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光南:中国网信领域总体水平世界第二,但依然受制于美国

原标题:倪光南:中国网信领域总体水平世界第二,但依然受制于美国

钛媒体注:在昨日举行的2019软件绿色联盟开发者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做了“自主创新·迎接软硬件新潮流”的主题演讲。在演讲中,倪光南首先分析了中国网络信息技术领域(简称“网信领域”)总体态势,中国有后发优势,网络信息领域技术新、发展快、人才作用大。

目前,中国网信领域总体技术和产业水平位居世界第二位,尤其在互联网应用(电商、移动支付、社交、搜索等)和新一代信息技术方面(5G、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领先,但是发展依然严重受制于美国,主要短板是在芯片(数字处理芯片、模拟处理芯片、光电芯片等)和基础软件(包括操作系统OS和工业软件等)方面。

他举例说明,目前,在全球前10家市值最大的ICT企业中,美国6家(FAMGA,即 Facebook、Apple、Microsoft、Google、Amazon,以及英特尔), 中国3家(即HAT:华为、阿里、腾讯),韩国也有1家 (三星)。其中,虽然华为未上市,但根据业内估值,其市值高达13000亿美元,超过微软、苹果位列第一。

尽管我国网信领域的整体技术和产业水平已居世界第二,但倪光南警告说,在对形势的估计上,我们既不要夜郎自大,也不要妄自菲薄。相比发达国家而言,中国在网信领域是整体跟跑,但有些方面已出现了跟跑、并跑、领跑并存的局面。

当前形势对中国发展核心技术,机遇和挑战并存。倪光南认为通过“引进”获得核心技术已不可能,而自主创新的核心技术更易进入市场,获得发展壮大的机会。华为的多年备胎,一夜转正就是一个例子。

因此,我们应当“加快推进国产自主可控替代计划、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在网信领域,一项技术能否存活,往往不取决于性价比,而取决于其是否有技术体系和生态系统的支撑。

“新发展出来的国产产软硬件,必须具备对原先市场垄断者的替代能力,才能在市场中取得一席之地,不能替代就根本进不了市场。”他说,“在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里,网信领域国产软硬件对原先市场垄断者的替代,将是中国网信领域的新常态。”

谈及为什么我国网信技术有短板、会被人卡脖子,倪光南分析称,主观原因是我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国力和科技水平等与发达国家有差距;外国对我们实行禁运封锁。主观原因是“造不如买,买不如租” “重硬轻软”思想影响,以及“穿马甲”问题。

倪光南着重强调了“穿马甲”问题的危害性。所谓“穿马甲”式创新,是指将某些无法自主可控的外国产品打扮成自主可控的国产产品。比如有部分中方控股企业把外国产品更换名称,以中方企业的“国产产品”进行销售。

中国公司做外国公司的代理、销售外国产品是没问题的,但不能把知识产权或技术主要属于外国的产品打扮成假国产产品进行销售。

“我们不能容忍弄虚作假,把实际上受制于人的外国产品通过“穿马甲”冒充为自主可控的国产产品。”他说,“这种做法极具危害性,会让国内有关部门误认为中国已经掌握了这种技术,从而不再投入研发,形成随时可能被卡脖子的短板。也会麻痹斗志,使有些人向外国跨国公司‘讨’核心技术乘机挣钱。”

实际上,国产产品的知识产权不一定都是自主研发的,可以通过收购并购、购买授权、或基于开源许可证等途径取得;同样,技术可以通过自主研发,也可以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等途径取得。为此,倪光南主张对于关键核心技术,要通过自主可控测评,由第三方机构根据一定的标准进行测评,以便科学地作出判断,防止出现“穿马甲”。

为此,倪光南建议,应该在已经实施的“质量测评”和“安全测评”外,再增加“自主可控测评”,比如今后自主可控测评可能要评估“美国技术含量”,以防止这种会受到美国“长臂管辖”的产品进入政府和重要领域。

他解释说,目前美国商务部“出口管制”要求管控“美国技术含量”超过25%的产品,包括制造地位于美国、技术源于美国,以及国外制造但源自美国的内容超过25%的产品。这个25%的计算办法很复杂,实际操作起来也颇具主观性,基本上就是由美国政府独家认定。

倪光南认为, 软件是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的驱动力。软件产业有基础性、战略性,软件技术和软件人才有通用性、带动性。软件技术已渗透到几乎所有信息技术之中,软件人才在网信领域的高技术企业中,比重往往超过七成。 “软件定义世界”的趋势反映软件技术无处不在,软件人才无所不能。

“软件促进传统制造业转型成为智能制造业,软件正使这些传统制造业企业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方向转型,例如宝马7系列汽车内置的软件超过2亿行代码、波音787客机中的软件代码超过10亿行。”他说,“软件也将促进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5G、物联网、云计算、机器人、VR/AR......)的发展,在所有这些新一代信息技术中软件都占有很大比重。”

