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保险再度“难产”,两周仅3000人加入!

原标题:百度保险再度“难产”,两周仅3000人加入!

新的一轮降温悄然而至,百度也低调点亮了灯火。

至此,除京东外的流量巨头关于网络互助的环伺几近收尾,流量的终极分层之战,谁是下一个“霸主”?

目前看来,显然不会是百度。

近日,午茶君发现,百度悄然上线了“灯火互助”大病守护计划,但运营效果似乎不尽如人意。

截至上午9点,仅3000余人加入该计划,与同样是流量巨头的美团相比可谓是入者寥寥——“美团互助”上线两周左右即吸引了超17万人加入,更不用说曾经相互宝刚上线时的火爆场景。

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网络互助,赛道已呈一片红海。百度“灯火互助”初入市场却遇冷,寒冬难火,到底是“好饭不怕晚”,还是百度真的元气大伤?

百度再现保险野心却遇冷

总是错失发展机遇的百度,“慢半拍”似乎已经成了它的代名词,此次关于网络互助的布局概莫如是。

2013年,阿里、腾讯和中国平安联手成立众安保险,拿到国内首张互联网保险牌照。到2017年9月,众安在线已在香港交易所上市,成为了国内保险科技第一股。京东也于今年7月底入股安联财产保险(中国)有限公司而拿下保险牌照。百度也一直对保险有无限憧憬,但相比之下,百度的保险牌照似乎有点“难产”。

早在2015年11月,百度就与安联保险、高瓴资本联合发起设立互联网保险公司百安保险,注册资本金10亿元。大咖云集,流量、资本、专业俱备,本以为可以再造一个新的众安保险。然而,现实残酷,命途多舛。

次年,百度又与中国太保合作欲成立一家聚焦汽车保险的互联网保险公司,同样一直未能获得原保监会的正式批复,一场轰轰烈烈的保险鸿鹄之梦,拖来拖去,终于还是走向了沉寂。

目前,百度在保险领域仅获得保险经纪牌照,此次落子互联网互助,前头又有几大巨头在前厮杀已久,巨头间的较量,总是异常激烈,百度此时加入是否“赶了个晚集”?百度能否借此扳回一局?目前还不好说。

此次“灯火互助”可谓是十分低调,确切上线时间无从考量,一种说法是11月15日上线,也有说法认为可从重症疾病互助计划条款的生效时间11月11日算起。无论其上线时间是一周还是两周,目前加入的会员数都难言乐观。

截至20日上午9:30,共有2903人加入该计划。午茶君在次日晚10:33再度观察,加入人数变为3211人,近25个小时加入人数不足310人。

在《重疾病互助计划条款》中,午茶君发现,该项互助计划由“上海兴朋俊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企查查显示,上海兴朋俊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6日,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曹越持股60%,二股东顾国栋持股40%。公开资料显示,两人均有百度血统,曹越为百度搜索公司运营总经理,顾国栋曾任百度公司副总裁。

午茶君体验发现,“灯火互助”和市面上各大互助平台规则大同小异,均采取了“0元加入”的低门槛,和“一人生病、众人事后分摊”的互助方式。项目规则显示,作为互助机构,“灯火互助”收取互助金的8%作为管理费。

同时在互助内容上,百度显然认真研究了市面上的竞品,不仅拆分为轻度重症和重度重症,还在里面进行了二次拆分,可谓是很细致,加入时还需要开通百度闪付卡并同意委托扣款协议,而百度闪付,是百信银行为百度用户推出的闪付产品。“点亮灯火,温暖你我”的宣传语,听之也颇有一番温暖之意。

然而或许是“蓝海市场”已渐成“红海市场”,也可能是百度实在过于低调,此番入局遇冷,或许早已注定,百度的保险鸿鹄之志能否借助此次灯火计划再度点燃,尚待时间检验。

流量巨头齐聚互助赛道“厮杀”

流量巨头于互助赛道再次聚集,然而流量已非“护城河”,支付系统、产品体验、后续服务等等,都是挑战所在。

从最初的水滴互助、轻松筹,到如今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下场抢滩网络互助领域,其赛道已越来越接近一片红海。

