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把新疆和首都紧紧地连在一起? | 地球知识局

原标题:是谁把新疆和首都紧紧地连在一起? | 地球知识局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258-北京通往新疆

作者:杔格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由华北平原前往西域大地,在过去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绕不开“河西走廊”,无论是否经过,路途之中必定涉及它。

不过就在两年前,随着一条穿越三大沙漠的高速公路开通,这已经成为了历史。

茫茫无人区

(图片@杔格)▼

它就是G7京新高速。

北京、河北、山西

华北沃野的畅想曲

G7京新高速公路(北京-乌鲁木齐),亦称京乌高速,全长约2800公里,我国高速公路网规划的第七条首都放射线,途经京、冀、晋、蒙、甘、新六省市区。

去这一趟是挺远的,大部分路段在内蒙古▼

它目前的起点为北京海淀北五环箭亭桥(未来规划将南延至四环、三环等),宇宙中心的“五道口”、清北等高校、中关村、圆明园、西二旗、上地等全国人民都熟知的地标在此附近汇集。这是G7(原京包高速)接入一线城市繁华场景的唯一一段,接下来它马上要到达都市边缘的昌平。

起点——宇宙中心。终点——乌鲁木齐,发车

(地图来自amap)▼

由十三陵脚下的昌平继续北行,逐渐穿越燕山山脉,经德胜口隧道抵达第一个要隘,G7暂时结束。因德胜口-米家堡暂未通车,改为由G110国道继续穿越燕山,将来的G7也要沿此走向修建,在此将穿越两段与八达岭相连的明内长城(西二道河-张伍堡与东红山-西红山),正式翻越燕山后到达延庆-怀来盆地,再由下营附近离开北京。

中间这一段就是G110国道了▼

G7河北段全部位于张家口市境内,它由北辛堡附近进入怀来境内,沿着官厅水库、永定河、洋河依次经过土木堡、沙城、新保安等京西北周边名镇,过鸡鸣山(鸡鸣驿)至下花园,继续沿着洋河进入张家口的核心地区宣化盆地与张家口盆地。

G7公路河北段,也是一条非常古老的京西北通道了

黑色为G7公路

(地图来自map.tianditu.gov)▼

在怀来与下花园交界处的鸡鸣山

俯瞰下花园城区与洋河

(图片来自图虫·创意)▼

再由第六屯附近出发,沿南洋河和西洋河经怀安(柴沟堡)至渡口堡西洋河村离开河北。

两年前冀晋交界处西洋河村附近G7施工现场,

远处就是明代西洋河古堡,

今年4月23日,G7河北段(胶泥湾-西洋河)与山西段与内蒙古段(韩家营-兴和南)同时建成通车

(图片@杔格)▼

山西段全部位于新平堡镇境内,隶属大同天镇,距离山西最北端冀晋蒙三省区交界点只有5公里。

长城脚下,桃沟-韭菜沟中的冀晋蒙三省区交界碑

(图片@杔格)▼

该段继续沿着西洋河行进,在西洋河村附近先穿过汉长城(平远堡东段),再经北魏长城(大营盘),后又一次穿越明后期外长城主线(新平尔-西马市)离开山西,正式奔向口外。

穿过多道长城的G7

(地图来自amap)▼

仅仅约9公里的山西段,与全线约2800公里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但对山西来说却价值无量。

与G7并行的新平尔明外长城

(图片@杔格)▼

由于阴山余脉以及河流地形的影响,外加晋北地理大区位偏僻的原因,G6、G110国道、张呼客运专线都与山西彻底擦边而过,均是紧贴三省区交界处桃沟-韭菜沟一线的河北一侧修建,离晋最近仅200m不到,但就是不进去。

上面经过三道长城那段路

就是图中红圈内的山西东北角

(地图来自amap)▼

不过,桃沟-韭菜沟地势狭促,双线并行于沟内就已非常拥挤,后来的张呼高铁则是依靠隧道穿越桃沟-韭菜沟,再在这片地区增加一线,施工难度俨然较之前更为大增。

中国北方有非常多的韭菜沟(全国都有很多)

文中的韭菜沟就是图中蓝色那一棵

(地图来自amap)▼

然而,桃沟-韭菜沟西南的新平堡区域地势较为平坦且离另两省区不太远,论及小区位关系,由河北怀安至内蒙古兴和,新平堡地区也恰好在其之间,G7途经山西成为了一个不错的选择。

