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京城“流动监狱”的千里遣送

原标题:目睹京城“流动监狱”的千里遣送

日前,小编跟随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民警体验了一次遣送工作,亲眼目睹了他们千里遣送服刑人员的艰辛。

备 战

对于每一位执行任务的监狱民警来说,这只是一次普通的行动。自遣送处成立23年以来,他们累计行程超过16万公里,向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遣送服刑人员十几万人,始终保持着连续安全押运、万无一失的纪录。

行前记者们被反复告知,此次行动属于绝密,不得把行程、时间告诉任何人。其实在与遣送民警汇合之前,记者也并不知道遣送的行程、具体时间和目的地,只是被告知行程较长自行准备一些食物,而衣物比北京稍减。

11月12日14时40分,警车开道,两辆大轿车缓缓驶出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到达北京西站候车站台。随行警力包括监狱民警和武警,负责全程武装押解。

图片来源:北京晚报 刘苏雅

此次行动的总指挥、调遣处政委马荣斌告诉我们,在行动前24小时,参遣民警方接受任务,分头准备。一组人先赴车站检查环境、密封窗户、核对座位图、牢记每名服刑人员的位置﹔另一组自当日上午开始对调遣回原籍改造的服刑人员档案、初来时携带的财物进行清点、打包随人带走。最关键的一个环节是对所押运的服刑人员行李、身体进行彻底的检查,不得携带任何违禁物品上车,以免留下安全隐患。

打前站的民警正在搬运行李

旅 程

15点40分,60名服刑人员在监狱民警与荷枪实弹的武警押解下,两人一起戴着警戒具,走上火车指定车厢,按事前确定好的座位图依序坐好。这节特殊的车厢从外观来看,与普通车厢没有什么不同,但车窗车门都经过了打前站的民警们提前做了特殊“处理”,一般情况下是无法打开的。上车前,几名民警提前上车,检查车厢。包括安全锤、消防器械在内的一切潜在危险物都会被取下。民警们还将座位翻开来仔细检查。确保绝对安全后,方才组织服刑人员上车。

民警押解服刑人员在站台准备上车

16点15分,火车缓缓驶离北京西站,一切安排妥当,民警们就开始了他们漫长的近30小时的轮岗值班。因为有女性服刑人员,所以每组值班民警中必须有一名女警,民警们站在指定位置,睁大眼睛,表情严肃,时刻观察这群特殊乘客的一言一行。每隔半小时还要检查一下他们的手铐,看看有没有需要调整或者更换的。

一切安排妥当后,两侧车厢门关闭,武警负责押运外围警戒。

这时,另一节车厢里,备勤的民警和武警正在整理他们的行李物品,而负责本次遣送的总指挥、指挥员、武警负责人与本次列车的车长也开始了他们上车后的第一次“全体会议”,同心共力确保本次遣送任务圆满完成。

19点,忙碌了大半天的民警们开始了当日的晚餐。馒头、玉米、糕点、辣酱方便面、各种水果统统摆上小餐桌。因为遣送车厢的特殊性,列车上的卖货小车是过不来的,所以出发前都会自己带好这一路的吃食。大家七嘴八舌地告诉我们,他们平均一至两个星期就要调一次罪犯。列车上吃不好睡不好,原来都是吃方便面,不管多远,也是顿顿方便面,领导心疼大家,食堂也支持大家工作,每次打包一些主食、水果,这样至少第一顿饭可以吃点可口的。

食堂为民警准备的干粮和水果

“为什么不多带一些吃的呢?这样就不用顿顿方便面啦?”记者好奇的问到。

“我们也想让大家吃好的,火车上没有冰箱,一般我们乘坐的又都是‘绿皮’车,车速慢,路途长,这些吃的放不了,万一谁吃坏了肚子,影响了执勤,这可不是小事儿。我们的任务就是安全的把服刑人员交到当地接收监狱手上,不能有任何闪失。”遣送一监区党支部书记赵振华如是回答。

值班民警要定时轮换,第二班民警的晚饭要更晚才能吃上。

职 责

在我们的再三要求下,刚刚换岗下来休息的女民警潘倩被请到位于另半节车厢的临时指挥部,她此次是执行押运女性服刑人员至贵阳的任务。

刚刚入警一年的年轻爱笑的姑娘,之前已执行多次汽车遣送任务,这虽然是她第一次参加火车遣送,已然一副工作经验“老道”的女警了。临出发前,她又向同行的女民警请教一番,怕自己有什么思虑不全的。

全神贯注,随时观察服刑人员的表情……谈起自己的工作,她觉得最重要的体会,就是要把他们当成有感情有思维的人来看。

“出发前考虑到女性服刑人员的特殊情况,我就在行李箱中装上了卫生用品,没想到还真的派上用场了。下车时我把卫生巾给她了,她都感动哭了。”潘倩回忆着刚刚下车交接的情形。

他们违反了法律,只要真心改悔过,要给他们机会,重新开始生活。

“我们分三班倒,一班两个小时,日夜如此。”赵振华说。

赵振华是这次遣送任务的指挥。 他们将执行6小时的值勤任务,这就意味着在晃动的列车上站立9小时,每半小时检查一次械具,全神贯注观察犯人的面部表情,即使深夜也不能有丝毫松懈。

民警正在清点服刑人员档案,准备在娄底下车交接

在湖南娄底,他和另外3名同事将和湖南籍服刑人员一同下车,完成移交手续后,他们返程回京,继续下一次遣送任务的前期协调准备工作。

没有监狱的高墙铁网,在火车、汽车上,全靠人防。越是经验丰富的民警,越是谨慎紧张。到自己的岗不用叫就能提前醒,即便是第一次参与火车遣送的潘倩也只是在第一次被叫醒,之后几次的轮岗也是“自然醒”。

如此“销魂”的睡姿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吧

几乎所有的遣送民警都告诉我们,返程的火车上睡得最香、最踏实,比在家里都睡得好,有熟悉的火车声,有规律的火车律动,还能有个硬卧,哦,忘了告诉大家,火车遣送都是硬座 硬座!所谓的休息就是在两座或者三座的硬座座位上蜷缩2、3个小时而已。

为了社会的安宁,我们的监狱人民警察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每一名遣送民警出发前都有个小药箱,带着自己的常用药,随队医生除了带一些常规药品,还要带着胃药、止痛药,老胃病和腰椎间盘突出症几乎成了他们的“标配”……

11月13日下午19时,列车终于到达目的地───贵阳,当地监狱的交接后已经是深夜了。民警们稍事休整,又要返回北京,开始他们新的征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