借助互联网的天然聚客优势和“0元加入”的超低门槛,依托“流量平台+互助形式”,网络大病互助的发展可谓相当惊人。有关机构曾做过不完全统计,若按单人单次计算,几乎每7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加入了网络大病互助。

然而互助大树并非一日长成,回顾其“前半生”,从2011年的草根崛起,到2015年的草根混战,再到2018年的异军突起,至今,渐有大浪淘沙、大独角兽之姿态,水滴筹和“相互宝”的成功吸引着各方下场布局。

从最初的壁虎互助、夸客联盟等创业公司,再到2016年水滴互助的上线,引起了众多风险资本的涌入,这块偏离互联网主流产品的品类引来互联网巨头的投资和布局。现在,腾讯、蚂蚁、滴滴、苏宁也相继加入“互助”军团:水滴互助、相互宝、点滴互助、宁互宝。

其中,美团互助自2019年7月上线以来,已经累计拥有超过1800万会员;水滴互助自2016年上线以来,拥有超过8000万会员;阿里系旗下的相互宝目前累计拥有超过9900万会员,已经成为全球最大互助保障平台。

梳理近两年几大巨头的互助产品,几乎大同小异。也不难发现,相比相互宝而言,百度灯火互助在年龄设置上不太占优势,相互宝拥有老年版,面向60-70岁老年群体建立了新的防癌互助社群。参与额上同样是采用0元无门槛加入,等待期和管理费也是“随大溜”,但是在支付体系上,需要开通百度闪付才可以加入,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加入的门槛。

管理费、导入商业保险、获取大数据资源,或许是互助平台三大主流盈利方向。据相关人士透露,8%的管理费基本可以实现收支持平,最主要的还是身份信息、家庭关系以及健康档案等大数据,网络互助平台依靠低门槛吸引力实现低成本获客,从而提高商业保险的转化率。午茶君查阅资料发现,相互宝上线前,支付宝与众安保险合作的好医保销售约400万件,相互宝上线至今,好医保已经销售超过2000万件,新增超过1600万件,年华保费在50亿元以上。建立商业保险流量池、构建保险生态圈,或许才是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场的“醉翁之意”。

网络互助前路何在?

需要特别厘清的是,网络大病互助计划并非真正的保险产品,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相互保险。如果非要类比的话,大概互助计划好比“餐后甜点”,传统重疾险、医疗险是“正餐”,切不可误将甜点做正餐。

毕竟,甜点除了甜,还会带来很多“甜蜜的烦恼”:互助平台不同于保险有保障基金,互助平台是不能兜底的,且平台信息不透明,盈利情况、支出情况等,会员不能知晓,缺乏正规监管等。

另外,还有很多“糖衣炮弹”,如严重的产品误导和销售误导,很多人被平台宣传的30万或者50万的互助金吸引,但他们可能忽略一些申请的限制条件,真正发放的金额将视病种、年龄、具体花费量而定;又比如,一些平台在宣传中,违规使用保险术语,将互助计划与保险产品进行对比和挂钩,混淆保险产品与互助计划的区别,使消费者走入一个误区,误将网络互助作为商业重疾险的替代品,从而不再购买商业重疾险等等。

更需要引起关注的是,网络互助平台的定位,是非营利性的、公益性的社会团体。但面对巨额的资金池和海量个人信息数据,仅靠平台自身的约束显然远远不够,任何平台的出现和发展的背后实际都是资本的力量,资本其最终所追求的都是利益,而不是所谓的公益。

保险之地本是持牌机构的生存之地,网络互助澎湃而来,尽管其饱受争议,但是第二社保的梦、累计超2亿的用户,无不令之充满想象。从网络众筹到网络互助,再到商业保险的战略演进逻辑,还是让自视为“正规军”的保险公司感到了扑面而来的危机感,那么接下来,是观望、逃避、还是蠢蠢欲动?

但是,巨额资金池、海量会员信息如何得到更全面的保障?如何解决“全员网上核赔”的不科学、不现实?如何化解保护会员隐私与提高赔案透明度之间的矛盾?

保持用户信任,获得监管认可,实现商业正循环等,这都是正待面临和解决的问题。网络互助要走的路,还很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