新平堡玉皇阁

(图片@杔格)▼

另一个因素,若途经山西,则可以更为便捷的将山西省级东纵高速晋S45天黎高速延长并接入G7。通过这一段连接线,也就将山西的高速公路网无缝整体接入到G7中,对全国高速公路网也有梳理优化的作用。

晋S45接入G7,远处就是阴山余脉

(图片@杔格)▼

强烈期盼国家级公路的山西也较高效地利用了这不足9公里路,在其上面还设了一个服务区(新平堡)。

内蒙古、甘肃

马头琴的悠扬

G7穿越长城来到内蒙古高原,与山西段相比,内蒙古段长达约1550公里,其长度全线占比一半还要多,是所经省级单位最长的段落。它经韩家营通过苏木山隧道来到兴和以及集宁城区附近(乌兰察布察右前旗),这里就开始进入阴山山脉的前山平原地带。

G7韩家营主线收费站,独具蒙古族文化元素

它已成为历史

(图片@杔格)▼

过了黄旗海,离开集宁,来到阴山南缘的卓资山辉腾锡勒山区草原,再经察右中旗的地界来到土默川门户旗下营,不远处就是河套平原的东套地区。

辉腾锡勒山区草原

(图片@杔格)▼

在呼和浩特东边的罗家营(保合少),G6与G7合为一线。

大青山下的呼市金山开发区和G6、G7

(图片@杔格)▼

G7(G6)过了呼市城区依次经过大青山与黄河之间的前套腹地的三大重镇,毕克齐(腊铺)、察素齐(土左)、萨拉齐(土右),就来到包头市区,这一段呼包之间的线路基本为双向八车道,为内蒙古两大城市之间的快速通道。

“走西口”重镇,腊铺村

(图片@杔格)▼

离开包头,高速依然沿着黄河在乌拉山、色尔腾山、阳山(狼山)南缘行进,经乌梁素海南岸的乌拉特前旗(乌拉山镇)再过五原即来到后套平原的中心城市,临河(巴彦淖尔)。

乌梁素海周围的苏独仑根子场古城

被部分学者认为是北魏六镇之一的沃野镇故城遗址

(图片@杔格)▼

在临河附近,G6G7结束重线状态分为两道,G6向左去银川、G7向右去哈密。

G7离开临河不久,距离哈密还有1228公里

也就是猛开一晚上的事,第二天一早直接干到哈密

(图片@杔格)▼

自此之后,孤单的G7继续向西,出陕坝(杭锦后旗)与磴口附近的高阙、鸡鹿二塞,即将来到G7最核心的阿拉善台地段,这里平日并没有英雄会的喧嚣。

阴山阙口,高阙塞

(图片@杔格)▼

在阿拉善高原精华段,G7需要穿越左旗、右旗、额济纳旗境内乌兰布和、亚玛雷克、巴丹吉林三大沙漠以及相关边境区域,经敖伦布拉格(哈腾套海)、红古尔玉林(中村)、乌力吉、苏宏图、雅干等地标点,到达东西居延海旁的达来呼布镇,沙漠路段穿越结束。

