渐消失,不是因为它们是邪恶的,或具有系统性危险,而是因为它们不如新的替代方案高效。尽管电子通信有了种种改进,但银行成本和收费几乎没有下降;事实上,对许多零利率或负利率地区的消费者来说,收费实际上增加了。在不太遥远的未来的某个时候,大多数银行服务很可能会通过在线平台被分拆并单独提供——以新的改进后的方式提供。

资本主义的天赋在于它有能力对有关稀缺性和资源分配的大多数问题提出有机的答案。市场往往自然而然地奖励事实证明最有用的想法,惩罚机能失调的行为。通过促使大量个人根据价格信号调整自己的行为,市场可以带来国家无法带来的广泛结果。

在当今日益变暖的世界,显然需要采取有效的办法限制温室气体排放。但即便是像气候变化这样复杂的问题也不应留给技术官僚解决。作为公民和市场参与者,我们都需要参与。对资本主义的捍卫者来说,他们需要弄清楚如何让这一制度更具包容性,这样它才能再次获得公众的支持。

【本文原载《参考消息》2019年11月20日第10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