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WeWork官方首次确认,其公司裁撤2400名员工

原标题:重磅!WeWork官方首次确认,其公司裁撤2400名员工

引述外媒报道,该公司证实,WeWork将裁员2,400名员工,原因是该公司致力于削减成本并调整业务规模。

WeWork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削减开支是该公司“创建更高效的组织”并重新专注于核心办公共享业务的努力的一部分。

发言人说:“这一过程是在几周前在世界各地开始的,并在本周在美国继续进行。” “裁员影响了全球约2400名员工,他们将获得遣散费,持续福利以及其他形式的帮助,以帮助其职业发展。这些都是非常有才华的专业人员,我们感谢他们在过去十年中在建立WeWork方面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在宣布这一消息之前,有关即将裁员的报道已经流传了数周。9月,外媒报道说,WeWork高管考虑裁员多达全公司三分之一的员工,即约5,000名员工。

WeWork 的失败和历程

从470亿美元到几乎腰斩250亿美元到不到100亿美元,走到现在不到50亿美元,在短短的几周的时间里面,WeWork这家公司90%以上的估值就消失殆尽了,而且WeWork的投资人以你能想象的最快的速度站到了WeWork愿景的对立面。

9年的时间,WeWork迅速扩张,从一间办公室发展成为拥有超过4500万平方英尺房地产,实现了全球110个城市拥有会员的大地主。但直到今年2019年至今,不到一年的时间,实现了跳楼机般的速度跌落神坛,一时间所有人都想知道WeWork为什么走到今天这般田地。

到2015年,WeWork的市值翻了三倍,100亿美元的市值,23,000个用户在32座城市落户,但他不甘心只成为普通的房东,他极力努力的营造一种理念,让你觉得在这里拥有的不仅仅是一个办公室,而是你可以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特别是对千禧一代,他们倾向零工经济,热衷副业,自称斜杠青年,即便在WeWork的纽约,租赁一个4个人的办公室要有4000多美元之高,但这样的理念吸引了大量的年轻创业家,包括IBM,微软在内的大型公司,都把自己的员工转移到了为WeWork的空间。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认同WeWork创始人这样愿景,WeWork的估值自然随之攀升,那么自然有很多人想来分一杯羹,那么在众多的投资人当中,软银是使WeWork真正腾飞的关键。

这个故事是这个样子的,两个人结识在2016年的一次会上,在2017年的时候,创始人就带着孙正义在园区逛了一小圈。真的是一小圈,因为当时的一个前高管回忆是说,那个人孙正义和创始人在园区逛了聊了差不多也就10多分钟,他就签给了软银一张44亿美元的支票,简直太疯狂了。

所以就是说你在最短的时间获得最大量的融资,但是你置身在一个最空白的监管的环境之下,所以这可能就是冲破现在WeWork跌落的原因。

在WeWork递交招股书前,孙正义的愿景基金和软银对WeWork的投资金额已经达到了106.5亿美元,2019年为WeWork的最后一轮私募融资,是由软银注资的50亿美元,这笔融资也将WeWork的估值抬高到了470亿美元。而且你会发现WeWork创始人,他私人花钱买下了We这个注册标识,再以590万美金卖还给了自己的公司 WeWork,以他自己名下拥有的部分的一些房屋的产权,也是反租给他自己的公司WeWork,以及诸如此类一些行为,让大家不断开始质疑,它其实是在牺牲投资人、以及股东的利益来回馈给他自己。在年年亏损的情况下,WeWork仍然是1栋楼1栋楼的买,同时发展着毫无相关的其他的产业。

今年年初,WeWork宣布公司更名为的 The We Company,包括三个不同的业务线,在众多的产品线上肆意挥洒着金钱,直到2019年8月,WeWork真正意义上开始公开募股上市的一个计划。大家才真正的看到了WeWork实际的财务状况是什么样子,他的亏损比大家的预期还要可怕。

WeWork招股书显示,从16年到18年,WeWork的净亏损额从4.29亿美元扩大到了19点儿7亿美元,华尔街预计WeWork未来4年需要至少72亿美元才能将它的现金流转正,但是如果未来两三年我们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经济衰退,这笔钱可能就要上升值接近100亿美元。

有人质疑为是披着科技公司奢华外衣的房地产二房东,美国名利场曾质疑它是二百亿美元的纸牌屋。WeWork未来,现在来看还是很不确定的。虽然很多业内人士和财经媒体评论说为WeWork is dead,但是准确来讲是他卖的这份概念,它的story is dead,但他对于本身来讲,可能未必。

有消息指出,孙正义之后可能会选择把WeWork打包外卖,两年之后WeWork还是会上市,但是回归到它的主营的核心的业务。

与此同时,WeWork可能会拓展一点,比如说承包非常多的创业公司,以及比较有规模公司,可能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打理的业务,比如说基础的运营,甚至是 HR,还有一些后勤的这样一部分工作。

可以说,WeWork首次公开募股的失败,就标志着黄金独角兽可以迅速膨胀这个时代的一个终结。资本开始回归理性,投资人也逐渐开始回归价值股。

孙正义跌落神坛,投资失败摆在众人面前

10月,已经是WeWork的最大投资者的软银宣布,将收购这家陷入困境的公司80%的股份。为了纠正这种情况,WeWork 本月初表示将摆脱其“非核心”业务,其中包括数字营销平台和额外技术业务。

预计裁员时,WeWork员工宣布了本月工会的打算。员工在致管理层的信中写道:“我们中的数千人将在下周解雇。” “但是我们希望我们在这里的时间有意义。”

早前,软银发布了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2019财年最新一轮财报,显示在上季度(7月至9月),受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拖累,软银14年以来首次录得季度亏损。

软银是日本一家电信业与媒体业的控股公司,创始人为孙正义。在7月至9月的季度,软银的运营亏损约为65亿美元(约合7040亿日元),上年同期为盈利7060亿日元。旗下1000亿美元规模的愿景基金的运营亏损达到89亿美元,原因在于对WeWork和Uber持股价值的降低。

在财报发布会上,软银创始人、CEO孙正义说:“在许多方面我的投资决断是不足的,我正在深刻反思。”

据报道,软银和愿景基金对WeWork的财务支持共计接近200亿美元,但WeWork的估值仅有78亿美元。

而根据日本《读卖新闻》11月7日刊载题为《中期财报显示软银现巨额亏损》的报道称,软银集团2019财年中期财报体现,其公司主营业务营收情况的营业利润一项出现155亿日元(100日元约合6.4元人民币)的赤字。受投资初创企业损失膨胀影响,软银15年来首次在中期财报中录得赤字。

7月至9月的业绩恶化程度尤其明显。与软银愿景基金有关的投资业务损失额就高达9702亿日元,最终归属于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7001亿日元。

或许,孙正义跌落神坛已成必然。但是,其更大的挑战摆在眼前,除了裁员,开源节流之后,业务如何调整,中国区最终命运如何,目前仍是未知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