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父亲卖房跳海圆她追星梦,10年后追星的人,却都活成了她

原标题:10年前父亲卖房跳海圆她追星梦,10年后追星的人,却都活成了她

#杨丽娟 人生重来不会再那样#

前两天的热搜。

现在的热搜怪得很,昨天微博疯狂给肉叔推送#阿沁和半藏森林#,给肉叔气得啊……

这都谁啊就推?

但杨丽娟肉叔不能不聊——

现在的小朋友很多都不知道她是谁了,但10多年前,这是个各路媒体连篇累牍报道的名字。

原因很简单。

因为她的追星梦,杨丽娟的父亲跳海自杀,以此相逼刘德华见女儿一面。

可以这么说:

杨丽娟是初代明星“脑残粉”(加引号是说仅仅是作为行为名词,而非对杨丽娟本人的攻击哈)。

不仅媒体给她加上“疯子”的标签,大众也对她口诛笔伐。

但奇怪就奇怪在——

如果杨丽娟的事情发生在今天,大概率不会再有那么多人觉得她疯了吧?

1

杨丽娟的故事起源于16岁的一场梦。

梦境挺简单的,就是一张画,左右两边分别写着:

你特别走近我,你与我真情相遇

杨丽娟不止一次梦到过刘德华。

什么她在玩沙包,刘德华走过来,深沉而熟悉地看着她。

什么刘德华在山顶遇到杨丽娟,不由分说拉着她跑到小河边,含情脉脉地说:你都已经跑过我了,还跑什么?

什么杨丽娟走进一个黑房子,里面放着一盒磁带,上面写着:你是我的女人。

甚至她还会为这些“梦”,强化上某种天命如此的戏剧感:一次同学给她看了一张海报,她才知道自己一直“梦”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刘德华。

杨丽娟迷刘德华迷到什么程度?

房间墙上贴满了专辑封面、电影剧照、精心剪裁的报纸,甚至辍学,就在家做梦,期待有一天能见到刘德华。

再后来,全家都赌上了一切来支持杨丽娟的追星梦——

1997年,20岁的杨丽娟在父母的支持下,花了9900元参加了一个香港旅游团,却未能看见华仔,感到非常失望(杨家的全部收入是杨父每月2050元的退休金)。

2003年,父母为满足女儿“单独见刘德华”的心愿,卖掉房子,一家人搬到每月400元的出租房。

2004年,杨丽娟得知刘德华来甘肃拍《天下无贼》,每天从早至晚都站在自家的8层楼顶,但仍未见偶像。

2005年,得知华仔住所,与父亲再次赴港,失望而回。

2006年3月,能借的钱全都借了,没辙的杨父卖肾资助女儿赴港追星。

2007年3月25日,在媒体的帮助下,第三次赴港的杨丽娟参加了刘德华香港歌友会,两人近距离拍照,亲密互动。

杨丽娟很开心。

至少照片看上去是这样。

就在这次歌友会的第二天,杨父跳海自杀,因为……

刘德华没有答应女儿单独见面的要求。

紧接着就是从民间到媒体的口诛笔伐:

不忠不孝!杨丽娟就是个疯子。

肉叔敢打赌,当时破口大骂全宇宙可能都独一份的杨丽娟时,万万没想到——

追星的人,后来都成了杨丽娟。

2

现在是不是再也没有一个杨丽娟式的报道了?

是。

但绝非现在没有人像杨丽娟这么疯狂。

而是,当有越来越多的杨丽娟时,再去单拎其中一个出来,仿佛已经失去了意义。

一句话,以前的追星,是单枪匹马。

现在?

百万大军。

稍微红一点点的明星,就得有“应援站”,粉丝要不自己组织化规模化地结社,你就是不爱“哥哥”。而且你要不是宣传部、外交部、美工部、资源部、管理部齐全,你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说你是应援站。

只要有明星出动,你就看吧,座驾后面一群人举着灯牌嗷嗷追。

今年不是有这事么——

当天有10几个艺人出入虹桥机场,闻风而动的粉丝人多的啊,都把自动扶梯的防爆玻璃给挤爆了。

你想想看杨丽娟干过什么。

在家里贴满刘德华的海报。

现在的粉丝呢?

买明星专辑、写真、应援道具,我连你用过的针头都要收集。

林俊杰在江苏镇江开完演唱会以后身体不舒服,就到当地医院进行了简单的输液治疗。

结果不久后就被爆出,疑似医务人员将林俊杰治疗时用过的吊水针头和注水包卖给了狂热的粉丝。

更让人感到生理不适的是,随后有网友曝光了一段视频,身穿员工服的医护人员在林俊杰走后,轮流躺在他睡过的床单上拍照。

医院后续给了说法,说林俊杰吊水针头被出售不是事实

杨丽娟无非是自己在家苦苦梦着见刘德华。

现在的粉丝呢?