他认为,中国很适合发展软件业,因为有强大的软件产业(巨大的内需市场)、丰富的软件人才资源和国家产业政策的支持。

“目前我国软件产业规模越来越大了,龙头企业不错,中国正逐渐从人口红利转变为工程师红利,这样一个好的条件,我们应该利用我们人才方面的优势。目前,我们软件人员数量世界第二,很快会到世界第一。对于美国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中国有可能比美国产出更多工程师,搞软件的知道软件工程师是我们软件业发展的最重要的资源,这是中国最有利的条件。”他说。

同时,倪光南建议国内应加大对开源软件的投入,包括投入开源基金会,或成立由中国主导的开源基金会,从而加大中国在开源领域、开源规则、开源许可证等方面的话语权。要摆脱外国在芯片领域掣肘,国内芯片行业应该注重开源芯片RISC-V的研发。未来RISC-V很可能发展成为世界主流CPU之一,从而在CPU领域形成Intel、ARM、RISC-V三分天下的格局。

“在新的历史时刻,开源软件已经越来越成为主流软件。目前互联网基本都是基于开源软件,比如人工智能平台、区块链平台、大数据平台大都是基于开源软件,而我们要把开源继续发展下去,通过自己努力争取在开源软件发挥更大作用。”他说,“为了更好的开源软件,我们需要顺应新潮流。比如现在世界上有两个CPU是最领先的,一个X86,一个ARM。顺应新潮流的好处是可以面向国际市场,有可能发展起来。”

(本文由钛媒体发布,编辑曹天鹏整理)

以下是 倪光南演讲原文,略经钛媒体编辑:

各位嘉宾,各位软件开发者朋友们,很荣幸有机会参加2019软件绿色联盟开发者大会,我现在已经不是开发者了,但是软件非常重要,今天跟大家分享的主要的问题就讲四个问题,第一个讲我们的形势,第二个自主可控,第三个讲软件,第四个开源,很简单。

第一个问题现在大家知道自从华为事件以来对于形势有两种极端的看法,有的说中国不行,没有什么创新之类的,我这里有三条我觉得比较客观的观点,中国在网络安全信息化,网信里面,我们水平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第二,总的看法,胶片上有两句大家可以自己看,我们有短板也有长板,下面会解释。中国世界第二,我们可以用很多数据来说,我们知道一般国际上经常有排行榜,我这个ICT排行榜,前十名的中国能够占到三位,华为、阿里和腾讯,华为业界估值13000亿美元,因为华为没有上市,我从网上拿到的数据,专家机构评论应该还是可以的。阿里腾讯上榜很清楚,我们看到美国有六家,微软、苹果等等,三星很突出,因为韩国全国支持这一家公司,第一名美国,中国跑在第二,第三是传统发达国家,如欧洲的德国、英国、法国以及日本和韩国。第四第五我们就不说了,这个比较客观,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我们下面看一下我们短板长板,平均世界第二,第二是可以了,第一很好,第二也不错,第三很难说,像中兴这些事件我们有短板,我们短板很明显,一个是芯片,偏硬的,一个是软件,整体第二,这两个短板短一点,一个短板是一个领域。大家注意我们的长板,中国现在5G世界领先,你看我们有些长板,我们其他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互联网也是不错的长板,是我们能够赶上发达国家有利的地方,互联网应用也不错。举个例子,大家说我们的短板,排名第五的芯片设计公司海思,每年增长的速度世界第一,所以还不是太差。我们比较差是在制造加工材料方面,在芯片代工领域中芯国际排到第五,台湾的台积电排到第一。从这看来还是要补齐短板才能在世界上更好的应对世界形势的变化。在局部地区已经出现了,你对形势的看法也不要太悲观,也不要太乐观,我们看到机遇和挑战并存,挑战很明显,现在面临很大的挑战,但是有个机遇,大家知道,今天我们在座的开发者们有什么创新,我可以保证,你可以等到更好的机会应用得到产业化的结果,这对我们的创新非常有利,华为多年备胎一夜转正,如果没有制裁,华为很多备胎计划可能老压在实验室里上不了市,有两方面,有差的方面也有好的方面要看到当前机遇和挑战并存。

第二个问题自主可控,自主可控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要替代,在网信里面有个很大问题,大家知道不管你技术怎么好,单项技术好都没用,你必须要有生态的支持,单向技术单向产品的竞争不如说生态和生态的竞争,我们当前有很大的挑战,我们国产的软硬件要有替代,这方面我们知道需要有市场的支持,我们中国的优势就是市场大,中国现实情况下之下我们可以通过中国市场作为把新的创新首先在中国市场上应用,像5G,我们先在中国市场应用,我们成熟以后应用到世界其他国家。

