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发表文章,科学家们能够从一根头发中识别一个人

原标题:《科学》发表文章,科学家们能够从一根头发中识别一个人

近日,《Science》发表文章称,研究人员已经开发出一种方法,可以从一根1厘米长的头发识别一个人,而且这种方法比类似的蛋白质分析技术灵敏8倍。如果这种新方法能进入法庭,它将极大地扩展在犯罪现场识别人的能力。

为了从头发中获得可靠的数据,法医科学家以前需要从皮肤中提取DNA。但是最近的技术已经分析了头发本身的蛋白质,比如角蛋白。由于蛋白质中的氨基酸序列根据其遗传密码在人与人之间略有不同,这些信息可以被用来在没有DNA的情况下高精度地识别人。

大多数的方法需要几个步骤来研磨和加热头发,这会破坏大部分蛋白质。而且科学家们可能并不总是能在剩余的蛋白质中检测到足够多的变异来进行可靠的鉴定。

为了获得更多的蛋白质进行分析,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NIST)的科学家们放弃了研磨的方法,开发了一种只需一步的方法——在洗涤剂溶液中加热头发。

当研究人员使用质谱分析来找出他们从溶解的头发中提取了什么时,他们发现相比其他提取技术,这种方法提取了更多的蛋白质和它们的亚基肽。

他们还发现了12种被称为基因变异肽(GVPs)的新蛋白构建块,这些蛋白在个体之间是不同的。

你拥有的GVPs越多,你就能区分出越多的人,这就像在DNA档案中有额外的基因等位基因一样,NIST健康专家和研究作者张铮说。

这些新的GVPs加入了NIST的肽序列文库中的其他数千种肽序列。GPV目前还没有被用于刑事案件中的人员识别,但在未来可能会被用于识别,张说。

她补充说,“识别”这个词也应该持保留态度,蛋白质序列是高度独立的,但仍然有可能两个人共享同一个序列。

这种新方法可以加强头发鉴定领域的研究,这一领域有着曲折的历史。过去检测头发弯曲、厚度和显微特征的方法后来被证明是无效的。

事实上,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2015年承认,毛发对比证据导致了200多起联邦和州案件中有缺陷的证词。

尽管如此,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生化学家格伦登·帕克(Glendon Parker)说,这种新方法也有它的缺点。其中最主要的是头发溶解后提取蛋白质所需的时间和专业知识。

帕克说,为了获得足够的材料来建立一个档案,科学家需要1天或更长的时间,以及在复杂的蛋白质分析技术方面的丰富经验。

他说,耗时的新技术可能是发现新的GVPs的最佳选择,但其他不太密集的技术可能更适合法医使用。

此外,基于毛发蛋白基因变异肽的鉴定方法还未在法庭上使用。在这成为现实之前,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回答,法医专家蒙特·米勒(Monte Miller)说。

他曾在许多涉及DNA证据的案件中作证。例如,染发剂和产品是如何影响头发蛋白质的,头发中的蛋白质特征会随年龄变化吗?

米勒说:“这些答案可能还很遥远,但这项研究很有趣,也很有用。任何给我们更多分歧和信息的东西总是好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