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历化疗和乳房切除后 跑者用马拉松战胜癌症

原标题:在经历化疗和乳房切除后 跑者用马拉松战胜癌症

在经过长达14个月的治疗和双侧乳房切除手术后,美国女性跑者莫琳·格林(Maureen Green)前不久完赛了纽约马拉松。在无比艰难的治疗下,是跑步让她一直坚持,并最终战胜病魔。

对于现年35岁的莫琳来说,纽约马拉松赛一直都代表着奇迹的发生。这位出生于斯塔顿岛的本地人,从小便是看着电视上的精英选手们打破纪录长大的。当她在高中开始跑步时,她就开始设想有一天自己也能这样跑步穿过纽约的五个行政区。

2009年,她在纽约完成了她的第一个马拉松。2017年,她在纽约马拉松开赛的前一天晚上生了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孩。莫琳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当时我们选了一个男孩的名字,但还没选好女孩的名字。第二天早上,沙兰·弗拉纳根(Shalane Flanagan)赢得了比赛,我的朋友们开始给我发短信,‘你应该给她起名叫沙兰!’我们确实考虑过这个提议,但我们担心取这个名字会给她带来太大的压力。”

作为一个终生的跑步者,莫琳从没有想到她的健康有一天会受到威胁。2018年8月,当时34岁的她第一次发现乳房有个肿块时,以为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去看了医生,他们给我做了超声波和乳房x光检查,”莫琳说。“筛查中出现了六个斑点,所以医生说他们需要分析它们。六天后,他们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一个坏消息:我得了乳腺癌。我当时完全震惊了。”

莫琳没有花太多的时间来消化这个噩耗。她说:“我需要一个行动计划,这样我就不会只是坐着思考如何成为一名癌症患者。”她的医生很快帮她制定了一个14个月的强化治疗计划,其中包括生育治疗(由于化疗会损害生殖细胞,所以莫琳冷冻了她的卵子)、双侧乳房切除、放疗、化疗和免疫治疗。

制定好治疗计划后,格林拿出日历,开始计算每个月的时间,直到完成治疗。她的最后一次免疫治疗计划在2019年10月底,就在纽约马拉松比赛的前几天。

“我当时就决定报名参加马拉松,”她说。“当时,我觉得在所有的治疗和手术之后,这是不可能的。但我想我不妨试一试。我必须有一个目标来帮助我度过那一年。”莫琳说,从去年冬天到今年春天,她接受了为期五个月的化疗,很难跑步,但她坚持每周跑两三次,每次几英里。尽管她感到虚弱,但她经常带着阿米莉亚一起去寻求支持。

她在3月份做了双侧乳房切除手术,然后在5月份开始接受放射治疗。今年6月,她开始在纽约市接受培训,计划加入弗雷德团队(Fred 's Team),这是一家为癌症研究筹集资金的慈善机构。与她过去参加的其他马拉松不同的是,在这次比赛中,她并没有给自己施加压力,没有给自己规定完赛时间等目标。

莫琳说:“在训练方面,我通常对自己要求不高。但这一次,我对自己比较好。我没有尝试每周跑50英里,也没有跑23英里的长跑,而是每周跑35到40英里,我最长的一次跑了18英里。”

除了长跑,格林在整个训练过程中都把女儿放在婴儿车里。在她开始增加跑步里程之前,她问医生在癌症治疗期间是否建议进行马拉松训练。“我的肿瘤医生不敢相信我能做到,但她鼓励我,如果我觉得做得好,就去跑步。有很多研究表明,只要你不做太多,锻炼对治疗是有帮助的。我的医生说,如果跑步感觉不像以前了,我不应该感到惊讶。”

虽然她不如以前跑得快了,但这一简单的跑步动作却鼓舞了格林的精神。在莫琳看来:“有时候我只是太累了,不想出门。但我告诉自己,‘你在这里,你在跑步,你在移动。’而我很高兴我还能做这件事。”

在11月3日马拉松比赛前一周,格林接受了最后一次治疗。随后,她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她的身体对化疗反应很积极,而且没有发现癌细胞。这场纽约马拉松是不仅是莫琳战胜癌症的庆典,也让她享受这项运动带来的快乐,同时也让她体会到这座城市在她最低潮时给予了她支持。

最终,莫琳以4:11:43的成绩完成了纽约马拉松的比赛,比她预期的快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是我参加过的最好的一场比赛,”格林说。“它比我其他的马拉松跑得慢,但我想让它更有趣。我通常在比赛中是很严肃的,但这次我把我的名字写在了我的衬衫上,和人们击掌,然后停下来对欢呼的朋友们说谢谢。”(来源/跑步者世界 文字/SEVE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