下面讲一下自主可控,为什么要讲自主可控呢?最近总书记指示要坚持安全可控和开放创新并重,十九届四中全会坚持独立自主和对外开放相统一,这个对于自主可控的地位非常清楚了,自主可控坚持与重视,这是我们的原则,也是方针。为什么很重要?过去没有这方面的评估,所以有短板被人卡脖子,最近我们看到在国际贸易战以来,对于自主可控特别强调,因为我们过去知识产权技术也都有,现在有可能受到制裁进到实体清单,有25%受到美国出口的管制,为什么我们有些技术是短板呢?

第一客观方面因为我们是发展中国家,我们90年代发展非常快,主观上也有原因,这里有三个原因,第一条造不如买,买不如租,刚才大家注意到我画了一个短板硬件软件都有,工业软件也在软件领域的短板里,这个短板在两边,国家支持了一个项目是熊猫系统这是华大九天承担的,发展中国EDA软件,为什么?当时有个发达国家对中国禁运,我们只能自己干,但什么时候不做了呢?1994年,解除禁运,对我们实际起什么作用呢?作用相反,因为能够买到这些软件,所以有些人说干嘛还要自己花钱花力去做呢?1994年以后这个项目就没有人支持了,现在好多地方都在做这个事,华大九天继续在做。假如我们继续做,现在世界上不是只有美国三家,中国也会有一家,现在没有,很可惜。

第二重易轻难,在座都是软件开发者,我这里举个图表来说,从2000年开始画,那时对软件的收入只有560亿人民币,很小的总额,经过这些年,去年达到63000亿,工信部官方数据,我们增长了112倍,中国搞软件的条件很好,今年会超过千万亿,靠什么?靠人才,还靠什么?靠市场,这个软件在中国上有,但是我们投入有多少呢?全部的投入不到50个亿人民币,这个非常小。这给我们什么启示呢?还能发展的更快。软件快速发展和2000年国家发布的18号文件密切相关,减赋,从17%降到13%,这些东西非常重要,大家有信心,今后的发展会非常迅速,因为现在各方面都在投软件。人才市场加投入和政府支持比原来好的多。

第三个这个也有很多问题,有些地方遇到了什么障碍呢?有些人发现不能自主可控,外面的东西加个包装,打着国产的招牌,有什么问题?这个是外国的,你说是国产的,不符合现实,我们不能容忍弄虚作假,这个软件我们有了不需要自己做,很大的问题你就不想自己努力想取巧,这不符合当前主张,有这种思想有这种行为将会影响我们弥补短板,跟上发达国家。最后我们知道这方面增加增强自主可控,不能靠谁说,要靠科学制度的保障,我们主张实行多维度测评,其中一个维度就是自主可控,为了网络安全首先要看自主可控,如果过不了,自主可控免谈。这符合当前领导主张,坚持把自主可控放在重要地位加以支持。这个还要注意到,这是新问题,如何避免美国技术含量超过中国,受到美国出口管制,长臂管辖,这是新问题,我们还要研究怎么管制

下面我简单说一下软件的问题,在座都知道软件的重要性,我们的软件刚才已经讲了,我们软件产业规模越来越大了,龙头企业不错,软件人员数量世界第二,很快会到世界第一。中国正逐渐从人口红利转变为工程师红利。这样一个好的条件,我们应该利用我们人才方面的优势,每年培养出来软件人员世界第一。人家美国比我们看的清楚,最大的挑战是因为中国有可能比美国产出更多工程师,竞争力来自于这一条,搞软件的知道软件工程师是我们软件业发展的最重要的资源,这是中国最有利的条件。

最后提几句开源,在座都知道开源的重要性,开源到现在也不过20、30年,但是已经看到趋势,在新的历史时刻,开源软件已经越来越成为主流软件,在座都知道我们互联网基本上都是基于开源软件,我们人工智能平台,区块链平台,大数据平台很多都是基于开源软件,我们要把开源继续的发展下去,我们很多企业家包括华为做了很多贡献。我们应该通过自己努力争取在开源软件发挥更大的作用。为了更好的开源软件我们需要顺应现在新的潮流,出现了开源的芯片RISC-V,大家知道开源芯片的重要性。所以我们看到现在世界上有两个CPU是最领先的,一个X86,一个ARM。其他国产的也不错,这都可以满足要求,好处是可以面向国际市场,有可能发展起来,如果中国开发者在新一代信息技术中努力应用的话,可以达到这个要求,将来世界上最普遍的新应用用中国市场去支撑的话,才有可能对全球造成很大的影响。

谢谢大家。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