我不要梦里见,我要直接见,哪怕是你上厕所呢。

肖战拍摄《余生,请多指教》期间,在厕所被私生偷拍。肖战在洗手时发现了偷拍者,吓了一跳,本能地回头用手挡着,嘴里慌张地说不要拍了。

被要求删除视频后,偷拍者恢复了视频并发到网上,言语中还有一种嘚瑟的劲儿。

而且,杨丽娟家举家借贷,在今天看来少见么?

呵呵,多到媒体都懒得报道了——

毕竟现在用钱的地方多,已经不是杨丽娟那个年代简单的海报了,光是给“哥哥”打榜花的钱就够瞧的了。

一句话。

现在的追星,成了加强版的杨丽娟——

更投入,也更无孔不入。

3

不要小看“投入”。

当你对一件事本身的投入越多,你就会越来越离不开它。

有句话不是说么:冷血是冷血者的海洛因。

这句话套到追星上也一样成立:追星是追星者的海洛因。

当他们痴迷于“为爱而战”的快感时,不会太在意快感在悄悄腐蚀什么。

就好像追星追到极端,自然会出现两种人:

脑残粉,黑粉。

你看《楚乔传》的评论区:

清一色的只有五星好评和一星差评。

没有人在乎这部剧本身怎么样,没有人在乎这部剧水平怎么样。

所有人只在乎因明星而起的对立,像是人群中有了一道清晰的线,线的两侧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你们和我们。

相比而言。

杨丽娟更像是一种更加无害内敛的自嗨,她跟后来的脑残粉们截然不同。毒眸有句话说得好:

她伤己多于伤人,她袒露而无不轨,她是一个笨拙且刚硬的苦情恋者。

你看,后来追星的人,并没有成为杨丽娟。

他们进化成了一种更可怕的模式:

无孔不入地介入到明星的私密生活,以一种创造者和掌控者的姿态自居——

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必须按我想象的来。

就像鹿晗宣布恋情,当天无数人脱粉。为啥?还不是老娘为你单身,哥们儿你怎么还偷偷谈上了呢?

就像章子怡接拍综艺,贴吧吧主宣布脱粉。为啥?还不是我曾经那么努力跟人吵架说你是实力派,你怎么自己悄摸摸投降改了综艺咖呢?

说真的,肉叔丝毫不觉得他们是在黑或者维护某个明星。

当他们在拼命呐喊、拼命攻讦时,爱的只是那个疯狂输出中的自己。

而假借“追星”名义,嗜好“输出”的自己有多可怕?

就像这样——

有网友发表了质疑《魔道祖师》的言论,结果遭到作者铁粉的人肉搜索,她因无法忍受网络暴力选择自杀。

你以为就完了?

没。

该网友被抢救成功后,书粉们竟然计划组织二次人肉,线下一家一家医院地搜索,想要跟她继续对峙。

4

还觉得杨丽娟是疯子么?

杨丽娟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是在鲁豫的访谈节目《豫见未来》。

和曾经在媒体面前哭哭啼啼的杨丽娟不一样了,现在的她脸上多了点笑容,常常把谢谢放在嘴边。

杨丽娟现在和妈妈一起,租着一年不到一千块的廉租房,家里一室一厅,非常干净。

现在的她很少与外界接触,不看电视也不上网,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参加教堂的合唱团。

她每天会乘坐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车到超市上班,一个月2000块的工资,虽然不高但也够维持生计,和超市同事相处得也不错。

鲁豫问她,现在有没有什么小小的心愿。

她坦然地说,希望努力慢慢条件好,可以让母亲就是生活得更舒服一点吧,让她穿得更好一点。

30分钟的聊天中,杨丽娟再没提过“他”(杨丽娟曾经面对媒体不会直呼“刘德华”,从来都是用更亲昵的人称代词“他”来指代)。

曾经不顾一切追星的杨丽娟,现在也能为自己和家人的生活考虑。

25年过去了,今年41岁的杨丽娟似乎真的能慢慢放下。

-如果人生重来的话,会不会再那样做

-当然我说我不会那样地去做

没有人再说杨丽娟是“疯子”了。

而且,尽管现在的追星族远比杨丽娟当年的行为更加疯狂,也不再会有媒体像当年那样连篇累牍地报道这群“疯子”了。

仿佛一切都是默许的正常。

好玩的事情发生了——

那疯的到底是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