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爱,谁就应该与他所爱的人分担命运。

原标题:谁在爱,谁就应该与他所爱的人分担命运。

比起我们平常模糊的视野,有时疯狂的视角看得更远 。

——卡洛·罗韦利《时间的秩序》

作家书签

每日意图 Vol.2303

©Rebeca Marcos

密切关系中最应该避免的4种交流习惯:消极的沉默、直接的蔑视、蹩脚的讥讽、无端的挑衅。

——[社会心理学家] 约翰·古特曼

©Martin Bullivant

生命的价值就在于你能够镇静而又激动地欣赏这过程的美丽与悲壮。但是,除非你看到了目的的虚无你才能够进入这审美的境地,除非你看到了目的的绝望你才能找到这审美的救助。

——史铁生《我与地坛》

©Fanny Latour-Lambert

即使我不相信生活,即使我对于心爱的女人失掉信心,对世间事物的秩序失掉信心,甚至深信一切都是没有秩序的,可诅咒的,也许是魔鬼般混乱不堪的,即使我遭到了种种可怕的打击——我总还是愿意活下去,既然趴在了这个酒杯上,那么在没有完全把它喝干以前,我是不愿意撒手的。

但是到了三十岁的时候,即使还没有完全喝干,我也一定会扔下酒杯,就此离开——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但是在三十岁以前,我深深地知道,我的青春将战胜一切:一切的失望,一切对于生活的厌恶。

——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

©Montserrat Gudiol

人真正变强大,不是因为守护着自尊心,而是抛开自尊心的时候。

——《请回答1988》

©Dan Schultz

幸亏时光不会倒流,否则万物一定会朝旧岁月里疾步奔跑。

——刘以鬯《迷楼》

©Ruslan Rakhmatov

我们都曾被爱我们的人一再塑造。只要他们稍稍坚持一下,我们就变成他们的作品,而这作品是他们所认不出来的,因为它们从来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模样。没有任何爱情,没有任何友谊,能够掠过我们的命运而不促使它永远定型。

——莫里亚克《爱的荒漠》

谁在爱,谁就应该与他所爱的人分担命运。

——布尔加科夫《大师和玛格丽特》

©Marvin Walter

花开的时刻

赵之逵

说好的话,风一吹

就散了

天上徘徊着它乡的雨

老天爷也有心结

任由那些写在纸上的云

就这样黑着,黑在眉宇

沒有阳光,花也很忧郁

矮桐子和倒提壶

看上去比平常暗淡一些

走着走着,人就累了

有时候,就是一句贴心的话

留住了执念和追求

比如走南闯北的杨木匠

最终把家安在异乡玉溪

这也许,是关于行走

再好不过的结局

雨,收到了草玉梅开花的消息

人的一生,苦闷太多

释放,是最直接的宣泄

赵之逵, 当代诗人,鲁迅文学院89级高级班学员,1989年在"现代诗社团大展"中被评为"桂冠青年诗人",玉溪师范学院商学院客座教授,著有个人诗集《流动的光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