蒙中段基本就是河套平原一线

蒙西段就要面对大量的沙漠戈壁了

(地图来自map.tianditu.gov)▼

达来呼布(额旗)是G7无人区路段上最大规模的城镇,无论是被额木讷高勒(额济纳东河)浇灌滋养的胡杨林还是著名的居延遗址及黑水城都在这一片绿洲腹地静静守望。

虽然路上也有一些可以歇脚的绿洲小城

但大部分区域是这样的状况

(图片来自google map)▼

离开达镇不久即来到木仁高勒(额济纳西河)附近的赛汉陶来,这里是额济纳绿洲的边缘地带,过了这里就来到黑戈壁地区。

额济纳旗风雷山附近的黑戈壁地带

(图片@杔格)▼

在一望无际的戈壁滩继续行进250公里,经风雷山、黑鹰山(哈日布日格德音乌拉)两大重要地标,再到达白疙瘩,即将离开内蒙古。

G7黑鹰山主线收费站

已被拆除

(图片@杔格)▼

临白段全长930公里,是亚洲最大的单体公路交通工程,同时也是世界上最长穿越沙漠的高速公路,途经500公里无人区。

G7沙漠段的日常沙尘暴

(图片@杔格)▼

这里条件恶劣,无水、电、通信、人烟,干旱少雨,有效施工期短,晚上寒冷,常年的风沙天气以及高达十级的大风,还有常见的沙漠戈壁抗洪,都表明这是一条不平凡的伟大之路。

建设的过程中,设计者们更是考虑深层次问题

道路的防风固沙以及生态脆弱下的野生动植物保护都被高度重视

G7采用的塑料网格沙障固沙技术

(图片@杔格)▼

进入甘肃,随之来到黑戈壁的腹地,便是酒泉市肃北蒙古族自治县,这里依然是蒙古族同胞聚居的地区。

黑戈壁的范围还是相当大的

(图片来自google map)▼

甘肃版图虽形状狭长,但G7经行路段只有135公里,仅高于山西(9公里)和北京(90公里),与山西类似的是也只经过了一个马鬃山镇。

毕竟,在内蒙古到新疆之间,只隔了很小的一段甘肃▼

在这里,过了甘肃北山南缘的公婆泉,再行不远即到达汉塞明水古城附近,马上离开甘肃。

G7马鬃山主线收费站

与山西不同的是,甘肃省在这一段小区间设立了一处省界收费站,随着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作的进行,它已成为历史

(图片@杔格)▼

前年7月15日,举世瞩目的京新高速内蒙古临白段、甘肃白明段、新疆明梧(哈)段同时通车,这意味着G7主体路段贯通。

新疆

热土

来到新疆的G7前阶段仍在哈密伊州,离开黑戈壁经白山泉要隘不久即到达梧桐大泉。

G7白山泉主线收费站

今已被拆除

(图片@杔格)▼

这里是由内地通往中亚方向的分岔口,由西南经联络线梧骆高速由G7连接G30连霍高速至哈顺戈壁边缘的哈密盆地。

G7可由骆驼圈子接入G30

(图片@杔格)▼

由西北则继续沿G7,穿越北天山与巴里坤山和哈尔里克山之间的巴伊盆地,过下马崖、伊吾、盐池、前山、巴里坤等东疆重镇,再通过蒲类海(巴里坤湖)附近,又穿越北天山山脉与东天山山脉的结合地带至北疆昌吉州境内。

两条路其实就是从巴里坤山的南北两侧通向乌鲁木齐▼

目前,该段G7仍在建设中,由G7已通段去往首府需要经梧骆高速绕行G30。然而就在前段时间,可喜的消息随之到来,两大山脉结合地带控制性工程之一的大石头隧道顺利贯通,不久的将来,新疆段“最后一公里”也即将开通。

道路未开通使得进出新疆仍具有局限性,去年7月31日,哈密市伊州区沁城乡小堡区域因特大暴雨而引发洪水灾害,导致出入疆的G30和兰新铁路等交通大动脉暂时中断,对新疆经济发展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去年8月,被此次洪水淹没过后的G30

路两侧依然可见洪水冲刷迹象

(图片@杔格)▼

在准噶尔盆地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的绿洲草原地区,G7经木垒、奇台、吉木萨尔(北庭)、大黄山、阜康等北疆重镇直达G7终点乌市。

就在国庆前夕,历时近3年完成的大乌段(大黄山-米东上沙河)“四改八”改扩建工程圆满完成,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上一份隆重大礼。

G7虽然在此完结,但它依然能够利用乌市城区的河滩快速路连接G30,继续向西行进,直达中亚地区。

著名的广汇立交桥就位于河滩快速路之上

(图片@杔格)▼

由北京去往新疆通过G7主体,虽然与未开通之前仅缩短不到400公里,但是随着G7开通及其后续一些相关配套设施的跟进,其沿线的许多相距不远的平行高速以及相互之间的各种纵向联络线也将随之修建,对于大幅度改善沿线地区的公路交通网络体系,进而促进相关地区经济环境整合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单单一条路其实不算什么,路网体系才是最强大的

(黑色为G7,红色为主要并行线路,红色虚线为主要联络线)

(地图来自map.tianditu.gov)▼

G7的修建,只是起点,不是终点。

G7主体贯通,不光意味着缩短了北京及华北地区去往西域的时空,它也缩短了华北地区去往河西走廊沿线的时空。反之,它也缩短了新疆去往卫宁平原以及河套地区的距离,同时还开辟出了一条新疆去往东北地区最为便捷的通道,号称“三北大通道”。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图虫创意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